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第一次见王妃,被她的美貌惊呆了


  小说:公主第一次见王妃,被她的美貌惊呆了

  陆千寒来月事第一天,痛得在床上打滚,无论看了多少大夫,皆说寒气侵骨,药食无灵。寒气侵骨,无非是那次被嫡母罚跪雪地留下的后遗症。

  陆千寒只是躺在床上,咬着下唇,任由锦儿给她换了一趟又一趟的热毛巾敷肚,她无力折腾。

  随着吱的一声,门,被推开,楚南枫站在门口,房内刺鼻的山草药袭鼻而来,而看到桌子上那碗乌黑的药,眉心轻微的纠了一下,自从言初心不在后,他最厌烦这些草药味,就算自己生病了,他也不会吃药,在他心里,这药味折磨了言初心短暂的生命。

  楚南枫掩着鼻子,不耐烦的说,“不舒服就去看大夫,还有,晚上宫里有场家宴,给你半炷香的时间收拾下,我去书房等你。”

  “王爷……”陆千寒扶着床柱坐起来,楚南枫已经走得老远,没有踪迹了。

  锦儿担忧的问,“王妃,要不奴婢了去跟王爷报备一下,你就躺着休息?”

  陆千寒用手托着额头,隔了一会才摇摇头,“不了,你帮我打盘热水来,我洗把脸。”

  “可是王妃你……”

  “去吧!”陆千寒咬着牙根,从咽喉里挤出这两个字,深深吐口气来缓解腹部带来的阵阵痛感。

  三月的延京,夜凉如水,习习微风,吹着让人很精神,这场宫宴在永和宫的院子内,空旷的院子飘着淡淡的菊香,芬芳沁人。

  才进入永和宫,楚南枫便跟几个王子闲聊起来,陆千寒乐得清闲的靠着锦儿的手小歇。

  一个小姑娘从外面窜跳着进来,把陆千寒硬生生的撞了下,陆千寒本能的闭紧双目,吃痛的呻吟一下。

  锦儿一把拉住姑娘的衣袖,抱怨着,“走路不带眼啊,知不知道我们王妃不舒……”

  陆千寒按住锦儿的嘴,她深知,宫里的女人,除了宫女,哪个是能让你叫嚣的。

  轻脂薄粉难掩陆千寒苍白的脸色,她陪笑着,“我家丫头粗蛮不懂事,让你见笑了。”

  “不碍事,不碍事。”姑娘笑得十分灿烂,盯着陆千寒,自带陶醉,“没想宫里还有这么好看的女子。”

  陆千寒抿嘴浅笑,“区区皮囊,哪有姑娘你有灵性。”

  “是么,我母妃也是这么说的。”姑娘毫不收敛的说。

  “母妃?姑娘是?”

  “静和公主。”静和公主得瑟的应着,“那天仙姐姐是谁,怎么会来参加皇祖母的寿宴的?”

  陆千寒呼口气,这信息量有点大,静和公主,这么说,楚南枫自小寄住在贤妃那里,贤妃的女儿,也算是他比较亲近的妹妹,还有,今天是太后的生辰,楚南枫竟只字没跟她提,他这是什么意思?

  见陆千寒凝神,静和用手掌在她面前晃两下,“天仙姐姐,你想什么呢?”

  陆千寒拉过静和的手表亲昵,“我才不是什么天仙姐姐呢,我是你的王妃嫂嫂。”

  “南枫哥哥的王妃嫂嫂?”

  “嗯嗯。”陆千寒笑着点头。

  静和看了一下陆千寒,嘟囔着说,“这么好的嫂嫂,南枫哥哥怎么会不喜欢呢。”

  才说完,静和就意识到好像说错话了,她用手掩住嘴巴,调皮的眨着眼睛。

  陆千寒浅笑,没有太在意,倒是进来的一位妇人吸引了她的注意。

  妇人年过半百,却是身材婀娜,一身紫色长裙把她衬得十分华贵,看着身边的男人,眉目间温柔至极,却又夹一丝清冷,这点清冷,或者是因为男子身边的另一女子吧,这女子倒是年纪轻轻,一身媚骨。

  “那女的是谁啊?”

  “晋王妃。”静和朝着陆千寒的目光看去,刚才的笑意已然没有了,“那个男的就是晋皇叔了,本来跟皇婶好好的,皇婶病了些年,他就跟府里的舞姬搞到一起了,一把年纪,不知羞耻。”

  陆千寒微张着口惊讶,想来贤妃跟皇上把静和保护得很好,在这深宫内院,居然能这么天真,终究不知是好事还有坏事,但还是好心提醒,“公主,你还小,不要妄论长辈的事情,给别人听到了,拿来说事,你就吃亏了。”

  静和嘟嘴,“我才不小了,都可以嫁人了,皇祖母最疼我了,等会我就向她请旨赐婚。”

  “哦,哪家公子这么有福气,能得到我们静和公主的青睐啊?”见静和一脸高兴的样子,陆千寒打趣的问。

  静和本来阳光的脸瞬间变得温和,微低着头,害羞的说,“凌云哥哥。”

  “小侯爷顾凌云?”陆千寒被吓住了。

  静和点头,“怎么样,凌云哥哥是不是很好啊。”

  陆千寒倒吸口冷气,故作轻松的问,“你那么讨厌晋皇叔欺负皇婶,可是听说,那顾小侯爷可是出了名的花心,他可比晋皇叔还不堪,公主怎么会喜欢他那样的人呢?”

  静和微昂着头,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我是公主,凌云哥哥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欺负我,再说,皇祖母下的旨意,我又对他那么好,他一定会陪我好好居家过日子的。”

  想起顾凌云那狂傲的表情,那不受羁绊的性子,还有望醉楼那次,陆千寒大概认为,顾凌云喜欢的应该是那种温情识才的女子,断然不会像静和这般率直可爱的姑娘。

  陆千寒试探性的问,“公主有没有想过,小侯爷若是抗旨不遵呢?”

  “他敢?”

  “他若是敢呢?”陆千寒严苟的说,“公主自小跟小侯爷一起长大,他是什么性子,你比我更清楚,他若执意抗旨不遵,那可就死罪难逃,公主可得想好。”

  静和抓着头,低着头,“可是我问过凌云哥哥几次了,他都说这辈子不会成亲的,他不想过被束缚的日子,除了父王和皇祖母的旨意,他才有可能娶我啊。”

  陆千寒捋一下静和额前的碎发,温和的说,“傻丫头,跟心爱的人成亲,那就不是束缚了,你可以用自己的真情实意去打动他,但是,请旨赐婚,这何异于用刀子架在他脖子上,让他娶你。当然,他若是从了,也还好,若是不从,不白白的赔上了性命,公主舍得吗。”

  “我……”静和想要争辩,好像陆千寒说的又完全在理,便没争论。

  太后跟皇上等人出席,众人便下跪施礼,回座。

  陆千寒不忘拉住静和,再三叮咛,“公主三思,切莫请旨赐婚。”

  静和看一眼诚恳的陆千寒,又扭头去看着顾凌云,最后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