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猫




  不知从何时起,学校里上课多了一只猫,无论年级大小,不论楼层高低,每一间教室都能被她光临。有时上课,她闲庭胜步,傲娇地穿梭过道中,一会儿靠靠书包,一会儿又蹭蹭桌腿,惬意地处事不惊——可能她是最不怕讲台上的存在了。

  我有时看着她神秘的黑白外衫,不知觉得有些走神——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又或者能待多久,只知道在爱抚中,每一个孩子都能与她为伍——

  猫缺人生,人失猫纯。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从小就爱猫。

  当时院里面有很多的猫,时不时就不从那辆车底下窜出一只飞奔而驰的猫咪,我们一群小伙伴们就爱追着猫玩——虽然每次我们都必输无疑,但仍然乐此不疲,追完累了,跑到门房大爷那里的躺椅上,瘫下,再哈哈大笑几分,有些貌合神离。

  当然猫咪也不光只有追逐嬉戏的作用,院子里还是有老鼠的,据说把他们引到院子里就是为了逮住那可恶的畜生,可我只见过死老鼠,根本对于活着老鼠是什么概念,直到一年夏天的晚上,坐在里屋看电视的我忽然听见了厨房里锅碗搅动的声音,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一下好奇了起来,想去那里一探究竟。起身,悄无声息地踱步,当我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忽的打开灯,发现有团黑乎乎的玩意儿处在灶台上,似乎对锅里的奶情有独钟。

  “那是老鼠,孩子,见过没?”

  母亲的声音忽然就背后传了过来,有些渗人,不过听见老鼠这两个字,还是不由得打颤起来——老鼠邪恶的象征,这是从小以来的说辞,那如同德古拉一般的存在弄瞎了我的双眼,到如今什么光影都没有文字那般有说服力,我唯一记得,那时的我别过眼睛,靠着妈妈的身子依偎哆嗦。

  五层楼,居然能有老鼠爬上来?姥爷后来说它们是从下水道爬上来的,这样的话让我再次心惊胆战起来,深怕大晚上突然跳到我床上,“嗖嗖嗖”几下把我从被窝里赶出来,占据了温暖,把冰冷的地板留给我——“咦~”一想到这,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总会夜里醒来左顾右盼,竖起耳朵倾听着魔王的奖励降临,期待着能有一场毁天灭地的决战——

  只可惜,那一晚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看来,是猫赢得了战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鼠没了。

  猫会怎样呢?

  上帝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物竞天择的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于是上帝在老鼠退出历史舞台时候将人按在一旁充当霸主——孩子们的放假活动中多出来一条逮猫。

  猫这种生物短跑非常快,眼睛一闭一睁,猫就过去了,所以逮猫成了个体力活,往往需要五个孩子围住一辆车,然后用脚不停在车下试探,最后逼得猫急了,”嗖“的窜了出来,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就需要捉箭人们反应要快一些,其中外围的孩子扮演清道夫的角色,反应要最快,姿势要最帅,直接去逮猫。

  成熟的猫比未成年的孩子显然更有智慧,猫咪们常常一个急转弯就扮演了脚踝终结者,我亲眼看见过有位兄台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模样,而罪魁祸首呢?大摇大摆的走出来饶了兄台一圈,然后才离开——地上留着的昨夜雨后泥泞的梅花,却不知埋下了怎样的种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终于有人逮住猫了。

  过了整整三年,逮猫大业终于有了着落,大家纷纷围观,那是一对刚出生不久的黑白猫仔,可怜巴巴的趴在盒子里。

  抓住他们的是院子里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平时贼鬼灵,脑袋瓜子也聪明,据他说,是他在他家地下室里发现的。

  “这群害人精,都学着不要钱就占着别人家的地不跑了,这以后出去可咋办呀。”

  那鬼小子最后还学他老爸来了这么一句。

  于是,这两只被他逮住的囚犯就这样跟着他来到了他们家——那可能是这院子里最好的房子了,宽敞舒适,电子科技随处可见——当然大部分都是他的玩具把戏——很多小崽子和我一样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天地,那么多只有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玩具,不由得感慨:“哇”。

  鬼小子得意起来,他把盒子随手一扔,就夸夸而谈开,大家都被他的演讲打动了,似乎没有人听见微弱声音从盒子里飘飘穿出。

  忽然,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

  ……

  幼猫们变成小猫了。

  多么动人的两双眼睛,瞳孔上仿佛绣上刺绣,墨蓝色的乖巧,淡淡青色的自然,少了些许深邃却又多了点点俏皮。

  步履蹒跚,似乎走几步就会趴下去,这个时候,那有些生无可恋的猫猫脸着实好笑,不过过一会儿就会站起来继续前进了——四周的孩子们一片欢声笑语,有点嘲笑他们的蠢,却又有点鼓励的意味。

  “加油!”

  孩子们一起高呼。

  那是暑假最后一天,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他们的父母一般的,用自以为的鼓励欢腾告诉他们应该勇敢的走下去——

  “马上开学了,又要回到那监狱了。”

  “就是就是,真想多玩几天……”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但谁都没注意到,小猫们即使摇摇晃晃,但目标却坚定不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年级大了,事情忽然变得超级繁忙了起来。

  那个时候的家庭就像战争时候的国家,频频搞着军备竞赛,各种特长班打着培养兴趣的旗号光拉盟军,建立起一个个军事联盟,在这个世界上拼命地为以后社会地位做着不懈努力——

  不过当时谁会考虑这么多呢?至少是没时间看小猫们了——

  孩子们心里都这么想。

  我到还算幸运,和那个鬼小子是一个奥数班的,每周六日也能见个几面,鬼小子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超级淘气,每次都要和我们班最漂亮的女孩斗上几斗,有时候还和老师来上几次恶作剧——把那时的奥数名师们气的够呛,但又奈何不了这样一个天赋高而且家里牛的人物,只能说“算了算了,调皮孩子。”

  “小猫了?”

  每次聊天都会聊到这个话题,鬼小子倒也爽快:

  “好着呢好着呢!”

  于是摆了摆手,一笑带过。

  小猫的日子逐渐成了一个谜,忽然在无数次被“好着呢”敷衍过后,忽然内心有一种一探究竟的想法。

  老天爷也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机会。

  有一周家里没人,只能去一起上完奥数课的鬼小子家里坐着——但鬼小子却变得不再招摇过市般的浮躁,而是忸怩起来,直到我进了家门,他却不肯往家里面走了——就这样,我暂时成为了这个大家里的少爷,飞奔进了阳台,只剩下黑猫在那里,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哭,那墨蓝色瞳孔中间,暗藏着波澜壮阔的不惑,他迷茫,不解,再也没有了曾经的迷人的俏皮,只剩下了空淡无奇的躯壳,走进去看,那盒子里的斑斑血迹终于让人充满了恐惧。刹那间我感觉后面凉嗖嗖的,本能的回头,看着鬼小子似乎带有歉意的微笑,我忽然往后退了退——即使知道后面再也没有退路。

  “它……经不住玩,就……死了,没事,这种猫我还能养很多,大不了再买几只便是了。”

  ……

  很多年过去,我在见他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曾经的天才,而是一个迷失在世界的玩物小子,和人打架,学会抽烟,自暴自弃却又乐此不疲。

  我没有意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孩子对于一些自己认为对的人物总会打抱不平,譬如说汤姆和杰瑞,我偏爱猫一点。

  每每看见杰瑞欺负汤姆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想冲进电视暴揍一顿杰瑞的冲动——太可恶了,那无疑是对猫的一种侮辱!更有意思的是,无论有多少猫,都无法抓住杰瑞,而汤姆如此被动的情况下,杰瑞却有无数的帮手——狗,人,还有自家亲属……汤姆好像一个恶棍一般,无情的被正义使者杰瑞打到在地,忽然很同情那只猫——永远吃不到本性的食物,就像《喜羊羊与灰太狼》一样,狼永远不是羊的对手。

  不过还是喜欢看,毕竟搞笑,毕竟动画。那时我和我姐都是《猫和老鼠》的忠实粉丝,去上海看世博会的时候,我俩备了一个MP4,在旅途的大巴上尽情享受,以至于把那个刚刚到我手中只有半年的MP4看坏了——为此妈妈还大怒了一番,并且告诉我俩以后不能在看——可那时候谁会担心父母的威胁呢?大不了过一段时间全部忘了。

  随着越看越久后,终于出现了一些不同于以往情节的动画片,有时候汤姆和杰瑞站到统一战线——那就所向睥睨;又有时候杰瑞或汤姆开始想念对方,在遇到一些突发情况的时候,猫离不开老鼠,老鼠终究也忘不了猫,那有爱的画面,似乎让人忘记了,根据造物主安排本应该是天敌的他们,却在那时,放下了仇恨,用爱填满了空白。

  但最让我感受深刻的,还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对于情窦初开的动画场景,但那一集,当付出真心的汤姆永远敌不过富可敌国的他时,他忘记了身旁一直陪伴自己的杰瑞——任何大灾大难,两人生死相依,偏偏爱情命运,最终分道扬镳——但命运还是永远的拴住了这两个老对头,杰瑞的爱情也被无情的物质打到在地,最后的镜头,是双眼无神面庞松散的汤姆与杰瑞坐在铁路上的身影,那样无助,那般可怜,绝望的等待着身后列车的逼近——

  画面戛然而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他在一次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那只黑白相见的猫,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在无人陪伴无人理解的空间里,只剩下他陪着我。

  那一年我16岁,第一次看猫和老鼠已经过了整整十年,十年间风云变化,曾经的玩伴已经不再联系,曾经猫咪也成为了濒危物种。

  但但总有些东西,是抹不去的。

  我拿着乒乓球,和他玩耍,忽然那种快乐与惬意,让人很享受。

  我仿佛看见他也笑了。

  by 落目人

  96

  落目人

  1.1

  2019.07.30 15:41

  字数 3419

  不知从何时起,学校里上课多了一只猫,无论年级大小,不论楼层高低,每一间教室都能被她光临。有时上课,她闲庭胜步,傲娇地穿梭过道中,一会儿靠靠书包,一会儿又蹭蹭桌腿,惬意地处事不惊——可能她是最不怕讲台上的存在了。

  我有时看着她神秘的黑白外衫,不知觉得有些走神——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又或者能待多久,只知道在爱抚中,每一个孩子都能与她为伍——

  猫缺人生,人失猫纯。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从小就爱猫。

  当时院里面有很多的猫,时不时就不从那辆车底下窜出一只飞奔而驰的猫咪,我们一群小伙伴们就爱追着猫玩——虽然每次我们都必输无疑,但仍然乐此不疲,追完累了,跑到门房大爷那里的躺椅上,瘫下,再哈哈大笑几分,有些貌合神离。

  当然猫咪也不光只有追逐嬉戏的作用,院子里还是有老鼠的,据说把他们引到院子里就是为了逮住那可恶的畜生,可我只见过死老鼠,根本对于活着老鼠是什么概念,直到一年夏天的晚上,坐在里屋看电视的我忽然听见了厨房里锅碗搅动的声音,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一下好奇了起来,想去那里一探究竟。起身,悄无声息地踱步,当我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忽的打开灯,发现有团黑乎乎的玩意儿处在灶台上,似乎对锅里的奶情有独钟。

  “那是老鼠,孩子,见过没?”

  母亲的声音忽然就背后传了过来,有些渗人,不过听见老鼠这两个字,还是不由得打颤起来——老鼠邪恶的象征,这是从小以来的说辞,那如同德古拉一般的存在弄瞎了我的双眼,到如今什么光影都没有文字那般有说服力,我唯一记得,那时的我别过眼睛,靠着妈妈的身子依偎哆嗦。

  五层楼,居然能有老鼠爬上来?姥爷后来说它们是从下水道爬上来的,这样的话让我再次心惊胆战起来,深怕大晚上突然跳到我床上,“嗖嗖嗖”几下把我从被窝里赶出来,占据了温暖,把冰冷的地板留给我——“咦~”一想到这,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总会夜里醒来左顾右盼,竖起耳朵倾听着魔王的奖励降临,期待着能有一场毁天灭地的决战——

  只可惜,那一晚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看来,是猫赢得了战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鼠没了。

  猫会怎样呢?

  上帝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物竞天择的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于是上帝在老鼠退出历史舞台时候将人按在一旁充当霸主——孩子们的放假活动中多出来一条逮猫。

  猫这种生物短跑非常快,眼睛一闭一睁,猫就过去了,所以逮猫成了个体力活,往往需要五个孩子围住一辆车,然后用脚不停在车下试探,最后逼得猫急了,”嗖“的窜了出来,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就需要捉箭人们反应要快一些,其中外围的孩子扮演清道夫的角色,反应要最快,姿势要最帅,直接去逮猫。

  成熟的猫比未成年的孩子显然更有智慧,猫咪们常常一个急转弯就扮演了脚踝终结者,我亲眼看见过有位兄台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模样,而罪魁祸首呢?大摇大摆的走出来饶了兄台一圈,然后才离开——地上留着的昨夜雨后泥泞的梅花,却不知埋下了怎样的种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终于有人逮住猫了。

  过了整整三年,逮猫大业终于有了着落,大家纷纷围观,那是一对刚出生不久的黑白猫仔,可怜巴巴的趴在盒子里。

  抓住他们的是院子里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平时贼鬼灵,脑袋瓜子也聪明,据他说,是他在他家地下室里发现的。

  “这群害人精,都学着不要钱就占着别人家的地不跑了,这以后出去可咋办呀。”

  那鬼小子最后还学他老爸来了这么一句。

  于是,这两只被他逮住的囚犯就这样跟着他来到了他们家——那可能是这院子里最好的房子了,宽敞舒适,电子科技随处可见——当然大部分都是他的玩具把戏——很多小崽子和我一样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天地,那么多只有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玩具,不由得感慨:“哇”。

  鬼小子得意起来,他把盒子随手一扔,就夸夸而谈开,大家都被他的演讲打动了,似乎没有人听见微弱声音从盒子里飘飘穿出。

  忽然,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

  ……

  幼猫们变成小猫了。

  多么动人的两双眼睛,瞳孔上仿佛绣上刺绣,墨蓝色的乖巧,淡淡青色的自然,少了些许深邃却又多了点点俏皮。

  步履蹒跚,似乎走几步就会趴下去,这个时候,那有些生无可恋的猫猫脸着实好笑,不过过一会儿就会站起来继续前进了——四周的孩子们一片欢声笑语,有点嘲笑他们的蠢,却又有点鼓励的意味。

  “加油!”

  孩子们一起高呼。

  那是暑假最后一天,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他们的父母一般的,用自以为的鼓励欢腾告诉他们应该勇敢的走下去——

  “马上开学了,又要回到那监狱了。”

  “就是就是,真想多玩几天……”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但谁都没注意到,小猫们即使摇摇晃晃,但目标却坚定不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年级大了,事情忽然变得超级繁忙了起来。

  那个时候的家庭就像战争时候的国家,频频搞着军备竞赛,各种特长班打着培养兴趣的旗号光拉盟军,建立起一个个军事联盟,在这个世界上拼命地为以后社会地位做着不懈努力——

  不过当时谁会考虑这么多呢?至少是没时间看小猫们了——

  孩子们心里都这么想。

  我到还算幸运,和那个鬼小子是一个奥数班的,每周六日也能见个几面,鬼小子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超级淘气,每次都要和我们班最漂亮的女孩斗上几斗,有时候还和老师来上几次恶作剧——把那时的奥数名师们气的够呛,但又奈何不了这样一个天赋高而且家里牛的人物,只能说“算了算了,调皮孩子。”

  “小猫了?”

  每次聊天都会聊到这个话题,鬼小子倒也爽快:

  “好着呢好着呢!”

  于是摆了摆手,一笑带过。

  小猫的日子逐渐成了一个谜,忽然在无数次被“好着呢”敷衍过后,忽然内心有一种一探究竟的想法。

  老天爷也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机会。

  有一周家里没人,只能去一起上完奥数课的鬼小子家里坐着——但鬼小子却变得不再招摇过市般的浮躁,而是忸怩起来,直到我进了家门,他却不肯往家里面走了——就这样,我暂时成为了这个大家里的少爷,飞奔进了阳台,只剩下黑猫在那里,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哭,那墨蓝色瞳孔中间,暗藏着波澜壮阔的不惑,他迷茫,不解,再也没有了曾经的迷人的俏皮,只剩下了空淡无奇的躯壳,走进去看,那盒子里的斑斑血迹终于让人充满了恐惧。刹那间我感觉后面凉嗖嗖的,本能的回头,看着鬼小子似乎带有歉意的微笑,我忽然往后退了退——即使知道后面再也没有退路。

  “它……经不住玩,就……死了,没事,这种猫我还能养很多,大不了再买几只便是了。”

  ……

  很多年过去,我在见他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曾经的天才,而是一个迷失在世界的玩物小子,和人打架,学会抽烟,自暴自弃却又乐此不疲。

  我没有意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孩子对于一些自己认为对的人物总会打抱不平,譬如说汤姆和杰瑞,我偏爱猫一点。

  每每看见杰瑞欺负汤姆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想冲进电视暴揍一顿杰瑞的冲动——太可恶了,那无疑是对猫的一种侮辱!更有意思的是,无论有多少猫,都无法抓住杰瑞,而汤姆如此被动的情况下,杰瑞却有无数的帮手——狗,人,还有自家亲属……汤姆好像一个恶棍一般,无情的被正义使者杰瑞打到在地,忽然很同情那只猫——永远吃不到本性的食物,就像《喜羊羊与灰太狼》一样,狼永远不是羊的对手。

  不过还是喜欢看,毕竟搞笑,毕竟动画。那时我和我姐都是《猫和老鼠》的忠实粉丝,去上海看世博会的时候,我俩备了一个MP4,在旅途的大巴上尽情享受,以至于把那个刚刚到我手中只有半年的MP4看坏了——为此妈妈还大怒了一番,并且告诉我俩以后不能在看——可那时候谁会担心父母的威胁呢?大不了过一段时间全部忘了。

  随着越看越久后,终于出现了一些不同于以往情节的动画片,有时候汤姆和杰瑞站到统一战线——那就所向睥睨;又有时候杰瑞或汤姆开始想念对方,在遇到一些突发情况的时候,猫离不开老鼠,老鼠终究也忘不了猫,那有爱的画面,似乎让人忘记了,根据造物主安排本应该是天敌的他们,却在那时,放下了仇恨,用爱填满了空白。

  但最让我感受深刻的,还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对于情窦初开的动画场景,但那一集,当付出真心的汤姆永远敌不过富可敌国的他时,他忘记了身旁一直陪伴自己的杰瑞——任何大灾大难,两人生死相依,偏偏爱情命运,最终分道扬镳——但命运还是永远的拴住了这两个老对头,杰瑞的爱情也被无情的物质打到在地,最后的镜头,是双眼无神面庞松散的汤姆与杰瑞坐在铁路上的身影,那样无助,那般可怜,绝望的等待着身后列车的逼近——

  画面戛然而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他在一次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那只黑白相见的猫,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在无人陪伴无人理解的空间里,只剩下他陪着我。

  那一年我16岁,第一次看猫和老鼠已经过了整整十年,十年间风云变化,曾经的玩伴已经不再联系,曾经猫咪也成为了濒危物种。

  但但总有些东西,是抹不去的。

  我拿着乒乓球,和他玩耍,忽然那种快乐与惬意,让人很享受。

  我仿佛看见他也笑了。

  by 落目人

  不知从何时起,学校里上课多了一只猫,无论年级大小,不论楼层高低,每一间教室都能被她光临。有时上课,她闲庭胜步,傲娇地穿梭过道中,一会儿靠靠书包,一会儿又蹭蹭桌腿,惬意地处事不惊——可能她是最不怕讲台上的存在了。

  我有时看着她神秘的黑白外衫,不知觉得有些走神——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又或者能待多久,只知道在爱抚中,每一个孩子都能与她为伍——

  猫缺人生,人失猫纯。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从小就爱猫。

  当时院里面有很多的猫,时不时就不从那辆车底下窜出一只飞奔而驰的猫咪,我们一群小伙伴们就爱追着猫玩——虽然每次我们都必输无疑,但仍然乐此不疲,追完累了,跑到门房大爷那里的躺椅上,瘫下,再哈哈大笑几分,有些貌合神离。

  当然猫咪也不光只有追逐嬉戏的作用,院子里还是有老鼠的,据说把他们引到院子里就是为了逮住那可恶的畜生,可我只见过死老鼠,根本对于活着老鼠是什么概念,直到一年夏天的晚上,坐在里屋看电视的我忽然听见了厨房里锅碗搅动的声音,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一下好奇了起来,想去那里一探究竟。起身,悄无声息地踱步,当我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忽的打开灯,发现有团黑乎乎的玩意儿处在灶台上,似乎对锅里的奶情有独钟。

  “那是老鼠,孩子,见过没?”

  母亲的声音忽然就背后传了过来,有些渗人,不过听见老鼠这两个字,还是不由得打颤起来——老鼠邪恶的象征,这是从小以来的说辞,那如同德古拉一般的存在弄瞎了我的双眼,到如今什么光影都没有文字那般有说服力,我唯一记得,那时的我别过眼睛,靠着妈妈的身子依偎哆嗦。

  五层楼,居然能有老鼠爬上来?姥爷后来说它们是从下水道爬上来的,这样的话让我再次心惊胆战起来,深怕大晚上突然跳到我床上,“嗖嗖嗖”几下把我从被窝里赶出来,占据了温暖,把冰冷的地板留给我——“咦~”一想到这,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总会夜里醒来左顾右盼,竖起耳朵倾听着魔王的奖励降临,期待着能有一场毁天灭地的决战——

  只可惜,那一晚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看来,是猫赢得了战争。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鼠没了。

  猫会怎样呢?

  上帝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物竞天择的机会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于是上帝在老鼠退出历史舞台时候将人按在一旁充当霸主——孩子们的放假活动中多出来一条逮猫。

  猫这种生物短跑非常快,眼睛一闭一睁,猫就过去了,所以逮猫成了个体力活,往往需要五个孩子围住一辆车,然后用脚不停在车下试探,最后逼得猫急了,”嗖“的窜了出来,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就需要捉箭人们反应要快一些,其中外围的孩子扮演清道夫的角色,反应要最快,姿势要最帅,直接去逮猫。

  成熟的猫比未成年的孩子显然更有智慧,猫咪们常常一个急转弯就扮演了脚踝终结者,我亲眼看见过有位兄台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的模样,而罪魁祸首呢?大摇大摆的走出来饶了兄台一圈,然后才离开——地上留着的昨夜雨后泥泞的梅花,却不知埋下了怎样的种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终于有人逮住猫了。

  过了整整三年,逮猫大业终于有了着落,大家纷纷围观,那是一对刚出生不久的黑白猫仔,可怜巴巴的趴在盒子里。

  抓住他们的是院子里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平时贼鬼灵,脑袋瓜子也聪明,据他说,是他在他家地下室里发现的。

  “这群害人精,都学着不要钱就占着别人家的地不跑了,这以后出去可咋办呀。”

  那鬼小子最后还学他老爸来了这么一句。

  于是,这两只被他逮住的囚犯就这样跟着他来到了他们家——那可能是这院子里最好的房子了,宽敞舒适,电子科技随处可见——当然大部分都是他的玩具把戏——很多小崽子和我一样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天地,那么多只有在电视里才能见到的玩具,不由得感慨:“哇”。

  鬼小子得意起来,他把盒子随手一扔,就夸夸而谈开,大家都被他的演讲打动了,似乎没有人听见微弱声音从盒子里飘飘穿出。

  忽然,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涌上心头。

  ……

  幼猫们变成小猫了。

  多么动人的两双眼睛,瞳孔上仿佛绣上刺绣,墨蓝色的乖巧,淡淡青色的自然,少了些许深邃却又多了点点俏皮。

  步履蹒跚,似乎走几步就会趴下去,这个时候,那有些生无可恋的猫猫脸着实好笑,不过过一会儿就会站起来继续前进了——四周的孩子们一片欢声笑语,有点嘲笑他们的蠢,却又有点鼓励的意味。

  “加油!”

  孩子们一起高呼。

  那是暑假最后一天,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他们的父母一般的,用自以为的鼓励欢腾告诉他们应该勇敢的走下去——

  “马上开学了,又要回到那监狱了。”

  “就是就是,真想多玩几天……”

  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但谁都没注意到,小猫们即使摇摇晃晃,但目标却坚定不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年级大了,事情忽然变得超级繁忙了起来。

  那个时候的家庭就像战争时候的国家,频频搞着军备竞赛,各种特长班打着培养兴趣的旗号光拉盟军,建立起一个个军事联盟,在这个世界上拼命地为以后社会地位做着不懈努力——

  不过当时谁会考虑这么多呢?至少是没时间看小猫们了——

  孩子们心里都这么想。

  我到还算幸运,和那个鬼小子是一个奥数班的,每周六日也能见个几面,鬼小子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但超级淘气,每次都要和我们班最漂亮的女孩斗上几斗,有时候还和老师来上几次恶作剧——把那时的奥数名师们气的够呛,但又奈何不了这样一个天赋高而且家里牛的人物,只能说“算了算了,调皮孩子。”

  “小猫了?”

  每次聊天都会聊到这个话题,鬼小子倒也爽快:

  “好着呢好着呢!”

  于是摆了摆手,一笑带过。

  小猫的日子逐渐成了一个谜,忽然在无数次被“好着呢”敷衍过后,忽然内心有一种一探究竟的想法。

  老天爷也给了我一次很好的机会。

  有一周家里没人,只能去一起上完奥数课的鬼小子家里坐着——但鬼小子却变得不再招摇过市般的浮躁,而是忸怩起来,直到我进了家门,他却不肯往家里面走了——就这样,我暂时成为了这个大家里的少爷,飞奔进了阳台,只剩下黑猫在那里,那一刻,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哭,那墨蓝色瞳孔中间,暗藏着波澜壮阔的不惑,他迷茫,不解,再也没有了曾经的迷人的俏皮,只剩下了空淡无奇的躯壳,走进去看,那盒子里的斑斑血迹终于让人充满了恐惧。刹那间我感觉后面凉嗖嗖的,本能的回头,看着鬼小子似乎带有歉意的微笑,我忽然往后退了退——即使知道后面再也没有退路。

  “它……经不住玩,就……死了,没事,这种猫我还能养很多,大不了再买几只便是了。”

  ……

  很多年过去,我在见他的时候,看到的不是曾经的天才,而是一个迷失在世界的玩物小子,和人打架,学会抽烟,自暴自弃却又乐此不疲。

  我没有意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孩子对于一些自己认为对的人物总会打抱不平,譬如说汤姆和杰瑞,我偏爱猫一点。

  每每看见杰瑞欺负汤姆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想冲进电视暴揍一顿杰瑞的冲动——太可恶了,那无疑是对猫的一种侮辱!更有意思的是,无论有多少猫,都无法抓住杰瑞,而汤姆如此被动的情况下,杰瑞却有无数的帮手——狗,人,还有自家亲属……汤姆好像一个恶棍一般,无情的被正义使者杰瑞打到在地,忽然很同情那只猫——永远吃不到本性的食物,就像《喜羊羊与灰太狼》一样,狼永远不是羊的对手。

  不过还是喜欢看,毕竟搞笑,毕竟动画。那时我和我姐都是《猫和老鼠》的忠实粉丝,去上海看世博会的时候,我俩备了一个MP4,在旅途的大巴上尽情享受,以至于把那个刚刚到我手中只有半年的MP4看坏了——为此妈妈还大怒了一番,并且告诉我俩以后不能在看——可那时候谁会担心父母的威胁呢?大不了过一段时间全部忘了。

  随着越看越久后,终于出现了一些不同于以往情节的动画片,有时候汤姆和杰瑞站到统一战线——那就所向睥睨;又有时候杰瑞或汤姆开始想念对方,在遇到一些突发情况的时候,猫离不开老鼠,老鼠终究也忘不了猫,那有爱的画面,似乎让人忘记了,根据造物主安排本应该是天敌的他们,却在那时,放下了仇恨,用爱填满了空白。

  但最让我感受深刻的,还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对于情窦初开的动画场景,但那一集,当付出真心的汤姆永远敌不过富可敌国的他时,他忘记了身旁一直陪伴自己的杰瑞——任何大灾大难,两人生死相依,偏偏爱情命运,最终分道扬镳——但命运还是永远的拴住了这两个老对头,杰瑞的爱情也被无情的物质打到在地,最后的镜头,是双眼无神面庞松散的汤姆与杰瑞坐在铁路上的身影,那样无助,那般可怜,绝望的等待着身后列车的逼近——

  画面戛然而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他在一次出现在教室里的时候——那只黑白相见的猫,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在无人陪伴无人理解的空间里,只剩下他陪着我。

  那一年我16岁,第一次看猫和老鼠已经过了整整十年,十年间风云变化,曾经的玩伴已经不再联系,曾经猫咪也成为了濒危物种。

  但但总有些东西,是抹不去的。

  我拿着乒乓球,和他玩耍,忽然那种快乐与惬意,让人很享受。

  我仿佛看见他也笑了。

  by 落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