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豆和丈夫高先生之故事一


  

  大医精诚

  故事以小说的形式,根据多年工作经验,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我当了快四十年的医生,前十多年在内科系统;后二十多年在精神心理科,尤其在精神心理科工作,收获了另一种感悟:对人的大脑神经系统、精神心理健康的态度变了;不再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而是成了一个观察力更敏锐的医生、一个心胸更包容的人。

  现在的我面对门诊工作,面对大脑ct、Mr等图片,和血液生化检查,对前十多年的我来说,可能只看到病因和排除的病因,而后的我却看到疾病背后、每个人都有的故事。

  每个患者,背后有家人、有亲戚、有闺蜜、有朋友,故事发人深省!

  故事一

  青豆是高先生的妻子,以她的角度,描写她在丈夫患病后的心路、看病历程。

  小说(虚构,以青豆第一人称来写)

  我叫青豆,家住在某省某个地级市,丈夫三年前失业在家。

  失业后的两、三年来,我快六十岁的丈夫高先生,他经常失眠、噩梦,头晕、头痛,心跳、心悸、手抖,头发也变白了;

  丈夫高先生,尤其变得神经质,怀疑妻子我;我平日喜欢唱歌、跳舞、时装表演,他怀疑我和一起时装表演的带队人,有出轨的可能,限制我参加所有的活动,如果不听他的话,我最怕的是,丈夫高先生还会离家出走,让我几天几夜的找他,搞的我精神快崩溃了;

  生活里有一个简单的道理,烦恼和洒脱也只是一线之间的距离,一颗悲观的心足够把一切埋没,一颗豁达的心也足够点亮一个世界。

  因为丈夫高先生,妻子我信佛祖了,曾经到佛堂,拜拜;

  喜欢以上的佛语,看了很心安!

  有时觉得,看佛经里面的佛语,会心安、会放下。

  医生曾经怀疑他是,内分泌疾病:甲状腺机能亢进,俗称:甲亢;

  去医院检查是出来了,结果却是阴性,即是正常的,本应拿去给孙医生看有个交待了,平日里我们一家三口,包括公公、婆婆都找的孙医生看病,可以说,孙医生和我们家是世交;

  但他又有顾虑了,又反悔了,说之前给孙医生看过别的医生的药方,怕是全医疗届、乃至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了,全对他有看法了;天,又是怀疑,又不信任孙医生了。

  之后的两、三个月,那个医院他都不肯去,再也不肯去了,我只好求神拜佛了;或许,求佛祖保佑,起码那是一种信仰,一种希望,就好像黑乎乎的夜晚里,看不到方向,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前面有一张灯,照亮我要走的路......

  真是平时不烧香,临急抱佛脚;

  我首先想到的是他大嫂,大嫂父亲原先是算命先生,她也很热心帮我问了这方面的人。

  孙医生说有人也曾有这方面的精神心理问题,后来查CT是脑部梗塞,按照脑部梗塞治疗就好了,孙医生也要求高先生查一下,头部CT;

  但是最近他却老怀疑妻子我,烧的水、做的饭菜有问题,会不会加害于他?

  当我告知丈夫高先生要检查头部CT,他死活不肯做检查;

  丈夫高先生上面有二个哥一个姐,没有人知道丈夫高先生的生辰八字,这些哥哥姐姐们没亲情,不可原谅之;

路堵死了,要不还想花钱请人消灾的。人到了没办法的时候,总是想尽办法;这时候,我想只要不是杀人放火,什么办法都想去试一试。

  闺蜜介绍的法云大师那里我去了,还说南山寺很灵,一直想等儿子毕业和他一起去;

  某天儿子正好本科毕业答辩,丈夫高先生居然认为儿子有生命危险,反反复复地、重重复复地打电话;

  唉,只能计划某天就去南山寺,求佛;那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叫闺蜜陪我,她不肯,说有事,不过她倒给我指路,说汽车总站每天上午9 点半有一班车直到南山寺;

  原来如此,我很高兴,某天,天蒙蒙亮,早早起床了,拿了一瓶水,背着包包上路了。闺蜜提醒带身份证,现在出市区都要身份证买票的。

  好久没有独立出门了,结婚后变得依赖多了,少了年少时的果断和勇敢。只是为了丈夫高先生,还是义无反顾。

  汽车走两、三小时就到了,我担心的事情来了,这车一个小时后就返回了,一天只有这一趟,我要办的事还没办呢,之前闺蜜想过找她开的士的哥哥帮忙,包车可不便宜,人家咋去我咋去吧,大不了先找车回城,再回来,每半小时有一趟。

  车上有人建议我可在南山寺过一晚再回去,吃住免费的;

  但是我怕年老的父亲担心,之前我和父亲说过我的想法,他就叫我别去,说是现在世道太复杂了。

  既来之则安之,先拜见各路神仙再说。

  南山寺我早已闻其名,闺蜜很推崇这里,说几次带了同事来此参拜,说有个家庭事务咨询部,有求必应。

  一下车,我便为它的雄伟壮观的外观惊呆了;这南山寺原本在城区内,始建于盛唐时期,目前这个是2011年建成,有大雄宝殿,城隍殿,观音殿,地状王殿等。

  闺蜜嘱我在地状王殿多拜拜,那里还设置家庭事务部,处理家庭事务的。

  闺蜜还要我一定要写牌位,一路上好在有她指点,我拜完各路神仙后,给了功德箱后就去到楼上写牌位。

  地状王我给最多了;其他的几十元,随喜随缘吧。

  写牌位顺带将双方父母家人都写上了,还特意给丈夫高先生写了黄贴,只是写姓名,地址,要解决的疾病就行了;

  我写的是焦虑症,义工阿姨看了说,最好是带人来斋戒十几天,是不是得在这里闭关修炼、颂经十几天?

  天啊,我如何动员丈夫高先生过来?我能来就不错了。

  过后闺蜜说牌位很有用,但愿吧。內厅还有一种保长久的,但一张帖要百元或者百元以上,我没带够钱,也不知是否有用,没有答应。

  门口的写牌位是免费的。

  南山寺的好处是不强求,连烧的香都是免费的,不懂的可问随处可见的义工。有时他们还会开导来这里的人。

  拜完去找斋饭,只有菜没有饭了,有开水提供。我只好胡乱吃点菜充饥;

  那天,天很蓝,阳光特别的猛,我却比平时精神,神奇的是,快到南山寺时,爬着、爬着,一直疼痛了好几天的大腿,突然间不疼不痛了!

  想象着,佛祖保佑我,也保佑丈夫高先生吧!

  因为,丈夫高先生不肯就医,医生说,这叫做:没有自知力;所以,求医路上很艰辛。

  送他去医院看病时要叫上他姐姐,姐夫才行。他对上医院很是抗拒,几次都不肯上车去医院看病。

  于是某天,千万般的劝说才去了上级医院,一路上也是很抵触,先看神经科,本想做检查排除脑梗的,但医生介绍去看精神心理科。找来保安帮忙才顺利看上病。医生建议暂时看门诊,开了药,想必他是不会吃的,医生说他是幻觉妄想状态;

  天,它是不是高于焦虑症、抑郁症的范畴呢?

  儿子要回校了,他却不让,怕坏人会害儿子,妻子我挣扎得好辛苦,心力疲惫,再观察吧!

  不行的话,是否考虑强制住院呢?

  此时此刻,有泪只能暗暗往肚里吞,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和高先生夫妻一场,年轻时,我们曾相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可以吗?!

  不知道妻子我做得对不对啊!

  青豆我真真切切的感到彷徨与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