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秋的故事 一


  秋秋见到林平前就从李丽口中听过很多次他的名字。

  林平是李丽她们公司新来的总经理助理,是老总花了心思请回来的,秋秋想,一个大好青年,从深圳回内地小城市工作一定也有什么不得已吧。

  那段时候几个闺蜜都闲,经常聚在一起打麻将,差角的时候李丽就会打电话拉林平来救场。李丽的原话是:他是单身汉,在这又没朋友,随便喊。

  可是喊了几次,单身汉并没有想象中这么闲,每次都不到,电话里总隐约听到林平说:“来不了,不好意思,要不然我请夜宵?要不然我来接你们回家?要不然下次我找地方约大家......”拒绝都拒绝得这么让人心情舒畅。

  秋秋就说“这个林总还挺会做人的哈。”

  李丽说“要不然给介绍给你当男朋友吧,不仅会做人,还有才!”

  秋秋心里有点不一样了。

  第一次见到林平是在秋秋家楼下,秋秋穿了件运动坎肩,披着刚洗的长发,现在路边。林平的汽车开过来,李丽在后排向她招手“副驾驶是给你的。”

  驾驶室里的林平,板寸头,高鼻梁,眼睛带笑。秋秋盯着林平看了足足一分钟,林平问“怎么?”秋秋说“终于见到你了!”

  后来有次秋秋和林平并排躺在床上,林平拉着秋秋的手的时候,秋秋说“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我们会有故事,不对,没见之前我就有预感了。”

  男女之间很微妙,好感这种事总是双方共同的。男男女女在一起打麻将,吃吃饭,总会产生暧昧,有时候也有其他人起哄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秋秋是见惯这种阵仗的,她明白林平的胆怯,喜欢的男人就得自己上,几次推拉以后,林平终于扭扭捏捏地约秋秋看电影了。

  周日下午的电影院人也不算多,他们两无风无雨地看完有点忧伤的电影才四点半,林平说吃饭还早,要不然我们去买点菜自己回家做吧,秋秋没想到还有下文,但是也没反对。

  说好的“我们”其实就是林平一个人,秋秋在客厅看电视,林平穿着衬衣在厨房煎鱼,炖汤,洗菜...秋秋从后面看到他做菜的样子,有些动心,这个男人在为她洗手作羹汤。

  一荤一素一汤,两杯酒,两个都是有酒量的人,这顿饭秋秋吃得很矜持,细嚼慢咽,没敢发出声音,也没敢大声说话,甚至都没吃饱...

  秋秋发现人多的时候玩笑开得越随意,单独相处的时候反而会越尴尬。等林平洗好碗出来的时候,秋秋打算告辞。

  林平没挽留,秋秋站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林平突然说“来,抱一抱。”秋秋笑着抱住他的腰,他们就这样抱着,谁也没有打算先放开,然后林平吻了秋秋,又一会儿,林平说“去卧室好吗?”秋秋点了点头。

  96

  刺猬多刺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0.9

  2019.07.21 20:49*

  字数 957

  秋秋见到林平前就从李丽口中听过很多次他的名字。

  林平是李丽她们公司新来的总经理助理,是老总花了心思请回来的,秋秋想,一个大好青年,从深圳回内地小城市工作一定也有什么不得已吧。

  那段时候几个闺蜜都闲,经常聚在一起打麻将,差角的时候李丽就会打电话拉林平来救场。李丽的原话是:他是单身汉,在这又没朋友,随便喊。

  可是喊了几次,单身汉并没有想象中这么闲,每次都不到,电话里总隐约听到林平说:“来不了,不好意思,要不然我请夜宵?要不然我来接你们回家?要不然下次我找地方约大家......”拒绝都拒绝得这么让人心情舒畅。

  秋秋就说“这个林总还挺会做人的哈。”

  李丽说“要不然给介绍给你当男朋友吧,不仅会做人,还有才!”

  秋秋心里有点不一样了。

  第一次见到林平是在秋秋家楼下,秋秋穿了件运动坎肩,披着刚洗的长发,现在路边。林平的汽车开过来,李丽在后排向她招手“副驾驶是给你的。”

  驾驶室里的林平,板寸头,高鼻梁,眼睛带笑。秋秋盯着林平看了足足一分钟,林平问“怎么?”秋秋说“终于见到你了!”

  后来有次秋秋和林平并排躺在床上,林平拉着秋秋的手的时候,秋秋说“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我们会有故事,不对,没见之前我就有预感了。”

  男女之间很微妙,好感这种事总是双方共同的。男男女女在一起打麻将,吃吃饭,总会产生暧昧,有时候也有其他人起哄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秋秋是见惯这种阵仗的,她明白林平的胆怯,喜欢的男人就得自己上,几次推拉以后,林平终于扭扭捏捏地约秋秋看电影了。

  周日下午的电影院人也不算多,他们两无风无雨地看完有点忧伤的电影才四点半,林平说吃饭还早,要不然我们去买点菜自己回家做吧,秋秋没想到还有下文,但是也没反对。

  说好的“我们”其实就是林平一个人,秋秋在客厅看电视,林平穿着衬衣在厨房煎鱼,炖汤,洗菜...秋秋从后面看到他做菜的样子,有些动心,这个男人在为她洗手作羹汤。

  一荤一素一汤,两杯酒,两个都是有酒量的人,这顿饭秋秋吃得很矜持,细嚼慢咽,没敢发出声音,也没敢大声说话,甚至都没吃饱...

  秋秋发现人多的时候玩笑开得越随意,单独相处的时候反而会越尴尬。等林平洗好碗出来的时候,秋秋打算告辞。

  林平没挽留,秋秋站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林平突然说“来,抱一抱。”秋秋笑着抱住他的腰,他们就这样抱着,谁也没有打算先放开,然后林平吻了秋秋,又一会儿,林平说“去卧室好吗?”秋秋点了点头。

  秋秋见到林平前就从李丽口中听过很多次他的名字。

  林平是李丽她们公司新来的总经理助理,是老总花了心思请回来的,秋秋想,一个大好青年,从深圳回内地小城市工作一定也有什么不得已吧。

  那段时候几个闺蜜都闲,经常聚在一起打麻将,差角的时候李丽就会打电话拉林平来救场。李丽的原话是:他是单身汉,在这又没朋友,随便喊。

  可是喊了几次,单身汉并没有想象中这么闲,每次都不到,电话里总隐约听到林平说:“来不了,不好意思,要不然我请夜宵?要不然我来接你们回家?要不然下次我找地方约大家......”拒绝都拒绝得这么让人心情舒畅。

  秋秋就说“这个林总还挺会做人的哈。”

  李丽说“要不然给介绍给你当男朋友吧,不仅会做人,还有才!”

  秋秋心里有点不一样了。

  第一次见到林平是在秋秋家楼下,秋秋穿了件运动坎肩,披着刚洗的长发,现在路边。林平的汽车开过来,李丽在后排向她招手“副驾驶是给你的。”

  驾驶室里的林平,板寸头,高鼻梁,眼睛带笑。秋秋盯着林平看了足足一分钟,林平问“怎么?”秋秋说“终于见到你了!”

  后来有次秋秋和林平并排躺在床上,林平拉着秋秋的手的时候,秋秋说“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我们会有故事,不对,没见之前我就有预感了。”

  男女之间很微妙,好感这种事总是双方共同的。男男女女在一起打麻将,吃吃饭,总会产生暧昧,有时候也有其他人起哄的推波助澜的作用。

  秋秋是见惯这种阵仗的,她明白林平的胆怯,喜欢的男人就得自己上,几次推拉以后,林平终于扭扭捏捏地约秋秋看电影了。

  周日下午的电影院人也不算多,他们两无风无雨地看完有点忧伤的电影才四点半,林平说吃饭还早,要不然我们去买点菜自己回家做吧,秋秋没想到还有下文,但是也没反对。

  说好的“我们”其实就是林平一个人,秋秋在客厅看电视,林平穿着衬衣在厨房煎鱼,炖汤,洗菜...秋秋从后面看到他做菜的样子,有些动心,这个男人在为她洗手作羹汤。

  一荤一素一汤,两杯酒,两个都是有酒量的人,这顿饭秋秋吃得很矜持,细嚼慢咽,没敢发出声音,也没敢大声说话,甚至都没吃饱...

  秋秋发现人多的时候玩笑开得越随意,单独相处的时候反而会越尴尬。等林平洗好碗出来的时候,秋秋打算告辞。

  林平没挽留,秋秋站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林平突然说“来,抱一抱。”秋秋笑着抱住他的腰,他们就这样抱着,谁也没有打算先放开,然后林平吻了秋秋,又一会儿,林平说“去卧室好吗?”秋秋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