狐宅(聊斋故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徐州的沈子廉性豪爽,原是个富商。有一年生意赔本,只好把豪华府邸忍痛卖掉抵债。又在别处低价买下一座破落荒宅,那本是一亲戚家旧屋,亲属盖了新房后,此屋便成荒芜之地。

  搬过去后,沈子廉用手里仅有的一点银两简单修补屋子。又在此地买下十亩良田,抓了些鸡鸭来养。家人住下后,刚开始几天日子过得很安静,

  可是不久,就常常在夜里闻听院里有动静,还常看到一些身材矮小的人儿进进出出的。犹如在自家般淡然,自由。家人都很害怕,觉得这些应是狐仙,然沈子廉则一身正气,不为此畏惧,依如平常里过日子。

  一段时间后,因院里夜夜有喝酒喧闹声。叨扰家人安歇。家人对此已不堪忍受,心中甚是愤怒。欲要请道士来收拾这些侵占人家居住之地的孽畜们,被沈子廉声色俱厉的喝住。道它们虽是狐,却是没有伤害之意,家里如此这般热闹甚好!家人只好忍下。

  过了些日子,家里的鸡鸭逐长大,家人很是高兴,新年将至,欲杀它们过年食用。可是令他们气愤的是,那些鸡鸭竟隔三差五的就少一只,家人终暴怒,欲要请道士来降妖。又沈子廉被拦住,淡然道:既是活物,自要糊口,难道你们看到美味佳肴不垂涎吗。随他去吧,大不了再买些来。大家共同享用美味,何乐而不为呢!

  朋友吴海知晓后,不由得甚是好奇,遂来探访,欲目睹那狐仙尊容。晚上,听闻院里有动静时,却是吓得胆战心惊的打开窗户偷窥,果真见到有一尺多大小的人儿嬉笑着进进出出的。形态衣着和人无异。他蹑手蹑脚的出来,壮胆跟在那几个手提灯笼的小人儿后面,预想知道它们住在何地。

  走了片刻,那小人在后院房前停下,忽的回头一笑,掷地上一物,随即消失。吴海惊异,竟目睹地上有一锭金子,心中大喜,左右看看无人,遂极快放入囊中。第二日对沈子廉言家中事务繁多,就此告辞。

  几日后新年将至,一家人甚是兴奋不已置办年货。杀了几只鸡鸭。晚上,沈子廉在院中自饮自斟,院中忽的来一身着灰长袍俊美男子,看到已有醉意的沈子廉笑道:如此这般良辰美景!公子一人独饮,岂不扫兴。沈子廉醉眼朦胧的看着他,知他是狐仙,却是慷慨大方道:阁下如不介意,可同饮如何!那男子听罢,遂不客气坐下,一番言谈后,两个人竟情投意合,都喜欢诗仙亦酒仙的李白,且特欣赏他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诗句。

  那男子告知他自己是狐仙,名胡凌天。之前住在后山,只因附近猎户上山频繁,自己无法安心修炼,子孙又死伤无数,目睹此家搬走,院子无人居住,方才搬迁此地。后来沈子廉一家住进来,自己便和子孙搬入后院。两个人推杯换盏的欲一醉方休。

  胡凌天喝着酒,片刻竟嚷嚷此米酒不过瘾,遂大声吆喝,少顷,两个小人儿摇摇晃晃的抬一坛女儿红好酒来。给他们倒上,沈子廉大喜过望,自家道败落后再没喝过此酒,遂端起酒盅一饮而光。嘴里连连喊着好酒,好酒。不大会,两人醉倒在桌子上。仆人们都远远地站着,不敢上前,有一下人看到那胡凌天醉酒后身后竟出一尾巴。大惊,唤众人观看。众人见他醉如烂泥,遂大胆至前观看。

  此后,沈子廉与胡凌天常常在一起相聚,成了挚友。家人皆都不再惧怕那些小人儿。见面还时常打招呼。一次,胡凌天告诉他,他的朋友吴海不可交往。沈子廉听罢不悦,吴海乃是自己多年的挚友,如今自己由富贾变为落魄穷人,他依对自己不离不弃,怎会是不可交之人!两人不欢而散。此后很长时间,胡凌天不再出现,院中竟忽的变得安静。也看不到那些小人儿了。

  几日后,春节到了,吴海带了礼物来给沈子廉拜年,沈子廉高兴的盛情款待。吴海想着之前捡到的那个元宝,目睹院里狐仙皆无,惊异,询问沈子廉,沈子廉道也许过年,它们至外地探亲去了。吴海听罢,甚是失落。

  酒过三巡后,便推说家里有事告辞。路上,心里很是郁闷,原以为此行来还会得到金子,却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去。想着,自己只是去了一次沈家,那狐仙初次相逢便如此这般大方赠送金子。如此这般,那狐仙住在沈家,沈子廉该有多少金子!想到此,他心里很是愤愤不平。遂又复归道天已晚欲住下,沈子廉大喜,安排其住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子夜,吴海悄悄起床蹑手蹑脚的手提镐头,至沈子廉家院里角落。查看、挖掘有无银两藏在地下,却是无果。又盼望狐仙再现,然失望!院里静悄悄的没有动静。此时,寒风凛冽,他冻的瑟瑟发抖,仍不甘心的寻找着。

  过了会,仍一无所获,欲归,忽的眼前一亮,前面不远的鸡舍里透出光亮。至前一看,只见那鸡舍里,有个很大的坛子,吴海忙把坛子打开一看,不由得惊喜的差点喊出声来,满满的一坛子金子。

  他欣喜若狂的用尽力气去捧坛子,可坛子却像长了根一样纹丝不动,他累的气喘吁吁,汗水湿透衣襟,无奈想着拿些金子离开,可又舍不得那么多金子。想了想,只好一趟趟的把金子运回屋里,藏在床底下。想着以后再慢慢的想办法偷偷运回家里。如此,他折腾了一夜,将近黎明方做完,累的浑身颤抖无力,然心情大好。此时此刻还是没有困意,而是不停的看着床下堆积如山的金子,想着自己这回可发财了,下半生,儿孙也衣食无缺了。

  想起之前自己家贫,甚是垂涎沈子廉,他的生意兴隆,家中富裕。心里很是嫉妒。虽平日里慷慨解囊的帮助自己做了个小生意,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可还是很是眼红他的家产。终给了沈子廉的一个茶叶供应商一大笔钱,让他给他劣质的茶叶,赔光老本。两个人背后联手终让他穷困潦倒,自己还假惺惺的去帮助他度过困境。可笑至极的是沈子廉蒙在鼓里,还对自己千恩万谢的!后来那个商家暴病身亡,他不用担心事情败露。后来,自那日他家现狐仙,自己捡到金子后,他又贪欲膨胀,终于今晚得到金子了。他高兴的想着。接下来想着怎么把金子运出去。

  而此时,天已大亮,房门忽的打开,沈子兼和一男子笑吟吟扣门进来。吴海忙装出刚睡醒样子起来招呼,那男子却是没有言语,而是直至床前。掀起被絮,指着床下对沈子廉笑道:仁兄请看,小弟的话,你这回明白了吧!沈子廉赶紧过去,低头一看,登时惊愕住。而吴海此时却是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万万没想到,床下的金子怎么瞬间变成石头了?他软软的瘫倒地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96

  腾空万里

  4.6

  2019.07.29 14:34*

  字数 2374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徐州的沈子廉性豪爽,原是个富商。有一年生意赔本,只好把豪华府邸忍痛卖掉抵债。又在别处低价买下一座破落荒宅,那本是一亲戚家旧屋,亲属盖了新房后,此屋便成荒芜之地。

  搬过去后,沈子廉用手里仅有的一点银两简单修补屋子。又在此地买下十亩良田,抓了些鸡鸭来养。家人住下后,刚开始几天日子过得很安静,

  可是不久,就常常在夜里闻听院里有动静,还常看到一些身材矮小的人儿进进出出的。犹如在自家般淡然,自由。家人都很害怕,觉得这些应是狐仙,然沈子廉则一身正气,不为此畏惧,依如平常里过日子。

  一段时间后,因院里夜夜有喝酒喧闹声。叨扰家人安歇。家人对此已不堪忍受,心中甚是愤怒。欲要请道士来收拾这些侵占人家居住之地的孽畜们,被沈子廉声色俱厉的喝住。道它们虽是狐,却是没有伤害之意,家里如此这般热闹甚好!家人只好忍下。

  过了些日子,家里的鸡鸭逐长大,家人很是高兴,新年将至,欲杀它们过年食用。可是令他们气愤的是,那些鸡鸭竟隔三差五的就少一只,家人终暴怒,欲要请道士来降妖。又沈子廉被拦住,淡然道:既是活物,自要糊口,难道你们看到美味佳肴不垂涎吗。随他去吧,大不了再买些来。大家共同享用美味,何乐而不为呢!

  朋友吴海知晓后,不由得甚是好奇,遂来探访,欲目睹那狐仙尊容。晚上,听闻院里有动静时,却是吓得胆战心惊的打开窗户偷窥,果真见到有一尺多大小的人儿嬉笑着进进出出的。形态衣着和人无异。他蹑手蹑脚的出来,壮胆跟在那几个手提灯笼的小人儿后面,预想知道它们住在何地。

  走了片刻,那小人在后院房前停下,忽的回头一笑,掷地上一物,随即消失。吴海惊异,竟目睹地上有一锭金子,心中大喜,左右看看无人,遂极快放入囊中。第二日对沈子廉言家中事务繁多,就此告辞。

  几日后新年将至,一家人甚是兴奋不已置办年货。杀了几只鸡鸭。晚上,沈子廉在院中自饮自斟,院中忽的来一身着灰长袍俊美男子,看到已有醉意的沈子廉笑道:如此这般良辰美景!公子一人独饮,岂不扫兴。沈子廉醉眼朦胧的看着他,知他是狐仙,却是慷慨大方道:阁下如不介意,可同饮如何!那男子听罢,遂不客气坐下,一番言谈后,两个人竟情投意合,都喜欢诗仙亦酒仙的李白,且特欣赏他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诗句。

  那男子告知他自己是狐仙,名胡凌天。之前住在后山,只因附近猎户上山频繁,自己无法安心修炼,子孙又死伤无数,目睹此家搬走,院子无人居住,方才搬迁此地。后来沈子廉一家住进来,自己便和子孙搬入后院。两个人推杯换盏的欲一醉方休。

  胡凌天喝着酒,片刻竟嚷嚷此米酒不过瘾,遂大声吆喝,少顷,两个小人儿摇摇晃晃的抬一坛女儿红好酒来。给他们倒上,沈子廉大喜过望,自家道败落后再没喝过此酒,遂端起酒盅一饮而光。嘴里连连喊着好酒,好酒。不大会,两人醉倒在桌子上。仆人们都远远地站着,不敢上前,有一下人看到那胡凌天醉酒后身后竟出一尾巴。大惊,唤众人观看。众人见他醉如烂泥,遂大胆至前观看。

  此后,沈子廉与胡凌天常常在一起相聚,成了挚友。家人皆都不再惧怕那些小人儿。见面还时常打招呼。一次,胡凌天告诉他,他的朋友吴海不可交往。沈子廉听罢不悦,吴海乃是自己多年的挚友,如今自己由富贾变为落魄穷人,他依对自己不离不弃,怎会是不可交之人!两人不欢而散。此后很长时间,胡凌天不再出现,院中竟忽的变得安静。也看不到那些小人儿了。

  几日后,春节到了,吴海带了礼物来给沈子廉拜年,沈子廉高兴的盛情款待。吴海想着之前捡到的那个元宝,目睹院里狐仙皆无,惊异,询问沈子廉,沈子廉道也许过年,它们至外地探亲去了。吴海听罢,甚是失落。

  酒过三巡后,便推说家里有事告辞。路上,心里很是郁闷,原以为此行来还会得到金子,却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去。想着,自己只是去了一次沈家,那狐仙初次相逢便如此这般大方赠送金子。如此这般,那狐仙住在沈家,沈子廉该有多少金子!想到此,他心里很是愤愤不平。遂又复归道天已晚欲住下,沈子廉大喜,安排其住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子夜,吴海悄悄起床蹑手蹑脚的手提镐头,至沈子廉家院里角落。查看、挖掘有无银两藏在地下,却是无果。又盼望狐仙再现,然失望!院里静悄悄的没有动静。此时,寒风凛冽,他冻的瑟瑟发抖,仍不甘心的寻找着。

  过了会,仍一无所获,欲归,忽的眼前一亮,前面不远的鸡舍里透出光亮。至前一看,只见那鸡舍里,有个很大的坛子,吴海忙把坛子打开一看,不由得惊喜的差点喊出声来,满满的一坛子金子。

  他欣喜若狂的用尽力气去捧坛子,可坛子却像长了根一样纹丝不动,他累的气喘吁吁,汗水湿透衣襟,无奈想着拿些金子离开,可又舍不得那么多金子。想了想,只好一趟趟的把金子运回屋里,藏在床底下。想着以后再慢慢的想办法偷偷运回家里。如此,他折腾了一夜,将近黎明方做完,累的浑身颤抖无力,然心情大好。此时此刻还是没有困意,而是不停的看着床下堆积如山的金子,想着自己这回可发财了,下半生,儿孙也衣食无缺了。

  想起之前自己家贫,甚是垂涎沈子廉,他的生意兴隆,家中富裕。心里很是嫉妒。虽平日里慷慨解囊的帮助自己做了个小生意,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可还是很是眼红他的家产。终给了沈子廉的一个茶叶供应商一大笔钱,让他给他劣质的茶叶,赔光老本。两个人背后联手终让他穷困潦倒,自己还假惺惺的去帮助他度过困境。可笑至极的是沈子廉蒙在鼓里,还对自己千恩万谢的!后来那个商家暴病身亡,他不用担心事情败露。后来,自那日他家现狐仙,自己捡到金子后,他又贪欲膨胀,终于今晚得到金子了。他高兴的想着。接下来想着怎么把金子运出去。

  而此时,天已大亮,房门忽的打开,沈子兼和一男子笑吟吟扣门进来。吴海忙装出刚睡醒样子起来招呼,那男子却是没有言语,而是直至床前。掀起被絮,指着床下对沈子廉笑道:仁兄请看,小弟的话,你这回明白了吧!沈子廉赶紧过去,低头一看,登时惊愕住。而吴海此时却是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万万没想到,床下的金子怎么瞬间变成石头了?他软软的瘫倒地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徐州的沈子廉性豪爽,原是个富商。有一年生意赔本,只好把豪华府邸忍痛卖掉抵债。又在别处低价买下一座破落荒宅,那本是一亲戚家旧屋,亲属盖了新房后,此屋便成荒芜之地。

  搬过去后,沈子廉用手里仅有的一点银两简单修补屋子。又在此地买下十亩良田,抓了些鸡鸭来养。家人住下后,刚开始几天日子过得很安静,

  可是不久,就常常在夜里闻听院里有动静,还常看到一些身材矮小的人儿进进出出的。犹如在自家般淡然,自由。家人都很害怕,觉得这些应是狐仙,然沈子廉则一身正气,不为此畏惧,依如平常里过日子。

  一段时间后,因院里夜夜有喝酒喧闹声。叨扰家人安歇。家人对此已不堪忍受,心中甚是愤怒。欲要请道士来收拾这些侵占人家居住之地的孽畜们,被沈子廉声色俱厉的喝住。道它们虽是狐,却是没有伤害之意,家里如此这般热闹甚好!家人只好忍下。

  过了些日子,家里的鸡鸭逐长大,家人很是高兴,新年将至,欲杀它们过年食用。可是令他们气愤的是,那些鸡鸭竟隔三差五的就少一只,家人终暴怒,欲要请道士来降妖。又沈子廉被拦住,淡然道:既是活物,自要糊口,难道你们看到美味佳肴不垂涎吗。随他去吧,大不了再买些来。大家共同享用美味,何乐而不为呢!

  朋友吴海知晓后,不由得甚是好奇,遂来探访,欲目睹那狐仙尊容。晚上,听闻院里有动静时,却是吓得胆战心惊的打开窗户偷窥,果真见到有一尺多大小的人儿嬉笑着进进出出的。形态衣着和人无异。他蹑手蹑脚的出来,壮胆跟在那几个手提灯笼的小人儿后面,预想知道它们住在何地。

  走了片刻,那小人在后院房前停下,忽的回头一笑,掷地上一物,随即消失。吴海惊异,竟目睹地上有一锭金子,心中大喜,左右看看无人,遂极快放入囊中。第二日对沈子廉言家中事务繁多,就此告辞。

  几日后新年将至,一家人甚是兴奋不已置办年货。杀了几只鸡鸭。晚上,沈子廉在院中自饮自斟,院中忽的来一身着灰长袍俊美男子,看到已有醉意的沈子廉笑道:如此这般良辰美景!公子一人独饮,岂不扫兴。沈子廉醉眼朦胧的看着他,知他是狐仙,却是慷慨大方道:阁下如不介意,可同饮如何!那男子听罢,遂不客气坐下,一番言谈后,两个人竟情投意合,都喜欢诗仙亦酒仙的李白,且特欣赏他的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诗句。

  那男子告知他自己是狐仙,名胡凌天。之前住在后山,只因附近猎户上山频繁,自己无法安心修炼,子孙又死伤无数,目睹此家搬走,院子无人居住,方才搬迁此地。后来沈子廉一家住进来,自己便和子孙搬入后院。两个人推杯换盏的欲一醉方休。

  胡凌天喝着酒,片刻竟嚷嚷此米酒不过瘾,遂大声吆喝,少顷,两个小人儿摇摇晃晃的抬一坛女儿红好酒来。给他们倒上,沈子廉大喜过望,自家道败落后再没喝过此酒,遂端起酒盅一饮而光。嘴里连连喊着好酒,好酒。不大会,两人醉倒在桌子上。仆人们都远远地站着,不敢上前,有一下人看到那胡凌天醉酒后身后竟出一尾巴。大惊,唤众人观看。众人见他醉如烂泥,遂大胆至前观看。

  此后,沈子廉与胡凌天常常在一起相聚,成了挚友。家人皆都不再惧怕那些小人儿。见面还时常打招呼。一次,胡凌天告诉他,他的朋友吴海不可交往。沈子廉听罢不悦,吴海乃是自己多年的挚友,如今自己由富贾变为落魄穷人,他依对自己不离不弃,怎会是不可交之人!两人不欢而散。此后很长时间,胡凌天不再出现,院中竟忽的变得安静。也看不到那些小人儿了。

  几日后,春节到了,吴海带了礼物来给沈子廉拜年,沈子廉高兴的盛情款待。吴海想着之前捡到的那个元宝,目睹院里狐仙皆无,惊异,询问沈子廉,沈子廉道也许过年,它们至外地探亲去了。吴海听罢,甚是失落。

  酒过三巡后,便推说家里有事告辞。路上,心里很是郁闷,原以为此行来还会得到金子,却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去。想着,自己只是去了一次沈家,那狐仙初次相逢便如此这般大方赠送金子。如此这般,那狐仙住在沈家,沈子廉该有多少金子!想到此,他心里很是愤愤不平。遂又复归道天已晚欲住下,沈子廉大喜,安排其住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子夜,吴海悄悄起床蹑手蹑脚的手提镐头,至沈子廉家院里角落。查看、挖掘有无银两藏在地下,却是无果。又盼望狐仙再现,然失望!院里静悄悄的没有动静。此时,寒风凛冽,他冻的瑟瑟发抖,仍不甘心的寻找着。

  过了会,仍一无所获,欲归,忽的眼前一亮,前面不远的鸡舍里透出光亮。至前一看,只见那鸡舍里,有个很大的坛子,吴海忙把坛子打开一看,不由得惊喜的差点喊出声来,满满的一坛子金子。

  他欣喜若狂的用尽力气去捧坛子,可坛子却像长了根一样纹丝不动,他累的气喘吁吁,汗水湿透衣襟,无奈想着拿些金子离开,可又舍不得那么多金子。想了想,只好一趟趟的把金子运回屋里,藏在床底下。想着以后再慢慢的想办法偷偷运回家里。如此,他折腾了一夜,将近黎明方做完,累的浑身颤抖无力,然心情大好。此时此刻还是没有困意,而是不停的看着床下堆积如山的金子,想着自己这回可发财了,下半生,儿孙也衣食无缺了。

  想起之前自己家贫,甚是垂涎沈子廉,他的生意兴隆,家中富裕。心里很是嫉妒。虽平日里慷慨解囊的帮助自己做了个小生意,日子过得蒸蒸日上,可还是很是眼红他的家产。终给了沈子廉的一个茶叶供应商一大笔钱,让他给他劣质的茶叶,赔光老本。两个人背后联手终让他穷困潦倒,自己还假惺惺的去帮助他度过困境。可笑至极的是沈子廉蒙在鼓里,还对自己千恩万谢的!后来那个商家暴病身亡,他不用担心事情败露。后来,自那日他家现狐仙,自己捡到金子后,他又贪欲膨胀,终于今晚得到金子了。他高兴的想着。接下来想着怎么把金子运出去。

  而此时,天已大亮,房门忽的打开,沈子兼和一男子笑吟吟扣门进来。吴海忙装出刚睡醒样子起来招呼,那男子却是没有言语,而是直至床前。掀起被絮,指着床下对沈子廉笑道:仁兄请看,小弟的话,你这回明白了吧!沈子廉赶紧过去,低头一看,登时惊愕住。而吴海此时却是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万万没想到,床下的金子怎么瞬间变成石头了?他软软的瘫倒地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