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夜路请放声歌唱,有一个夜晚我曾听过最美的歌声


  

  文|耿艳菊

  在城市生活,我没有走夜路的习惯,因为笨而胆小。日光辉煌里犹自迷迷糊糊,过马路更是东张西望,紧张得不行。

  上周五工作忙到很晚,下地铁,已是十点多了。从地铁到家要走十五分钟,这段路有点荒凉,一边是马路,一边是拆迁后的狼藉,野草丛生里幽静得吓人,总觉得有什么隐藏在那里。

  路灯很密,昏暗的光聚集起来,夜不黑,却是混混沌沌的,像眼前罩了一层纱,扯又扯不掉,真烦人。幸好是夏季,稀稀疏疏有三两晚归的人,虽是低着头急急往家赶,但我胆战心惊的怕缓和了两分。

  我亦低头疾走,忽然竟蹿到面前一只小狗,大惊失色下急急往后退,心砰砰跳得厉害。然后就听到了一声呵斥,一对中年夫妻站在我面前,他们关切地询问和道歉。原来天热睡不着,他们在遛弯呢。

  我紧张的心弦放下来,蓦然一抬头,远处楼群灯火辉煌,灰苍苍的天幕上竟镶着几点钻石似的小星星。

  

  有多久没看到星星了?星辉和月光如今是稀罕物。很多时候,是没那份闲情了。即使偶然萌发一点点,城市的灯光比日月星辰都稠密,心中弥漫的诗意也黯淡了下去。况且,我们习惯了低头,匆忙赶路或依赖性地不由自主地摆弄手机。我们早已遗忘了抬头仰望的姿势,星空的美远远地淡淡地在记忆中模糊成一张照片。

  阿勒泰的李娟说,走夜路,请放声歌唱。真的如此。伴着星星和宋词,后边的路我走得很轻盈,忘记了怕。

  我一直是个胆小的人,但过去我生活在乡村,没少走夜路。那时没有路灯,星辉便是天空赐予我们的光亮,一点不觉得怕。

  

  从小学三年级始,我们就到学校上早读,学校在另一个村庄,要经过长长的庄稼地才能到。邻家姐姐勤快,每次都起得很早,喊胡同里的小伙伴去学校。月亮挂在天上,星星眨着眼,我们沐浴着星辉走在乡间小路上,大声聊天唱歌背课文,嘻嘻哈?宦啡髀ιS惺保颐腔够嶙鲆桓龉爬系挠蜗罚旁铝列切亲摺N颐亲撸铝列切且沧摺N颐峭#且餐!T铝列切呛臀颐钦媲捉猛婕恕?

  中学以后,我没有选择住校,学校在镇上,与家相距二里地,常常是头顶星星出门,踏着月色回家,非常美,非常快乐。犹记得初一时,学校的一位老师下了晚自习和我们一同回家,寂静的柏油马路上,偶尔一辆车唰一下开过去,又留下长长的寂静。老师抬头看看,一轮皓月正当空,说,我教你们唱歌吧。说着就唱起来:“河山只在我梦萦/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胸中重千斤/不论何时,不论何地/心中一样亲。”

  老师的歌声回荡在夜色里,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声音。多年后,当我在异乡街头听到这首《中国心》时,心里一震,眼前浮现出月亮的皓朗和星星的光辉。

  

  莎翁说:“我们的生活,可以远离尘嚣。森林中有树木窃窃私语,流淌不息的小溪似万卷书籍……”真的能远离尘嚣吗?梭罗也只是在瓦尔登湖住了两年,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红尘万丈,牵绊太多。

  最近在读德富芦花的《自然与人生》,开篇便是《面对自然五分钟》。远离尘嚣如梦想在云端,我们总可以借鉴一下德富芦花,面对星空五分钟,也是很美的事。劳累了一天,推开阳台的门,让自己静静地待一会儿,七八个星天外,原来是一个浩瀚的世界。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