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延安》作者杜鹏程创作期间笔和纸都来的如此困难


  2019 读万卷书破万里浪

  《保卫延安》是一部大规模正面描写解放战争的优秀长篇小说。他的作者杜鹏程在抗战初期就考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后又被选送鲁迅师范学校读书,开启了创作之路。但战争年达,物资匮乏,杜鹏程连最基本的纸和笔都来的非常困难。

  拼命创作以纪念牺牲战友

  1947年,杜鹏程奉命到王震将军指挥的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独立4旅10团2营6连,作了一名战地记者。当时装备简陋的西北野战军以区区2万5千人与20余万装备精良的国民党胡宗南部在陕北反复周旋、拼杀,牺牲很大。杜鹏程下连才几个月,6连就从原来的90多人锐减至十多人。

  身边牺牲的战友们给杜鹏程以深刻的感染和教育,他迫切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笔记录下这些战友们的英雄事迹。为此,他除了写通讯报道、如饥似渴地看书学习外,还长期坚持写日记,把身边发生的事情、接触的人物、生动的话语乃至驻地的风土人情等等,都一一不落的忠实记录了下来。

  旅政委赠笔代替“自制笔”

  在戎马倥偬之中,杜鹏程的写作几乎不受时空限制,有时是将包袱放在膝盖上写,宿营以后趴在老乡的锅台上写,即使在硝烟弥漫子弹横飞的阵地上,他也照写不误,天长日久,经磨练的文思敏捷、一挥而就。每当行军时,他就把写那些写的密密麻麻的日记本用包袱缠在腰间,视若生命。

  最初,杜鹏程的写作工具简直就不能形容成笔,那就是一根用树枝削成笔杆形状,头上捆扎着钢笔尖,写作的时候需要不停的蘸墨水,既费时间又容易泼洒。后来,独立4旅政委杨秀山偶然看到了杜鹏程的“自制笔”,就命令旅供给部从战利品中挑选了一支崭新的“金星”牌钢笔送给了他。

  如拾荒者一般搜罗纸张用于创作

  1949年10月,杜鹏程作为新华社第一野战军分社主编,随同第一兵团司令部全体干部乘飞机分抵刚刚和平解放的新疆。同年11月下旬,杜鹏程随同解放军第2军进驻南疆重镇喀什,并被任命为新华社野战二支社社长兼记者,在当地刚刚接收的旧军营里找了间四面透风的房子,作为办公室兼宿舍。

  当时的喀什百废待兴,连最普通纸张都非常缺乏。杜鹏程及新婚妻子张文彬只好拾荒者似地留心搜罗,甚至还托人从各处收集来一些旧报刊、旧标语、旧簿册及老百姓的糊窗户纸等,都在搜罗之列。《保卫延安》这部书的草稿,就是在这些花花绿绿、大小不一的废旧纸上,就着昏暗的小油灯历时5个月写成的。

  

  《保卫延安》是一部大规模正面描写解放战争的优秀长篇小说。他的作者杜鹏程在抗战初期就考入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后又被选送鲁迅师范学校读书,开启了创作之路。但战争年达,物资匮乏,杜鹏程连最基本的纸和笔都来的非常困难。

  拼命创作以纪念牺牲战友

  1947年,杜鹏程奉命到王震将军指挥的西北野战军第2纵队独立4旅10团2营6连,作了一名战地记者。当时装备简陋的西北野战军以区区2万5千人与20余万装备精良的国民党胡宗南部在陕北反复周旋、拼杀,牺牲很大。杜鹏程下连才几个月,6连就从原来的90多人锐减至十多人。

  身边牺牲的战友们给杜鹏程以深刻的感染和教育,他迫切希望能通过自己的笔记录下这些战友们的英雄事迹。为此,他除了写通讯报道、如饥似渴地看书学习外,还长期坚持写日记,把身边发生的事情、接触的人物、生动的话语乃至驻地的风土人情等等,都一一不落的忠实记录了下来。

  旅政委赠笔代替“自制笔”

  在戎马倥偬之中,杜鹏程的写作几乎不受时空限制,有时是将包袱放在膝盖上写,宿营以后趴在老乡的锅台上写,即使在硝烟弥漫子弹横飞的阵地上,他也照写不误,天长日久,经磨练的文思敏捷、一挥而就。每当行军时,他就把写那些写的密密麻麻的日记本用包袱缠在腰间,视若生命。

  最初,杜鹏程的写作工具简直就不能形容成笔,那就是一根用树枝削成笔杆形状,头上捆扎着钢笔尖,写作的时候需要不停的蘸墨水,既费时间又容易泼洒。后来,独立4旅政委杨秀山偶然看到了杜鹏程的“自制笔”,就命令旅供给部从战利品中挑选了一支崭新的“金星”牌钢笔送给了他。

  如拾荒者一般搜罗纸张用于创作

  1949年10月,杜鹏程作为新华社第一野战军分社主编,随同第一兵团司令部全体干部乘飞机分抵刚刚和平解放的新疆。同年11月下旬,杜鹏程随同解放军第2军进驻南疆重镇喀什,并被任命为新华社野战二支社社长兼记者,在当地刚刚接收的旧军营里找了间四面透风的房子,作为办公室兼宿舍。

  当时的喀什百废待兴,连最普通纸张都非常缺乏。杜鹏程及新婚妻子张文彬只好拾荒者似地留心搜罗,甚至还托人从各处收集来一些旧报刊、旧标语、旧簿册及老百姓的糊窗户纸等,都在搜罗之列。《保卫延安》这部书的草稿,就是在这些花花绿绿、大小不一的废旧纸上,就着昏暗的小油灯历时5个月写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