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之后的无视




  一个人在家里,除了电脑有些响声,家里很安静。小猫在院子里,也没一点声音,我怀疑小猫去哪儿了,就去院子里看,看到小猫躲在一颗铁树下,那柿子树很大,那石榴树也很大,但小猫选择了那一棵低矮的铁树,或许这一棵铁树在小猫眼里很大的哟。

  一个人在家里,没人打扰我写作。今天才发现,简书点赞改革了,所以也不静,接到几个微信,要我交换点赞。我没答应,我也不会答应。很多人写文想变现,我一点不那么想。当然我也想多得钻,当然我是钻老三,每天给自己点两个超赞,一天得千钻或贝,不难。我一点不羡慕那些得钻多的人,那种钻不是简书钻,我给它起名极端钻。很庆幸我有平静的心,想想很多人,写的文得钻少得可怜,所以在他们面前我可是不简单的人了啊!不管简书钻如何改变,我心依旧,不抱团,我想好了,如果我挤出十强了,我就砸砖,所以我对自己说,好好挣钱!

  好好写文,这是不可动摇的信念。所谓正视之后的无视,我非常喜欢出版税书,至于简书钻或多或少并不计较。最后,申明一下,我热爱简书,我支持简叔!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141.2

  2019.07.28 14:08

  字数 425

  一个人在家里,除了电脑有些响声,家里很安静。小猫在院子里,也没一点声音,我怀疑小猫去哪儿了,就去院子里看,看到小猫躲在一颗铁树下,那柿子树很大,那石榴树也很大,但小猫选择了那一棵低矮的铁树,或许这一棵铁树在小猫眼里很大的哟。

  一个人在家里,没人打扰我写作。今天才发现,简书点赞改革了,所以也不静,接到几个微信,要我交换点赞。我没答应,我也不会答应。很多人写文想变现,我一点不那么想。当然我也想多得钻,当然我是钻老三,每天给自己点两个超赞,一天得千钻或贝,不难。我一点不羡慕那些得钻多的人,那种钻不是简书钻,我给它起名极端钻。很庆幸我有平静的心,想想很多人,写的文得钻少得可怜,所以在他们面前我可是不简单的人了啊!不管简书钻如何改变,我心依旧,不抱团,我想好了,如果我挤出十强了,我就砸砖,所以我对自己说,好好挣钱!

  好好写文,这是不可动摇的信念。所谓正视之后的无视,我非常喜欢出版税书,至于简书钻或多或少并不计较。最后,申明一下,我热爱简书,我支持简叔!

  一个人在家里,除了电脑有些响声,家里很安静。小猫在院子里,也没一点声音,我怀疑小猫去哪儿了,就去院子里看,看到小猫躲在一颗铁树下,那柿子树很大,那石榴树也很大,但小猫选择了那一棵低矮的铁树,或许这一棵铁树在小猫眼里很大的哟。

  一个人在家里,没人打扰我写作。今天才发现,简书点赞改革了,所以也不静,接到几个微信,要我交换点赞。我没答应,我也不会答应。很多人写文想变现,我一点不那么想。当然我也想多得钻,当然我是钻老三,每天给自己点两个超赞,一天得千钻或贝,不难。我一点不羡慕那些得钻多的人,那种钻不是简书钻,我给它起名极端钻。很庆幸我有平静的心,想想很多人,写的文得钻少得可怜,所以在他们面前我可是不简单的人了啊!不管简书钻如何改变,我心依旧,不抱团,我想好了,如果我挤出十强了,我就砸砖,所以我对自己说,好好挣钱!

  好好写文,这是不可动摇的信念。所谓正视之后的无视,我非常喜欢出版税书,至于简书钻或多或少并不计较。最后,申明一下,我热爱简书,我支持简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