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爆抄袭,维密这次彻底要凉性感路线受挫,这位业界大佬还有救吗


?

  维密近年来的日子一直都不太好过:先是长腿名模的维密大秀逐渐无人问津,后是“the perfect body”营销活动遭消费者抵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维密又被爆出了抄袭Fleur du mal 内衣品牌的丑闻,而该品牌的创始人曾经担任维密的首席设计师。曾经无比辉煌的时尚内衣品牌如今落得如此田地,真是让人唏嘘。在女性们开始拥抱“舒适主义"并逐渐放弃“取悦男性”的这个时代,维密还能实现自己的弯道超车了吗?

  千禧一代需求改变,维密转型面临挑战

  如果提起维多利亚的秘密,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它们家腿长2米,拥有天使般精致面庞的模特们:

  

  还有就是其让人脸红心跳的各式产品:

  

  作为当一不二的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曾经是很多女孩儿们衣柜中的羞涩梦想:大胆前卫的造型,繁复而别具一格的花纹,火辣吸睛的款式……似乎拥有了一件这样的内衣,女生们就与维密秀中的模特一样风情万种。

  而维密自身也将“性感”风格贯彻得非常彻底:无论是对天使模特的挑选,还是产品的定位,都追求“展现完美身材”的理念。品牌总裁Grace Nichols更是把它形容成一个“了解顾客生活方式的品牌”,他认为,维密给予消费者魅力,自信,时尚及浪漫,他们清楚什么时装最适合女性的身体和情感需求。

  

  然而,在新时代女性面前,维密真的了解她们的需求吗?

  这项问题的答案可以从维密的公司财报中得出结论:从2016年起,维密的销售业绩就开始急转直下,2017年的营收更是大跌9%。今年和去年,维密的业绩并未出现预期的好转——不仅销售额没有提升,股票市场也连跌不止。这些还算不上是最惨的:维密一年一度举办的电视大秀自开播的25年来一直抢尽噱头,风光无数,观众们也对其非常关注。就是这样的一大盛事,现在也陷入了收视率不断下滑的窘境。据美国媒体报道,维密母公司L Brands集团打算重新评估维密大秀,对其进行重大调整。

  

  产品卖不动了,大秀也没观众买单——维密这个时尚界内衣品牌的常青树,似乎从“枝繁叶茂”逐渐过度到“落叶纷飞”的阶段。而这一切恰好能表明:面对已经成为消费主力的千禧一代,维密没能及时调整自己的步伐,发掘这代人的需求。

  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们是在互联网浪潮下成长的,其感官以及思维方式被各种讯息“洗礼”过,这就潜移默化地造成了他们对个性、多样性的包容。对于极具个性的千禧女孩儿们来说,“性感”只是众多穿衣风格中的一种,并不能代表着全部的时尚风潮,有着更加丰富、与众不同风格的内衣才是她们追求的。在这一点上,只侧重于宣传“性感”理念的维密已经吃了大亏。

  

  另外,新时代女性们既要奋不顾身于公司的996制度,又要抽出时间照顾家庭。在这种繁忙的生活下,她们对自己的穿衣目标基本都定位为时尚且不失舒适,具有实用性。而维密这样外表火辣艳丽的高胸托内衣穿起来并不舒服——为了使聚拢效果更好,内衣的内部通常会附加上厚厚的胸垫和硌人的钢圈。外加上后面一排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扣子,这舒适程度可想而知。一个工作数十小时的女性穿上这种内衣,恐怕和穿刑具没什么区别。

  

  就这样,没能与时俱进,紧随消费者需求的维密将自己逼进了绝境。不过,维密其实也做出了挣扎——在2018年的走秀中,维密展示了自己的蓄势已久的“潮流混搭风”,每一个服饰都用上大量印花图案。可能高层设计师对千禧一代的品味有什么误解,这些造型风格看上去依旧以“性感”为主,而且比往年更加花花绿绿,夹杂了一丝廉价的气息。海内外的网友也表示对这种风格“摸不着头脑”,完全没有想要购买的欲望。

  

  

  为求销量突破,维密踏上抄袭不归路

  夹在四面楚歌的困局中,焦头烂额的维密终究走上了抄袭的不归路。

  近日,根据Diet Prada的一篇文章,维密从内衣品牌Fleur Du Mal订购了价值超过12,500美元的产品,然后开始发布一些非常非常相似的产品。这套被抄袭的设计来自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其时尚元素大多以刺绣、贴花为主。

  在以下的对比照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款式上都没有太大差别。维密的Copy技术也真是“巧夺天工”,连细节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就算如此,Fleur Du Mal从花纹的刺绣水平,整体的观感上来看,还是更加高端细致。

  

  有的网友还嘲讽道:Fleur Du Mal的最初版本真的比维密好看多了。

  

  此外,一些购买者也表示:维密无法拿出自己的原创点子实在让人感到尴尬。

  

  目前,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推出了女士内衣内裤,价格从48美元到148美元不等,而维密的“Copy”版只需要其价格的一半。这样的价格差价,对大多数不知情的消费者来说还是充满吸引力的。

  

  揭发人Diet Prada不仅有照片证据,还掌握了更具说服力的收据证据——该收据显示了在维密工作的买手与这笔巨额订单之间的关联。这一切证据将使维密难以反驳“抄袭Fleur du Mal”的指控。

  

  更劲爆的还不只是这些:Fleur Du Mal的创始人Jennifer Zuccarini其实曾在维密担任过2008 - 2011年的设计总监。据每日邮报报道,她早就离开了这个品牌,并于2012年创办了Fleur du Mal。该品牌凭借着低调奢华的造型,上乘的材质以及前卫大胆的设计理念,迅速成为卡戴珊家族,Ashley Graham,Lady Gaga和Sienna Miller的最爱。像这样刚出世不久,便能得到各界明星们青睐的女性内衣品牌简直是凤毛麟角,这也足可见Jennifer Zuccarini的设计实力了。

  

  Jennifer Zuccarini当时决定离开维密,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设计理念与维密要求的风格无法达到统一。这3年来在维密的锻炼与磨合,让Jennifer Zuccarini走出设计前期的迷茫,并更加确定了自己想走的路线。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在维密工作时,设计出来的产品遭到维密高层的质疑。而现在,曾经如此追求高胸托、性感风格的老东家现在居然抄起了自己的设计。真是讽刺意味十足啊!

  这次的抄袭事件让维密又一次陷入了危机——先是批量购买,再进行流水线生产,最后以价格优势侵蚀对方市场……一系列的举动让维密难逃“恶意竞争”的控告。由于事件暴露,维密的母公司 L Brands股价大跌。资金蒸发还能再赚,可维密在大众心中维持的形象恐怕已经灰飞烟灭。

  新兴女性内衣品牌纷纷崛起,维密还有机会吗?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个法则在时尚界也依然通用。在维密迷失自我的这段日子里,许多新兴的内衣品牌倒是像雨后春笋一般纷纷涌现,而且发展势头十分迅猛。

  由Rihanna一手创造的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就是新势力中的其中一个。

  新奇大胆的设计风格,平易近人的价格,使其一经推出便备受追捧。

  

  与维密不同的是,Savage X Fenty着力打造适合更多人群,有着更多样化设计的产品。它所研发的内衣覆盖了从32A到40DD的所有型号,短裤尺码则从XS一直延申到3X,让不同身材的女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宿”。这点上,Savage X Fenty真正做到了“成为面向所有人的产品”,也彰显了Rihanna“由女性创立,为女性服务”的主张。

  此外,它对模特的选用也一反常规:内衣品牌多数会选择身材姣好的女生当模特,而Savage X Fenty的广告模特则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特色。这一波宣传也吸引了很多苦于买不到合适尺寸的女孩儿们,让她们明显感受到了自信与被尊重。

  

  另一款广受大众追捧的女性内衣品牌Thirdlove也和Savage X Fenty一样,十分关注对身材的包容性。其品牌创始人Heidi Zak认为:“当一个女人爱上某件衣服,主要因为三点——风格,合身和感觉(舒适)。”正因为如此,Thirdlove不仅开发了59种内衣型号,还创新式地设计出了“记忆性女式内衣”,让顾客们穿得更加贴服,舒适。

  

  Thirdlove在刚建立不久时,凭借着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狠狠地“怼”过维密。当时,维密的首席营销官Ed Razek在杂志采访中发表了关于大码模特和跨性别模特的争议性言论,他很明确地表示:维密大秀不会选用这样的模特。此言一出便激起了千层浪。Thirdlove立即在纽约时报上登了一整版的公开信,抨击Ed Razek的观点,并且强调内衣的主要作用就是服务女性,无论她们拥有什么样的体型、年龄、人种及性别认知。

  

  在女性内衣设计行业中,来自法国的YS也是新时代崛起品牌中的佼佼者,它一直有着“史上最文艺内衣”的头衔:其内衣都以文学作品(如诗歌,小说)来命名,充满浪漫感。

  

  同时,它也秉持了法国内衣的一贯风格:自带仙气并且色彩柔美、材质轻薄,无时不刻透露出一丝飘逸气质。YS的产品基本不带钢圈,也不加极厚的海绵垫,穿着起来非常舒适透气。

  面对着这些来势汹汹的同行对手,维密显得非常吃不消——光是Savage X Fenty和Thirdlove,已经在市场中占取了相当的份额,并且逐渐吸引了一直支持维密的老顾客们。秉承着“性感为王”理念的维密,似乎用尽浑身解数也难以讨好现代的女性消费者。

  

  销量下滑,抄袭设计的背后,显现的不仅是维密的颓势,更是一种社会思潮的变化——千禧一代对于“性感”的评判标准早就有所改变,而且,社会对于女性特质和性别职责的刻板印象已经消失殆尽,多元化和包容性才是现在的主流。维密一直以来都以男性心中的“完美身材”为中心,研发出的产品也自然顺应男性的审美,却淡化了消费主力群体——女性们的真正需求。

  我想,什么时候维密能意识到这一点,并重新定位自己的理念,精雕细琢自己的产品,那它扭转乾坤的机会也便会随之而来了。希望它能走得更加长久吧!

  

  冷眼奢华观察站|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维密近年来的日子一直都不太好过:先是长腿名模的维密大秀逐渐无人问津,后是“the perfect body”营销活动遭消费者抵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维密又被爆出了抄袭Fleur du mal 内衣品牌的丑闻,而该品牌的创始人曾经担任维密的首席设计师。曾经无比辉煌的时尚内衣品牌如今落得如此田地,真是让人唏嘘。在女性们开始拥抱“舒适主义"并逐渐放弃“取悦男性”的这个时代,维密还能实现自己的弯道超车了吗?

  千禧一代需求改变,维密转型面临挑战

  如果提起维多利亚的秘密,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它们家腿长2米,拥有天使般精致面庞的模特们:

  

  还有就是其让人脸红心跳的各式产品:

  

  作为当一不二的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曾经是很多女孩儿们衣柜中的羞涩梦想:大胆前卫的造型,繁复而别具一格的花纹,火辣吸睛的款式……似乎拥有了一件这样的内衣,女生们就与维密秀中的模特一样风情万种。

  而维密自身也将“性感”风格贯彻得非常彻底:无论是对天使模特的挑选,还是产品的定位,都追求“展现完美身材”的理念。品牌总裁Grace Nichols更是把它形容成一个“了解顾客生活方式的品牌”,他认为,维密给予消费者魅力,自信,时尚及浪漫,他们清楚什么时装最适合女性的身体和情感需求。

  

  然而,在新时代女性面前,维密真的了解她们的需求吗?

  这项问题的答案可以从维密的公司财报中得出结论:从2016年起,维密的销售业绩就开始急转直下,2017年的营收更是大跌9%。今年和去年,维密的业绩并未出现预期的好转——不仅销售额没有提升,股票市场也连跌不止。这些还算不上是最惨的:维密一年一度举办的电视大秀自开播的25年来一直抢尽噱头,风光无数,观众们也对其非常关注。就是这样的一大盛事,现在也陷入了收视率不断下滑的窘境。据美国媒体报道,维密母公司L Brands集团打算重新评估维密大秀,对其进行重大调整。

  

  产品卖不动了,大秀也没观众买单——维密这个时尚界内衣品牌的常青树,似乎从“枝繁叶茂”逐渐过度到“落叶纷飞”的阶段。而这一切恰好能表明:面对已经成为消费主力的千禧一代,维密没能及时调整自己的步伐,发掘这代人的需求。

  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们是在互联网浪潮下成长的,其感官以及思维方式被各种讯息“洗礼”过,这就潜移默化地造成了他们对个性、多样性的包容。对于极具个性的千禧女孩儿们来说,“性感”只是众多穿衣风格中的一种,并不能代表着全部的时尚风潮,有着更加丰富、与众不同风格的内衣才是她们追求的。在这一点上,只侧重于宣传“性感”理念的维密已经吃了大亏。

  

  另外,新时代女性们既要奋不顾身于公司的996制度,又要抽出时间照顾家庭。在这种繁忙的生活下,她们对自己的穿衣目标基本都定位为时尚且不失舒适,具有实用性。而维密这样外表火辣艳丽的高胸托内衣穿起来并不舒服——为了使聚拢效果更好,内衣的内部通常会附加上厚厚的胸垫和硌人的钢圈。外加上后面一排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扣子,这舒适程度可想而知。一个工作数十小时的女性穿上这种内衣,恐怕和穿刑具没什么区别。

  

  就这样,没能与时俱进,紧随消费者需求的维密将自己逼进了绝境。不过,维密其实也做出了挣扎——在2018年的走秀中,维密展示了自己的蓄势已久的“潮流混搭风”,每一个服饰都用上大量印花图案。可能高层设计师对千禧一代的品味有什么误解,这些造型风格看上去依旧以“性感”为主,而且比往年更加花花绿绿,夹杂了一丝廉价的气息。海内外的网友也表示对这种风格“摸不着头脑”,完全没有想要购买的欲望。

  

  

  为求销量突破,维密踏上抄袭不归路

  夹在四面楚歌的困局中,焦头烂额的维密终究走上了抄袭的不归路。

  近日,根据Diet Prada的一篇文章,维密从内衣品牌Fleur Du Mal订购了价值超过12,500美元的产品,然后开始发布一些非常非常相似的产品。这套被抄袭的设计来自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其时尚元素大多以刺绣、贴花为主。

  在以下的对比照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款式上都没有太大差别。维密的Copy技术也真是“巧夺天工”,连细节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就算如此,Fleur Du Mal从花纹的刺绣水平,整体的观感上来看,还是更加高端细致。

  

  有的网友还嘲讽道:Fleur Du Mal的最初版本真的比维密好看多了。

  

  此外,一些购买者也表示:维密无法拿出自己的原创点子实在让人感到尴尬。

  

  目前,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推出了女士内衣内裤,价格从48美元到148美元不等,而维密的“Copy”版只需要其价格的一半。这样的价格差价,对大多数不知情的消费者来说还是充满吸引力的。

  

  揭发人Diet Prada不仅有照片证据,还掌握了更具说服力的收据证据——该收据显示了在维密工作的买手与这笔巨额订单之间的关联。这一切证据将使维密难以反驳“抄袭Fleur du Mal”的指控。

  

  更劲爆的还不只是这些:Fleur Du Mal的创始人Jennifer Zuccarini其实曾在维密担任过2008 - 2011年的设计总监。据每日邮报报道,她早就离开了这个品牌,并于2012年创办了Fleur du Mal。该品牌凭借着低调奢华的造型,上乘的材质以及前卫大胆的设计理念,迅速成为卡戴珊家族,Ashley Graham,Lady Gaga和Sienna Miller的最爱。像这样刚出世不久,便能得到各界明星们青睐的女性内衣品牌简直是凤毛麟角,这也足可见Jennifer Zuccarini的设计实力了。

  

  Jennifer Zuccarini当时决定离开维密,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设计理念与维密要求的风格无法达到统一。这3年来在维密的锻炼与磨合,让Jennifer Zuccarini走出设计前期的迷茫,并更加确定了自己想走的路线。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在维密工作时,设计出来的产品遭到维密高层的质疑。而现在,曾经如此追求高胸托、性感风格的老东家现在居然抄起了自己的设计。真是讽刺意味十足啊!

  这次的抄袭事件让维密又一次陷入了危机——先是批量购买,再进行流水线生产,最后以价格优势侵蚀对方市场……一系列的举动让维密难逃“恶意竞争”的控告。由于事件暴露,维密的母公司 L Brands股价大跌。资金蒸发还能再赚,可维密在大众心中维持的形象恐怕已经灰飞烟灭。

  新兴女性内衣品牌纷纷崛起,维密还有机会吗?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个法则在时尚界也依然通用。在维密迷失自我的这段日子里,许多新兴的内衣品牌倒是像雨后春笋一般纷纷涌现,而且发展势头十分迅猛。

  由Rihanna一手创造的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就是新势力中的其中一个。

  新奇大胆的设计风格,平易近人的价格,使其一经推出便备受追捧。

  

  与维密不同的是,Savage X Fenty着力打造适合更多人群,有着更多样化设计的产品。它所研发的内衣覆盖了从32A到40DD的所有型号,短裤尺码则从XS一直延申到3X,让不同身材的女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宿”。这点上,Savage X Fenty真正做到了“成为面向所有人的产品”,也彰显了Rihanna“由女性创立,为女性服务”的主张。

  此外,它对模特的选用也一反常规:内衣品牌多数会选择身材姣好的女生当模特,而Savage X Fenty的广告模特则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特色。这一波宣传也吸引了很多苦于买不到合适尺寸的女孩儿们,让她们明显感受到了自信与被尊重。

  

  另一款广受大众追捧的女性内衣品牌Thirdlove也和Savage X Fenty一样,十分关注对身材的包容性。其品牌创始人Heidi Zak认为:“当一个女人爱上某件衣服,主要因为三点——风格,合身和感觉(舒适)。”正因为如此,Thirdlove不仅开发了59种内衣型号,还创新式地设计出了“记忆性女式内衣”,让顾客们穿得更加贴服,舒适。

  

  Thirdlove在刚建立不久时,凭借着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狠狠地“怼”过维密。当时,维密的首席营销官Ed Razek在杂志采访中发表了关于大码模特和跨性别模特的争议性言论,他很明确地表示:维密大秀不会选用这样的模特。此言一出便激起了千层浪。Thirdlove立即在纽约时报上登了一整版的公开信,抨击Ed Razek的观点,并且强调内衣的主要作用就是服务女性,无论她们拥有什么样的体型、年龄、人种及性别认知。

  

  在女性内衣设计行业中,来自法国的YS也是新时代崛起品牌中的佼佼者,它一直有着“史上最文艺内衣”的头衔:其内衣都以文学作品(如诗歌,小说)来命名,充满浪漫感。

  

  同时,它也秉持了法国内衣的一贯风格:自带仙气并且色彩柔美、材质轻薄,无时不刻透露出一丝飘逸气质。YS的产品基本不带钢圈,也不加极厚的海绵垫,穿着起来非常舒适透气。

  面对着这些来势汹汹的同行对手,维密显得非常吃不消——光是Savage X Fenty和Thirdlove,已经在市场中占取了相当的份额,并且逐渐吸引了一直支持维密的老顾客们。秉承着“性感为王”理念的维密,似乎用尽浑身解数也难以讨好现代的女性消费者。

  

  销量下滑,抄袭设计的背后,显现的不仅是维密的颓势,更是一种社会思潮的变化——千禧一代对于“性感”的评判标准早就有所改变,而且,社会对于女性特质和性别职责的刻板印象已经消失殆尽,多元化和包容性才是现在的主流。维密一直以来都以男性心中的“完美身材”为中心,研发出的产品也自然顺应男性的审美,却淡化了消费主力群体——女性们的真正需求。

  我想,什么时候维密能意识到这一点,并重新定位自己的理念,精雕细琢自己的产品,那它扭转乾坤的机会也便会随之而来了。希望它能走得更加长久吧!

  

  冷眼奢华观察站|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

  维密近年来的日子一直都不太好过:先是长腿名模的维密大秀逐渐无人问津,后是“the perfect body”营销活动遭消费者抵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维密又被爆出了抄袭Fleur du mal 内衣品牌的丑闻,而该品牌的创始人曾经担任维密的首席设计师。曾经无比辉煌的时尚内衣品牌如今落得如此田地,真是让人唏嘘。在女性们开始拥抱“舒适主义"并逐渐放弃“取悦男性”的这个时代,维密还能实现自己的弯道超车了吗?

  千禧一代需求改变,维密转型面临挑战

  如果提起维多利亚的秘密,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它们家腿长2米,拥有天使般精致面庞的模特们:

  

  还有就是其让人脸红心跳的各式产品:

  

  作为当一不二的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曾经是很多女孩儿们衣柜中的羞涩梦想:大胆前卫的造型,繁复而别具一格的花纹,火辣吸睛的款式……似乎拥有了一件这样的内衣,女生们就与维密秀中的模特一样风情万种。

  而维密自身也将“性感”风格贯彻得非常彻底:无论是对天使模特的挑选,还是产品的定位,都追求“展现完美身材”的理念。品牌总裁Grace Nichols更是把它形容成一个“了解顾客生活方式的品牌”,他认为,维密给予消费者魅力,自信,时尚及浪漫,他们清楚什么时装最适合女性的身体和情感需求。

  

  然而,在新时代女性面前,维密真的了解她们的需求吗?

  这项问题的答案可以从维密的公司财报中得出结论:从2016年起,维密的销售业绩就开始急转直下,2017年的营收更是大跌9%。今年和去年,维密的业绩并未出现预期的好转——不仅销售额没有提升,股票市场也连跌不止。这些还算不上是最惨的:维密一年一度举办的电视大秀自开播的25年来一直抢尽噱头,风光无数,观众们也对其非常关注。就是这样的一大盛事,现在也陷入了收视率不断下滑的窘境。据美国媒体报道,维密母公司L Brands集团打算重新评估维密大秀,对其进行重大调整。

  

  产品卖不动了,大秀也没观众买单——维密这个时尚界内衣品牌的常青树,似乎从“枝繁叶茂”逐渐过度到“落叶纷飞”的阶段。而这一切恰好能表明:面对已经成为消费主力的千禧一代,维密没能及时调整自己的步伐,发掘这代人的需求。

  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们是在互联网浪潮下成长的,其感官以及思维方式被各种讯息“洗礼”过,这就潜移默化地造成了他们对个性、多样性的包容。对于极具个性的千禧女孩儿们来说,“性感”只是众多穿衣风格中的一种,并不能代表着全部的时尚风潮,有着更加丰富、与众不同风格的内衣才是她们追求的。在这一点上,只侧重于宣传“性感”理念的维密已经吃了大亏。

  

  另外,新时代女性们既要奋不顾身于公司的996制度,又要抽出时间照顾家庭。在这种繁忙的生活下,她们对自己的穿衣目标基本都定位为时尚且不失舒适,具有实用性。而维密这样外表火辣艳丽的高胸托内衣穿起来并不舒服——为了使聚拢效果更好,内衣的内部通常会附加上厚厚的胸垫和硌人的钢圈。外加上后面一排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扣子,这舒适程度可想而知。一个工作数十小时的女性穿上这种内衣,恐怕和穿刑具没什么区别。

  

  就这样,没能与时俱进,紧随消费者需求的维密将自己逼进了绝境。不过,维密其实也做出了挣扎——在2018年的走秀中,维密展示了自己的蓄势已久的“潮流混搭风”,每一个服饰都用上大量印花图案。可能高层设计师对千禧一代的品味有什么误解,这些造型风格看上去依旧以“性感”为主,而且比往年更加花花绿绿,夹杂了一丝廉价的气息。海内外的网友也表示对这种风格“摸不着头脑”,完全没有想要购买的欲望。

  

  

  为求销量突破,维密踏上抄袭不归路

  夹在四面楚歌的困局中,焦头烂额的维密终究走上了抄袭的不归路。

  近日,根据Diet Prada的一篇文章,维密从内衣品牌Fleur Du Mal订购了价值超过12,500美元的产品,然后开始发布一些非常非常相似的产品。这套被抄袭的设计来自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其时尚元素大多以刺绣、贴花为主。

  在以下的对比照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款式上都没有太大差别。维密的Copy技术也真是“巧夺天工”,连细节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就算如此,Fleur Du Mal从花纹的刺绣水平,整体的观感上来看,还是更加高端细致。

  

  有的网友还嘲讽道:Fleur Du Mal的最初版本真的比维密好看多了。

  

  此外,一些购买者也表示:维密无法拿出自己的原创点子实在让人感到尴尬。

  

  目前,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推出了女士内衣内裤,价格从48美元到148美元不等,而维密的“Copy”版只需要其价格的一半。这样的价格差价,对大多数不知情的消费者来说还是充满吸引力的。

  

  揭发人Diet Prada不仅有照片证据,还掌握了更具说服力的收据证据——该收据显示了在维密工作的买手与这笔巨额订单之间的关联。这一切证据将使维密难以反驳“抄袭Fleur du Mal”的指控。

  

  更劲爆的还不只是这些:Fleur Du Mal的创始人Jennifer Zuccarini其实曾在维密担任过2008 - 2011年的设计总监。据每日邮报报道,她早就离开了这个品牌,并于2012年创办了Fleur du Mal。该品牌凭借着低调奢华的造型,上乘的材质以及前卫大胆的设计理念,迅速成为卡戴珊家族,Ashley Graham,Lady Gaga和Sienna Miller的最爱。像这样刚出世不久,便能得到各界明星们青睐的女性内衣品牌简直是凤毛麟角,这也足可见Jennifer Zuccarini的设计实力了。

  

  Jennifer Zuccarini当时决定离开维密,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设计理念与维密要求的风格无法达到统一。这3年来在维密的锻炼与磨合,让Jennifer Zuccarini走出设计前期的迷茫,并更加确定了自己想走的路线。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在维密工作时,设计出来的产品遭到维密高层的质疑。而现在,曾经如此追求高胸托、性感风格的老东家现在居然抄起了自己的设计。真是讽刺意味十足啊!

  这次的抄袭事件让维密又一次陷入了危机——先是批量购买,再进行流水线生产,最后以价格优势侵蚀对方市场……一系列的举动让维密难逃“恶意竞争”的控告。由于事件暴露,维密的母公司 L Brands股价大跌。资金蒸发还能再赚,可维密在大众心中维持的形象恐怕已经灰飞烟灭。

  新兴女性内衣品牌纷纷崛起,维密还有机会吗?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个法则在时尚界也依然通用。在维密迷失自我的这段日子里,许多新兴的内衣品牌倒是像雨后春笋一般纷纷涌现,而且发展势头十分迅猛。

  由Rihanna一手创造的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就是新势力中的其中一个。

  新奇大胆的设计风格,平易近人的价格,使其一经推出便备受追捧。

  

  与维密不同的是,Savage X Fenty着力打造适合更多人群,有着更多样化设计的产品。它所研发的内衣覆盖了从32A到40DD的所有型号,短裤尺码则从XS一直延申到3X,让不同身材的女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宿”。这点上,Savage X Fenty真正做到了“成为面向所有人的产品”,也彰显了Rihanna“由女性创立,为女性服务”的主张。

  此外,它对模特的选用也一反常规:内衣品牌多数会选择身材姣好的女生当模特,而Savage X Fenty的广告模特则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特色。这一波宣传也吸引了很多苦于买不到合适尺寸的女孩儿们,让她们明显感受到了自信与被尊重。

  

  另一款广受大众追捧的女性内衣品牌Thirdlove也和Savage X Fenty一样,十分关注对身材的包容性。其品牌创始人Heidi Zak认为:“当一个女人爱上某件衣服,主要因为三点——风格,合身和感觉(舒适)。”正因为如此,Thirdlove不仅开发了59种内衣型号,还创新式地设计出了“记忆性女式内衣”,让顾客们穿得更加贴服,舒适。

  

  Thirdlove在刚建立不久时,凭借着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狠狠地“怼”过维密。当时,维密的首席营销官Ed Razek在杂志采访中发表了关于大码模特和跨性别模特的争议性言论,他很明确地表示:维密大秀不会选用这样的模特。此言一出便激起了千层浪。Thirdlove立即在纽约时报上登了一整版的公开信,抨击Ed Razek的观点,并且强调内衣的主要作用就是服务女性,无论她们拥有什么样的体型、年龄、人种及性别认知。

  

  在女性内衣设计行业中,来自法国的YS也是新时代崛起品牌中的佼佼者,它一直有着“史上最文艺内衣”的头衔:其内衣都以文学作品(如诗歌,小说)来命名,充满浪漫感。

  

  同时,它也秉持了法国内衣的一贯风格:自带仙气并且色彩柔美、材质轻薄,无时不刻透露出一丝飘逸气质。YS的产品基本不带钢圈,也不加极厚的海绵垫,穿着起来非常舒适透气。

  面对着这些来势汹汹的同行对手,维密显得非常吃不消——光是Savage X Fenty和Thirdlove,已经在市场中占取了相当的份额,并且逐渐吸引了一直支持维密的老顾客们。秉承着“性感为王”理念的维密,似乎用尽浑身解数也难以讨好现代的女性消费者。

  

  销量下滑,抄袭设计的背后,显现的不仅是维密的颓势,更是一种社会思潮的变化——千禧一代对于“性感”的评判标准早就有所改变,而且,社会对于女性特质和性别职责的刻板印象已经消失殆尽,多元化和包容性才是现在的主流。维密一直以来都以男性心中的“完美身材”为中心,研发出的产品也自然顺应男性的审美,却淡化了消费主力群体——女性们的真正需求。

  我想,什么时候维密能意识到这一点,并重新定位自己的理念,精雕细琢自己的产品,那它扭转乾坤的机会也便会随之而来了。希望它能走得更加长久吧!

  

  冷眼奢华观察站|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3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维密近年来的日子一直都不太好过:先是长腿名模的维密大秀逐渐无人问津,后是“the perfect body”营销活动遭消费者抵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维密又被爆出了抄袭Fleur du mal 内衣品牌的丑闻,而该品牌的创始人曾经担任维密的首席设计师。曾经无比辉煌的时尚内衣品牌如今落得如此田地,真是让人唏嘘。在女性们开始拥抱“舒适主义"并逐渐放弃“取悦男性”的这个时代,维密还能实现自己的弯道超车了吗?

  千禧一代需求改变,维密转型面临挑战

  如果提起维多利亚的秘密,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它们家腿长2米,拥有天使般精致面庞的模特们:

  

  还有就是其让人脸红心跳的各式产品:

  

  作为当一不二的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曾经是很多女孩儿们衣柜中的羞涩梦想:大胆前卫的造型,繁复而别具一格的花纹,火辣吸睛的款式……似乎拥有了一件这样的内衣,女生们就与维密秀中的模特一样风情万种。

  而维密自身也将“性感”风格贯彻得非常彻底:无论是对天使模特的挑选,还是产品的定位,都追求“展现完美身材”的理念。品牌总裁Grace Nichols更是把它形容成一个“了解顾客生活方式的品牌”,他认为,维密给予消费者魅力,自信,时尚及浪漫,他们清楚什么时装最适合女性的身体和情感需求。

  

  然而,在新时代女性面前,维密真的了解她们的需求吗?

  这项问题的答案可以从维密的公司财报中得出结论:从2016年起,维密的销售业绩就开始急转直下,2017年的营收更是大跌9%。今年和去年,维密的业绩并未出现预期的好转——不仅销售额没有提升,股票市场也连跌不止。这些还算不上是最惨的:维密一年一度举办的电视大秀自开播的25年来一直抢尽噱头,风光无数,观众们也对其非常关注。就是这样的一大盛事,现在也陷入了收视率不断下滑的窘境。据美国媒体报道,维密母公司L Brands集团打算重新评估维密大秀,对其进行重大调整。

  

  产品卖不动了,大秀也没观众买单——维密这个时尚界内衣品牌的常青树,似乎从“枝繁叶茂”逐渐过度到“落叶纷飞”的阶段。而这一切恰好能表明:面对已经成为消费主力的千禧一代,维密没能及时调整自己的步伐,发掘这代人的需求。

  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们是在互联网浪潮下成长的,其感官以及思维方式被各种讯息“洗礼”过,这就潜移默化地造成了他们对个性、多样性的包容。对于极具个性的千禧女孩儿们来说,“性感”只是众多穿衣风格中的一种,并不能代表着全部的时尚风潮,有着更加丰富、与众不同风格的内衣才是她们追求的。在这一点上,只侧重于宣传“性感”理念的维密已经吃了大亏。

  

  另外,新时代女性们既要奋不顾身于公司的996制度,又要抽出时间照顾家庭。在这种繁忙的生活下,她们对自己的穿衣目标基本都定位为时尚且不失舒适,具有实用性。而维密这样外表火辣艳丽的高胸托内衣穿起来并不舒服——为了使聚拢效果更好,内衣的内部通常会附加上厚厚的胸垫和硌人的钢圈。外加上后面一排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扣子,这舒适程度可想而知。一个工作数十小时的女性穿上这种内衣,恐怕和穿刑具没什么区别。

  

  就这样,没能与时俱进,紧随消费者需求的维密将自己逼进了绝境。不过,维密其实也做出了挣扎——在2018年的走秀中,维密展示了自己的蓄势已久的“潮流混搭风”,每一个服饰都用上大量印花图案。可能高层设计师对千禧一代的品味有什么误解,这些造型风格看上去依旧以“性感”为主,而且比往年更加花花绿绿,夹杂了一丝廉价的气息。海内外的网友也表示对这种风格“摸不着头脑”,完全没有想要购买的欲望。

  

  

  为求销量突破,维密踏上抄袭不归路

  夹在四面楚歌的困局中,焦头烂额的维密终究走上了抄袭的不归路。

  近日,根据Diet Prada的一篇文章,维密从内衣品牌Fleur Du Mal订购了价值超过12,500美元的产品,然后开始发布一些非常非常相似的产品。这套被抄袭的设计来自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其时尚元素大多以刺绣、贴花为主。

  在以下的对比照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款式上都没有太大差别。维密的Copy技术也真是“巧夺天工”,连细节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就算如此,Fleur Du Mal从花纹的刺绣水平,整体的观感上来看,还是更加高端细致。

  

  有的网友还嘲讽道:Fleur Du Mal的最初版本真的比维密好看多了。

  

  此外,一些购买者也表示:维密无法拿出自己的原创点子实在让人感到尴尬。

  

  目前,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推出了女士内衣内裤,价格从48美元到148美元不等,而维密的“Copy”版只需要其价格的一半。这样的价格差价,对大多数不知情的消费者来说还是充满吸引力的。

  

  揭发人Diet Prada不仅有照片证据,还掌握了更具说服力的收据证据——该收据显示了在维密工作的买手与这笔巨额订单之间的关联。这一切证据将使维密难以反驳“抄袭Fleur du Mal”的指控。

  

  更劲爆的还不只是这些:Fleur Du Mal的创始人Jennifer Zuccarini其实曾在维密担任过2008 - 2011年的设计总监。据每日邮报报道,她早就离开了这个品牌,并于2012年创办了Fleur du Mal。该品牌凭借着低调奢华的造型,上乘的材质以及前卫大胆的设计理念,迅速成为卡戴珊家族,Ashley Graham,Lady Gaga和Sienna Miller的最爱。像这样刚出世不久,便能得到各界明星们青睐的女性内衣品牌简直是凤毛麟角,这也足可见Jennifer Zuccarini的设计实力了。

  

  Jennifer Zuccarini当时决定离开维密,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设计理念与维密要求的风格无法达到统一。这3年来在维密的锻炼与磨合,让Jennifer Zuccarini走出设计前期的迷茫,并更加确定了自己想走的路线。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在维密工作时,设计出来的产品遭到维密高层的质疑。而现在,曾经如此追求高胸托、性感风格的老东家现在居然抄起了自己的设计。真是讽刺意味十足啊!

  这次的抄袭事件让维密又一次陷入了危机——先是批量购买,再进行流水线生产,最后以价格优势侵蚀对方市场……一系列的举动让维密难逃“恶意竞争”的控告。由于事件暴露,维密的母公司 L Brands股价大跌。资金蒸发还能再赚,可维密在大众心中维持的形象恐怕已经灰飞烟灭。

  新兴女性内衣品牌纷纷崛起,维密还有机会吗?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个法则在时尚界也依然通用。在维密迷失自我的这段日子里,许多新兴的内衣品牌倒是像雨后春笋一般纷纷涌现,而且发展势头十分迅猛。

  由Rihanna一手创造的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就是新势力中的其中一个。

  新奇大胆的设计风格,平易近人的价格,使其一经推出便备受追捧。

  

  与维密不同的是,Savage X Fenty着力打造适合更多人群,有着更多样化设计的产品。它所研发的内衣覆盖了从32A到40DD的所有型号,短裤尺码则从XS一直延申到3X,让不同身材的女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宿”。这点上,Savage X Fenty真正做到了“成为面向所有人的产品”,也彰显了Rihanna“由女性创立,为女性服务”的主张。

  此外,它对模特的选用也一反常规:内衣品牌多数会选择身材姣好的女生当模特,而Savage X Fenty的广告模特则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特色。这一波宣传也吸引了很多苦于买不到合适尺寸的女孩儿们,让她们明显感受到了自信与被尊重。

  

  另一款广受大众追捧的女性内衣品牌Thirdlove也和Savage X Fenty一样,十分关注对身材的包容性。其品牌创始人Heidi Zak认为:“当一个女人爱上某件衣服,主要因为三点——风格,合身和感觉(舒适)。”正因为如此,Thirdlove不仅开发了59种内衣型号,还创新式地设计出了“记忆性女式内衣”,让顾客们穿得更加贴服,舒适。

  

  Thirdlove在刚建立不久时,凭借着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狠狠地“怼”过维密。当时,维密的首席营销官Ed Razek在杂志采访中发表了关于大码模特和跨性别模特的争议性言论,他很明确地表示:维密大秀不会选用这样的模特。此言一出便激起了千层浪。Thirdlove立即在纽约时报上登了一整版的公开信,抨击Ed Razek的观点,并且强调内衣的主要作用就是服务女性,无论她们拥有什么样的体型、年龄、人种及性别认知。

  

  在女性内衣设计行业中,来自法国的YS也是新时代崛起品牌中的佼佼者,它一直有着“史上最文艺内衣”的头衔:其内衣都以文学作品(如诗歌,小说)来命名,充满浪漫感。

  

  同时,它也秉持了法国内衣的一贯风格:自带仙气并且色彩柔美、材质轻薄,无时不刻透露出一丝飘逸气质。YS的产品基本不带钢圈,也不加极厚的海绵垫,穿着起来非常舒适透气。

  面对着这些来势汹汹的同行对手,维密显得非常吃不消——光是Savage X Fenty和Thirdlove,已经在市场中占取了相当的份额,并且逐渐吸引了一直支持维密的老顾客们。秉承着“性感为王”理念的维密,似乎用尽浑身解数也难以讨好现代的女性消费者。

  

  销量下滑,抄袭设计的背后,显现的不仅是维密的颓势,更是一种社会思潮的变化——千禧一代对于“性感”的评判标准早就有所改变,而且,社会对于女性特质和性别职责的刻板印象已经消失殆尽,多元化和包容性才是现在的主流。维密一直以来都以男性心中的“完美身材”为中心,研发出的产品也自然顺应男性的审美,却淡化了消费主力群体——女性们的真正需求。

  我想,什么时候维密能意识到这一点,并重新定位自己的理念,精雕细琢自己的产品,那它扭转乾坤的机会也便会随之而来了。希望它能走得更加长久吧!

  

  冷眼奢华观察站|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

  维密近年来的日子一直都不太好过:先是长腿名模的维密大秀逐渐无人问津,后是“the perfect body”营销活动遭消费者抵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近日,维密又被爆出了抄袭Fleur du mal 内衣品牌的丑闻,而该品牌的创始人曾经担任维密的首席设计师。曾经无比辉煌的时尚内衣品牌如今落得如此田地,真是让人唏嘘。在女性们开始拥抱“舒适主义"并逐渐放弃“取悦男性”的这个时代,维密还能实现自己的弯道超车了吗?

  千禧一代需求改变,维密转型面临挑战

  如果提起维多利亚的秘密,我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它们家腿长2米,拥有天使般精致面庞的模特们:

  

  还有就是其让人脸红心跳的各式产品:

  

  作为当一不二的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曾经是很多女孩儿们衣柜中的羞涩梦想:大胆前卫的造型,繁复而别具一格的花纹,火辣吸睛的款式……似乎拥有了一件这样的内衣,女生们就与维密秀中的模特一样风情万种。

  而维密自身也将“性感”风格贯彻得非常彻底:无论是对天使模特的挑选,还是产品的定位,都追求“展现完美身材”的理念。品牌总裁Grace Nichols更是把它形容成一个“了解顾客生活方式的品牌”,他认为,维密给予消费者魅力,自信,时尚及浪漫,他们清楚什么时装最适合女性的身体和情感需求。

  

  然而,在新时代女性面前,维密真的了解她们的需求吗?

  这项问题的答案可以从维密的公司财报中得出结论:从2016年起,维密的销售业绩就开始急转直下,2017年的营收更是大跌9%。今年和去年,维密的业绩并未出现预期的好转——不仅销售额没有提升,股票市场也连跌不止。这些还算不上是最惨的:维密一年一度举办的电视大秀自开播的25年来一直抢尽噱头,风光无数,观众们也对其非常关注。就是这样的一大盛事,现在也陷入了收视率不断下滑的窘境。据美国媒体报道,维密母公司L Brands集团打算重新评估维密大秀,对其进行重大调整。

  

  产品卖不动了,大秀也没观众买单——维密这个时尚界内衣品牌的常青树,似乎从“枝繁叶茂”逐渐过度到“落叶纷飞”的阶段。而这一切恰好能表明:面对已经成为消费主力的千禧一代,维密没能及时调整自己的步伐,发掘这代人的需求。

  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们是在互联网浪潮下成长的,其感官以及思维方式被各种讯息“洗礼”过,这就潜移默化地造成了他们对个性、多样性的包容。对于极具个性的千禧女孩儿们来说,“性感”只是众多穿衣风格中的一种,并不能代表着全部的时尚风潮,有着更加丰富、与众不同风格的内衣才是她们追求的。在这一点上,只侧重于宣传“性感”理念的维密已经吃了大亏。

  

  另外,新时代女性们既要奋不顾身于公司的996制度,又要抽出时间照顾家庭。在这种繁忙的生活下,她们对自己的穿衣目标基本都定位为时尚且不失舒适,具有实用性。而维密这样外表火辣艳丽的高胸托内衣穿起来并不舒服——为了使聚拢效果更好,内衣的内部通常会附加上厚厚的胸垫和硌人的钢圈。外加上后面一排看上去密密麻麻的扣子,这舒适程度可想而知。一个工作数十小时的女性穿上这种内衣,恐怕和穿刑具没什么区别。

  

  就这样,没能与时俱进,紧随消费者需求的维密将自己逼进了绝境。不过,维密其实也做出了挣扎——在2018年的走秀中,维密展示了自己的蓄势已久的“潮流混搭风”,每一个服饰都用上大量印花图案。可能高层设计师对千禧一代的品味有什么误解,这些造型风格看上去依旧以“性感”为主,而且比往年更加花花绿绿,夹杂了一丝廉价的气息。海内外的网友也表示对这种风格“摸不着头脑”,完全没有想要购买的欲望。

  

  

  为求销量突破,维密踏上抄袭不归路

  夹在四面楚歌的困局中,焦头烂额的维密终究走上了抄袭的不归路。

  近日,根据Diet Prada的一篇文章,维密从内衣品牌Fleur Du Mal订购了价值超过12,500美元的产品,然后开始发布一些非常非常相似的产品。这套被抄袭的设计来自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其时尚元素大多以刺绣、贴花为主。

  在以下的对比照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这两款产品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款式上都没有太大差别。维密的Copy技术也真是“巧夺天工”,连细节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就算如此,Fleur Du Mal从花纹的刺绣水平,整体的观感上来看,还是更加高端细致。

  

  有的网友还嘲讽道:Fleur Du Mal的最初版本真的比维密好看多了。

  

  此外,一些购买者也表示:维密无法拿出自己的原创点子实在让人感到尴尬。

  

  目前,Fleur Du Mal的Lily系列推出了女士内衣内裤,价格从48美元到148美元不等,而维密的“Copy”版只需要其价格的一半。这样的价格差价,对大多数不知情的消费者来说还是充满吸引力的。

  

  揭发人Diet Prada不仅有照片证据,还掌握了更具说服力的收据证据——该收据显示了在维密工作的买手与这笔巨额订单之间的关联。这一切证据将使维密难以反驳“抄袭Fleur du Mal”的指控。

  

  更劲爆的还不只是这些:Fleur Du Mal的创始人Jennifer Zuccarini其实曾在维密担任过2008 - 2011年的设计总监。据每日邮报报道,她早就离开了这个品牌,并于2012年创办了Fleur du Mal。该品牌凭借着低调奢华的造型,上乘的材质以及前卫大胆的设计理念,迅速成为卡戴珊家族,Ashley Graham,Lady Gaga和Sienna Miller的最爱。像这样刚出世不久,便能得到各界明星们青睐的女性内衣品牌简直是凤毛麟角,这也足可见Jennifer Zuccarini的设计实力了。

  

  Jennifer Zuccarini当时决定离开维密,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设计理念与维密要求的风格无法达到统一。这3年来在维密的锻炼与磨合,让Jennifer Zuccarini走出设计前期的迷茫,并更加确定了自己想走的路线。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在维密工作时,设计出来的产品遭到维密高层的质疑。而现在,曾经如此追求高胸托、性感风格的老东家现在居然抄起了自己的设计。真是讽刺意味十足啊!

  这次的抄袭事件让维密又一次陷入了危机——先是批量购买,再进行流水线生产,最后以价格优势侵蚀对方市场……一系列的举动让维密难逃“恶意竞争”的控告。由于事件暴露,维密的母公司 L Brands股价大跌。资金蒸发还能再赚,可维密在大众心中维持的形象恐怕已经灰飞烟灭。

  新兴女性内衣品牌纷纷崛起,维密还有机会吗?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这个法则在时尚界也依然通用。在维密迷失自我的这段日子里,许多新兴的内衣品牌倒是像雨后春笋一般纷纷涌现,而且发展势头十分迅猛。

  由Rihanna一手创造的内衣品牌Savage X Fenty就是新势力中的其中一个。

  新奇大胆的设计风格,平易近人的价格,使其一经推出便备受追捧。

  

  与维密不同的是,Savage X Fenty着力打造适合更多人群,有着更多样化设计的产品。它所研发的内衣覆盖了从32A到40DD的所有型号,短裤尺码则从XS一直延申到3X,让不同身材的女生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宿”。这点上,Savage X Fenty真正做到了“成为面向所有人的产品”,也彰显了Rihanna“由女性创立,为女性服务”的主张。

  此外,它对模特的选用也一反常规:内衣品牌多数会选择身材姣好的女生当模特,而Savage X Fenty的广告模特则环肥燕瘦,各有各的特色。这一波宣传也吸引了很多苦于买不到合适尺寸的女孩儿们,让她们明显感受到了自信与被尊重。

  

  另一款广受大众追捧的女性内衣品牌Thirdlove也和Savage X Fenty一样,十分关注对身材的包容性。其品牌创始人Heidi Zak认为:“当一个女人爱上某件衣服,主要因为三点——风格,合身和感觉(舒适)。”正因为如此,Thirdlove不仅开发了59种内衣型号,还创新式地设计出了“记忆性女式内衣”,让顾客们穿得更加贴服,舒适。

  

  Thirdlove在刚建立不久时,凭借着自己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狠狠地“怼”过维密。当时,维密的首席营销官Ed Razek在杂志采访中发表了关于大码模特和跨性别模特的争议性言论,他很明确地表示:维密大秀不会选用这样的模特。此言一出便激起了千层浪。Thirdlove立即在纽约时报上登了一整版的公开信,抨击Ed Razek的观点,并且强调内衣的主要作用就是服务女性,无论她们拥有什么样的体型、年龄、人种及性别认知。

  

  在女性内衣设计行业中,来自法国的YS也是新时代崛起品牌中的佼佼者,它一直有着“史上最文艺内衣”的头衔:其内衣都以文学作品(如诗歌,小说)来命名,充满浪漫感。

  

  同时,它也秉持了法国内衣的一贯风格:自带仙气并且色彩柔美、材质轻薄,无时不刻透露出一丝飘逸气质。YS的产品基本不带钢圈,也不加极厚的海绵垫,穿着起来非常舒适透气。

  面对着这些来势汹汹的同行对手,维密显得非常吃不消——光是Savage X Fenty和Thirdlove,已经在市场中占取了相当的份额,并且逐渐吸引了一直支持维密的老顾客们。秉承着“性感为王”理念的维密,似乎用尽浑身解数也难以讨好现代的女性消费者。

  

  销量下滑,抄袭设计的背后,显现的不仅是维密的颓势,更是一种社会思潮的变化——千禧一代对于“性感”的评判标准早就有所改变,而且,社会对于女性特质和性别职责的刻板印象已经消失殆尽,多元化和包容性才是现在的主流。维密一直以来都以男性心中的“完美身材”为中心,研发出的产品也自然顺应男性的审美,却淡化了消费主力群体——女性们的真正需求。

  我想,什么时候维密能意识到这一点,并重新定位自己的理念,精雕细琢自己的产品,那它扭转乾坤的机会也便会随之而来了。希望它能走得更加长久吧!

  

  冷眼奢华观察站|iLuxureport

  唯物质主义精神家园,中国第一个用谷歌眼镜采访的自媒体

  在微信上搜索iLuxureport与主页君一起冷眼奢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