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128丨海滨公园,秋千在风里摇曳,莲步轻移


  

  海滨公园,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公园,是一位认真写作的简书作者,是——

  一位诗意生活的追随者,久居十三朝古都长安,以多重身份介入诗歌。以学者的姿态阅读,以仁者的姿态思考,以智者的姿态聆听,以隐者的姿态写作。多年来,尝试以不同的风格,拓展诗歌的疆域,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他说得很好听。

  那么,就来读一读他的文章吧,从文章里我们应该知道海滨公园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海滨公园说以学者的姿态阅读,他有一组《重温经典》的文章,这是《重温经典:诺贝尔奖获得者诗歌选读4》: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2004),美籍波兰诗人。1911年出生于当时隶属波兰版图的立陶宛。幼年随父母住在俄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回到立陶宛。纳粹德国入侵波兰后参加抵抗运动。1946-1950年先后在华盛顿、巴黎的波兰使馆担任文化参赞和一等秘书。1960年受聘于加利福尼亚大学,移居美国。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海滨公园说以仁者的姿态思考,他在《安居士/海滨:请叫醒他们》一文中写道:

  请用最绚丽的色彩叫醒他们疲倦的眼睛

  海滨公园说以智者的姿态聆听,《重温经典:娓娓与喋喋(余光中)》: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毕竟愈来愈快,无所为的闲谈、雅谈、清谈、忘机之谈几乎是不可能了。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在一切讲究效率的工业社会,这种闲逸之情简直是一大浪费。刘禹锡但求无丝竹之扰耳,其实丝竹比起现代的流行音乐来,总要清雅得多。现代人坐上计程车、火车、长途汽车,都难逃噪音之害,到朋友家去谈天吧,往往又有孩子在看电视。饭店和咖啡馆而能免于音乐的,也很少见了。现代生活的一大可恼,便是经常横被打断,要跟二三知己促膝畅谈,实在太难。剩下的一种谈话,便是跟自己了。我不是指出声的自言自语,而是指自我的沉思默想。发现自己内心的真相,需要性格的力量。惟勇者始敢单独面对自己;惟智者才能与自己为伴。一般人的心灵承受不了多少静默,总需要有一点声音来解救。所以卡莱尔说:“语言属于时间,静默属于永恒。”可惜这妙念也要言诠。

  海滨公园说以隐者的姿态写作,《安居士/海滨:守灯塔的人》会告诉你很多:

  你的宿命,我无法改变时间人物地点,有哪一样我能主宰?惊涛骇浪此起彼伏[特别推荐理由]

  海滨公园的诗《安居士/海滨:在一首古诗里生活》:

  桃花灼灼,重门深锁的院落

  秋千在风里摇曳,莲步轻移

  素手执卷,无心读《牡丹亭》

  96

  蒋坤元

  17d141da 2078 45b4 982f e491df7ce8af

  84.5

  

  字数 927

  

  海滨公园,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公园,是一位认真写作的简书作者,是——

  一位诗意生活的追随者,久居十三朝古都长安,以多重身份介入诗歌。以学者的姿态阅读,以仁者的姿态思考,以智者的姿态聆听,以隐者的姿态写作。多年来,尝试以不同的风格,拓展诗歌的疆域,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他说得很好听。

  那么,就来读一读他的文章吧,从文章里我们应该知道海滨公园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海滨公园说以学者的姿态阅读,他有一组《重温经典》的文章,这是《重温经典:诺贝尔奖获得者诗歌选读4》: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2004),美籍波兰诗人。1911年出生于当时隶属波兰版图的立陶宛。幼年随父母住在俄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回到立陶宛。纳粹德国入侵波兰后参加抵抗运动。1946-1950年先后在华盛顿、巴黎的波兰使馆担任文化参赞和一等秘书。1960年受聘于加利福尼亚大学,移居美国。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海滨公园说以仁者的姿态思考,他在《安居士/海滨:请叫醒他们》一文中写道:

  请用最绚丽的色彩叫醒他们疲倦的眼睛

  海滨公园说以智者的姿态聆听,《重温经典:娓娓与喋喋(余光中)》: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毕竟愈来愈快,无所为的闲谈、雅谈、清谈、忘机之谈几乎是不可能了。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在一切讲究效率的工业社会,这种闲逸之情简直是一大浪费。刘禹锡但求无丝竹之扰耳,其实丝竹比起现代的流行音乐来,总要清雅得多。现代人坐上计程车、火车、长途汽车,都难逃噪音之害,到朋友家去谈天吧,往往又有孩子在看电视。饭店和咖啡馆而能免于音乐的,也很少见了。现代生活的一大可恼,便是经常横被打断,要跟二三知己促膝畅谈,实在太难。剩下的一种谈话,便是跟自己了。我不是指出声的自言自语,而是指自我的沉思默想。发现自己内心的真相,需要性格的力量。惟勇者始敢单独面对自己;惟智者才能与自己为伴。一般人的心灵承受不了多少静默,总需要有一点声音来解救。所以卡莱尔说:“语言属于时间,静默属于永恒。”可惜这妙念也要言诠。

  海滨公园说以隐者的姿态写作,《安居士/海滨:守灯塔的人》会告诉你很多:

  你的宿命,我无法改变时间人物地点,有哪一样我能主宰?惊涛骇浪此起彼伏[特别推荐理由]

  海滨公园的诗《安居士/海滨:在一首古诗里生活》:

  桃花灼灼,重门深锁的院落

  秋千在风里摇曳,莲步轻移

  素手执卷,无心读《牡丹亭》

  

  海滨公园,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公园,是一位认真写作的简书作者,是——

  一位诗意生活的追随者,久居十三朝古都长安,以多重身份介入诗歌。以学者的姿态阅读,以仁者的姿态思考,以智者的姿态聆听,以隐者的姿态写作。多年来,尝试以不同的风格,拓展诗歌的疆域,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他说得很好听。

  那么,就来读一读他的文章吧,从文章里我们应该知道海滨公园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海滨公园说以学者的姿态阅读,他有一组《重温经典》的文章,这是《重温经典:诺贝尔奖获得者诗歌选读4》:

  切斯瓦夫?米沃什(1911-2004),美籍波兰诗人。1911年出生于当时隶属波兰版图的立陶宛。幼年随父母住在俄国,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回到立陶宛。纳粹德国入侵波兰后参加抵抗运动。1946-1950年先后在华盛顿、巴黎的波兰使馆担任文化参赞和一等秘书。1960年受聘于加利福尼亚大学,移居美国。1980年获诺贝尔文学奖。

  海滨公园说以仁者的姿态思考,他在《安居士/海滨:请叫醒他们》一文中写道:

  请用最绚丽的色彩叫醒他们疲倦的眼睛

  海滨公园说以智者的姿态聆听,《重温经典:娓娓与喋喋(余光中)》: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毕竟愈来愈快,无所为的闲谈、雅谈、清谈、忘机之谈几乎是不可能了。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在一切讲究效率的工业社会,这种闲逸之情简直是一大浪费。刘禹锡但求无丝竹之扰耳,其实丝竹比起现代的流行音乐来,总要清雅得多。现代人坐上计程车、火车、长途汽车,都难逃噪音之害,到朋友家去谈天吧,往往又有孩子在看电视。饭店和咖啡馆而能免于音乐的,也很少见了。现代生活的一大可恼,便是经常横被打断,要跟二三知己促膝畅谈,实在太难。剩下的一种谈话,便是跟自己了。我不是指出声的自言自语,而是指自我的沉思默想。发现自己内心的真相,需要性格的力量。惟勇者始敢单独面对自己;惟智者才能与自己为伴。一般人的心灵承受不了多少静默,总需要有一点声音来解救。所以卡莱尔说:“语言属于时间,静默属于永恒。”可惜这妙念也要言诠。

  海滨公园说以隐者的姿态写作,《安居士/海滨:守灯塔的人》会告诉你很多:

  你的宿命,我无法改变时间人物地点,有哪一样我能主宰?惊涛骇浪此起彼伏[特别推荐理由]

  海滨公园的诗《安居士/海滨:在一首古诗里生活》:

  桃花灼灼,重门深锁的院落

  秋千在风里摇曳,莲步轻移

  素手执卷,无心读《牡丹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