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水乡朱家角,守着大上海,却活出了自己的态度


  2019 四处旅游只为你

  

  当金秋里的国庆长假到了四号这一天的时候,游客数量已经不可避免地到达了一个顶峰。说实在的,在决定一排众议,邀伴共往远郊的朱家角——以此来了却自己的一桩情结之前,我是有点害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江南古镇,会让头一次倘佯江南风物的我感到虚行和失望。不过,真的当自己尽显滥游之能事,深入其中、并游访过其踪迹之后,我始才如大梦般释然:一座曾在旅行指南上被作者做过重点推介的古镇,不可能是经不起旅行家们审视和推敲的;即便确不能如周庄、乌镇似的名头施加在人心的份量那样持久和恒重,它的身上也一定存在着许多不同寻常的地方,有待无数像我这样只为慕名而来的游人去开启、去窥探……

  

  去朱家角的那天,天气出奇的好,太阳不温不火地摆放在头顶的感觉,懒洋洋的,像极了远涉千里为秋游而来的我的心情。虽然地图上显示朱家角所在的位置——青浦区,仍旧属于上海地界,但事实上,当旅游车开过标志着城乡分界的徐泾收费站,我便很难再将那片饱蘸了乡土气息的土地称之为“上海”了。印象里的大上海,仿佛只是一片穿插在奢靡的外滩、璀璨的东方明珠和壮美的黄浦江之间的玉宇琼苑,只适合作名流荟萃处灯红酒绿和花花世界的代名词;而被我所见的朱家角古镇,依偎在淀山湖怀抱里像个婴儿似的安静地吮吸夕阳的样子,洗尽了铅华,已明显带有了几分旷古苏州优雅情怀的影子。

  

  来到了朱家角,梦寐里的苏州早已距此不远了,而共同被长三角大地孕育的一母同胞的木渎、同里等古镇也统统都在指近。说朱家角是幸运的,是因为在这些同样精致绝伦的古镇群落里,只有它隶属于上海市,不免受其富家主人着意的栽培和抬爱;说它又是不幸的,是因为不论多么初始纯洁的东西,一旦与其主人发迹的根本——金钱过分地牵扯上关系,也便不能免俗地沾带上许多被铜臭熏染遗传过的宿命。

  

  至少,当那几个当地青年站在古镇入口处随便搭个太阳棚,设个栅栏,拿着一沓粗糙印制的门票便向我们讲解起进门费之前,我是不愿怀揣着最大的恶意这样认为的。可是之后真实的应验,马上让人感到了游兴上的气沮。令人着恼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他们所表现的利欲熏心竟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更加是因为,他们欺诈的模样假饰得太过无辜,目的招摇得太过袒露,一切妄图使奸耍滑的对象,仿佛只是为了瞄准那些背包墨镜打扮、外挂相机而且气质温和的外乡人。

  

  我实在不愿承认,是忽现在自己脸上亦正亦邪的微笑,正好堕入了他们贪婪猎食所偏好的口味;但是身边同伴“阿猫”扶不起来的怯生生的模样,已经足以将我刚刚伪装起的强势出卖殆尽。在强行闯关失利,费了半天唇舌却心有不甘地交出了十块钱进门费之后,倒也有情有义的看门“拖儿”直接用摩托车把我们两个“受害者”仁慈地拖运到了古镇中央的放生桥附近。

  

  放生桥是连接朱家角南北的一条最主要的桥梁。被我所见的放生桥虽然外表陈旧、不甚壮观,但在上海这样巴掌大的地方,荣膺个第一头衔想来该是绰绰有余了。据说,这是整个上海地面上最大的石拱桥,对此我一直深信不疑着。之所以被称为“放生”桥,而不是唤作其他,好像里面还有个什么典故,但原谅我的记性一向不是很好,索性也便难以深究了。只知道横亘在桥下的是一条如碧丝带模样温润宁静的小河,源出太湖的旁支——淀山湖一脉,自近古时代便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将古镇格局从中断为两截,自此河上群舟穿梭,舟上游人惬意,萦纡着两岸有关朱家角的前尘和过往,一直潺湲过隙,流淌至今。

  

  有人说,朱家角的街巷有多长,水运和河槽便有多长,这话想来不假。河槽长了,沿河提供方便的小桥也便多起来,到后来竞相成了古镇精致的点缀。朱家角的精华,我想不该只在于沿街细腻的风景里,也许更在于课植园——也便是传承习惯里那个叫“马家花园”的地方。可惜并不是每一个初来朱家角的游人都深知这一点,往往在不经意的彷徨犹豫中便错过了平生最不想错过的风景。我则属于比较幸运的那种,老早地便从驴友推荐的指南里得知了那是个极好的去处,所以从一踏上这里的土地,便在处处留心它的所在。偌大的园子,座落在镇子的西北角上,沿途没有什么火辣醒目的标识,外观也有什么恢宏装饰的正门,一如辛稼轩词中隐喻的那位只在“灯火阑珊处”自伤怀抱的美人一样,近百年来一直静静地独守在古镇最偏远的角落,“风流不在人知”。超然如此,也难怪即便是在游心浮躁的黄金周里面,也能做到人足罕踏,处处通幽了。

  

  马家花园里面空间很大,若不是亲身经历,很难想像那窄窄的门脸里间,原来还有这样一派别有洞天的。虽然名作“花园”,说穿了,到底还是当年镇里一户姓马的富家乡绅遗留下来的稍显气派的独家居所罢了。论起主人的资辈,在江南大贾中倒也平平无奇,到底它持家有道,懂得韬光养晦,经过了这么多硝烟乱世,居然还能保留住最原始的风貌来遗惠后人,确属难能可贵。细看这马家花园前室迷错,后园清幽,大到书阁祠塔,小到绣楼庖房,无不令人赞叹造物巨细,布局俨然。二十元/位的门票,能够得目览如此江南至景,耳闻如此吴侬评弹,欲辩忘言处,这付出到底还算不得什么了。

  

  所谓江南潇洒超脱之妙,我想多半在于古镇的宁静和谐之美,而非在于尘嚣都市的物欲奢华之诱里。从这个意义上说,能够有幸留在朱家角得享天年的人,完全可以骄傲地抓握住属于自己的自豪,安心地享受着自然和前辈的恩赐,而不必强自艳羡此东数十里外那千万命如蚁聚的上海人所谓的精致生活了。旷古由情,万事不堪纷扰。我站在古镇桥头,反复咂摸着这多变的人生禅味,不禁流于思索……

  

  

  

  当金秋里的国庆长假到了四号这一天的时候,游客数量已经不可避免地到达了一个顶峰。说实在的,在决定一排众议,邀伴共往远郊的朱家角——以此来了却自己的一桩情结之前,我是有点害怕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江南古镇,会让头一次倘佯江南风物的我感到虚行和失望。不过,真的当自己尽显滥游之能事,深入其中、并游访过其踪迹之后,我始才如大梦般释然:一座曾在旅行指南上被作者做过重点推介的古镇,不可能是经不起旅行家们审视和推敲的;即便确不能如周庄、乌镇似的名头施加在人心的份量那样持久和恒重,它的身上也一定存在着许多不同寻常的地方,有待无数像我这样只为慕名而来的游人去开启、去窥探……

  

  去朱家角的那天,天气出奇的好,太阳不温不火地摆放在头顶的感觉,懒洋洋的,像极了远涉千里为秋游而来的我的心情。虽然地图上显示朱家角所在的位置——青浦区,仍旧属于上海地界,但事实上,当旅游车开过标志着城乡分界的徐泾收费站,我便很难再将那片饱蘸了乡土气息的土地称之为“上海”了。印象里的大上海,仿佛只是一片穿插在奢靡的外滩、璀璨的东方明珠和壮美的黄浦江之间的玉宇琼苑,只适合作名流荟萃处灯红酒绿和花花世界的代名词;而被我所见的朱家角古镇,依偎在淀山湖怀抱里像个婴儿似的安静地吮吸夕阳的样子,洗尽了铅华,已明显带有了几分旷古苏州优雅情怀的影子。

  

  来到了朱家角,梦寐里的苏州早已距此不远了,而共同被长三角大地孕育的一母同胞的木渎、同里等古镇也统统都在指近。说朱家角是幸运的,是因为在这些同样精致绝伦的古镇群落里,只有它隶属于上海市,不免受其富家主人着意的栽培和抬爱;说它又是不幸的,是因为不论多么初始纯洁的东西,一旦与其主人发迹的根本——金钱过分地牵扯上关系,也便不能免俗地沾带上许多被铜臭熏染遗传过的宿命。

  

  至少,当那几个当地青年站在古镇入口处随便搭个太阳棚,设个栅栏,拿着一沓粗糙印制的门票便向我们讲解起进门费之前,我是不愿怀揣着最大的恶意这样认为的。可是之后真实的应验,马上让人感到了游兴上的气沮。令人着恼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他们所表现的利欲熏心竟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更加是因为,他们欺诈的模样假饰得太过无辜,目的招摇得太过袒露,一切妄图使奸耍滑的对象,仿佛只是为了瞄准那些背包墨镜打扮、外挂相机而且气质温和的外乡人。

  

  我实在不愿承认,是忽现在自己脸上亦正亦邪的微笑,正好堕入了他们贪婪猎食所偏好的口味;但是身边同伴“阿猫”扶不起来的怯生生的模样,已经足以将我刚刚伪装起的强势出卖殆尽。在强行闯关失利,费了半天唇舌却心有不甘地交出了十块钱进门费之后,倒也有情有义的看门“拖儿”直接用摩托车把我们两个“受害者”仁慈地拖运到了古镇中央的放生桥附近。

  

  放生桥是连接朱家角南北的一条最主要的桥梁。被我所见的放生桥虽然外表陈旧、不甚壮观,但在上海这样巴掌大的地方,荣膺个第一头衔想来该是绰绰有余了。据说,这是整个上海地面上最大的石拱桥,对此我一直深信不疑着。之所以被称为“放生”桥,而不是唤作其他,好像里面还有个什么典故,但原谅我的记性一向不是很好,索性也便难以深究了。只知道横亘在桥下的是一条如碧丝带模样温润宁静的小河,源出太湖的旁支——淀山湖一脉,自近古时代便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将古镇格局从中断为两截,自此河上群舟穿梭,舟上游人惬意,萦纡着两岸有关朱家角的前尘和过往,一直潺湲过隙,流淌至今。

  

  有人说,朱家角的街巷有多长,水运和河槽便有多长,这话想来不假。河槽长了,沿河提供方便的小桥也便多起来,到后来竞相成了古镇精致的点缀。朱家角的精华,我想不该只在于沿街细腻的风景里,也许更在于课植园——也便是传承习惯里那个叫“马家花园”的地方。可惜并不是每一个初来朱家角的游人都深知这一点,往往在不经意的彷徨犹豫中便错过了平生最不想错过的风景。我则属于比较幸运的那种,老早地便从驴友推荐的指南里得知了那是个极好的去处,所以从一踏上这里的土地,便在处处留心它的所在。偌大的园子,座落在镇子的西北角上,沿途没有什么火辣醒目的标识,外观也有什么恢宏装饰的正门,一如辛稼轩词中隐喻的那位只在“灯火阑珊处”自伤怀抱的美人一样,近百年来一直静静地独守在古镇最偏远的角落,“风流不在人知”。超然如此,也难怪即便是在游心浮躁的黄金周里面,也能做到人足罕踏,处处通幽了。

  

  马家花园里面空间很大,若不是亲身经历,很难想像那窄窄的门脸里间,原来还有这样一派别有洞天的。虽然名作“花园”,说穿了,到底还是当年镇里一户姓马的富家乡绅遗留下来的稍显气派的独家居所罢了。论起主人的资辈,在江南大贾中倒也平平无奇,到底它持家有道,懂得韬光养晦,经过了这么多硝烟乱世,居然还能保留住最原始的风貌来遗惠后人,确属难能可贵。细看这马家花园前室迷错,后园清幽,大到书阁祠塔,小到绣楼庖房,无不令人赞叹造物巨细,布局俨然。二十元/位的门票,能够得目览如此江南至景,耳闻如此吴侬评弹,欲辩忘言处,这付出到底还算不得什么了。

  

  所谓江南潇洒超脱之妙,我想多半在于古镇的宁静和谐之美,而非在于尘嚣都市的物欲奢华之诱里。从这个意义上说,能够有幸留在朱家角得享天年的人,完全可以骄傲地抓握住属于自己的自豪,安心地享受着自然和前辈的恩赐,而不必强自艳羡此东数十里外那千万命如蚁聚的上海人所谓的精致生活了。旷古由情,万事不堪纷扰。我站在古镇桥头,反复咂摸着这多变的人生禅味,不禁流于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