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聪明的人下笨功夫,所谓的“聪明人“总想走捷径


  有句话,基本上成了我的口头禅,就是:所谓的聪明的人,总是喜欢不遗余力的把可能犯的错误,全部犯一遍,因为他觉得他可以走捷径。

  其实,有没有捷径呢?有,这个我们留在文章末尾再说,留个悬念。

  真正聪明的人下笨功夫,所谓的“聪明人“总想走捷径

  前边其实大致写过这个题材,写这个题材的人也很多,之所以想写一下,是有朋友在后台留言,问我到底有没有捷径可走。

  聪明,其实是我们慢慢从耳聪目明简化来的。

  聪的本意是指听觉,后来逐步衍生出听觉敏锐的含义。

  而明,最早的意思是,日月为照,是光明的意思,后来作为形容善于观察,而引申出了眼睛明亮的意思。

  我们现在很多人都太聪明,聪明到感觉有些问题只有自己能看明白,而其他人都是可以被自己随意使用的棋子,只能听由自己摆布。

  说到底,我们每个人都是一颗棋子,只是我们在不同的棋盘上而已。

  在某些局中,有些人想加入其中,能成为其中的棋子已经感觉是无上光荣了。

  有些人热衷于谋局,通俗点说就是攒局,这个不是我们吃饭的那个攒局,不过吃饭的攒局也是这些人最常用的方式之一。通过攒一些局来显示自己的实力。

  很多人成天挂在嘴上的资源整合,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攒局。

  不可否认,有很多人具有谋局的能力,但是,我们经常看到的、听到的,整天把资源整合挂在嘴上的,基本上都不是。

  我一直说,想要整合资源,首先你自己要是不可或缺的资源。想把一群人攒到一起,重要的是你要有设置议题的能力,也要有调动这些人的能力和方法,关键是你有能力设计好,让整个链条上的人都有合理的利益,而不是一个环节或者是部分环节吃大户,劫富济贫,如果是后边这种组合,最终必然会陷入利益纷争的局面。

  真正聪明的人下笨功夫,所谓的“聪明人“总想走捷径

  我们来看看,我觉得对聪明,解释的最清楚的一段文字:

  《管子·宙合》:

  “讂充”,言心也,心欲忠。“末衡”,言耳目也,耳目欲端。中正者,治之本也。耳司听,听必顺闻,闻审谓之聪。目司视,视必顺见。见察谓之明。心司虑,虑必顺言,言得谓之知。聪明以知,则博。博而不惛,所以易政也。政易民利,利乃劝,劝则告。听不顺,不审不聪,不审不聪则缪。视不察不明,不察不明则过。虑不得不知,不得不知则昏。缪过以惛则忧,忧则所以伎苛,伎苛所以险政,政险民害,害乃怨。怨则凶,故曰:讂充末衡,言易政利民也。

  简单的翻译一下:

  “胸充”,说的是心,心要求忠;“末衡”,说的是耳目,耳目要求正。忠与正,是治世之本。耳管听,听联带着所闻,所闻精审叫作聪;目管看,看联带着所见,所见精确叫作明;心管思虑,思虑联带着发言,发言得宜叫作智。聪明加上智则思想专一,专一而不昏乱,就带来安定的。安定,人民有利;有利则勤勉,勤勉则吉。听得不精审就谈不到聪,不审不聪则陷于荒谬。看得不准确就谈不到明,不准不明就陷于错误。思虑不得宜就谈不到智,不宜不智就陷于昏乱。荒谬错误加上昏乱则思想陷于困扰,困扰就带来嫉妒与苛刻,嫉妒苛刻就产生险恶。险恶,人民受害;受害则怨恨,怨恨则凶。所以说:心地平实,耳目端正,讲的是安定,兴利于人民。

  先要说明一下,这一段文字来自于《管子·宙合》这一篇,这一段其实是对前边“讂充末衡,言易政利民也”的解释。这一段应该是战国时期稷下学宫的先生们对管子的一些言论的解读和解释,便于后任理解。

  这一段虽然是在讲管理。但是非常清楚的解释了聪明的本意。

  我们单独拿出来说一下:

  耳司听,听必顺闻,闻审谓之聪。

  目司视,视必顺见。见察谓之明。

  心司虑,虑必顺言,言得谓之知。

  相对应的,就是不聪明的表现是什么呢:

  听不顺,不审不聪,不审不聪则缪。

  视不察不明,不察不明则过。

  虑不得不知,不得不知则昏。

  这里其实就是在说,我们从观察+倾听,到用心去思考,然后作出判断,然后再以判断确定后续行为的行为方式。

  这四步分别对应的是:

  获取信息:观察+倾听

  评估整合信息:用心思考

  形成逻辑:作出判断

  指导行为:后续动作

  但是,我们绝大多数人,在第一步上就犯了严重的错误,因为我们做不到耳聪目明。因为我们看和听,都是带着主观臆断,甚至是主观的预设去看和听的,而且,我们很多时候只对我们感兴趣的信息所吸引,而对其他信息直接忽略或者即使听到了、看到了,也主动的漠视,甚或是觉得有些东西只对别人有效,而自己“运气”会足够好。

  还有一种更常见的情形,就是我们会因为别人的一些言语、甚至是没有含义的无意识的或者说下意识的动作,来判断别人对自己的看法、态度,从而被“激怒”,或者被“诱导”。

  这些情形,基本都会造成我们接下来,犯一连串“符合逻辑的错误”。

  真正的耳聪目明是要做到“无我”,前边的文章里也写过,就是要静,要安,要止。要安的是心,要止的是欲望,要静的是气。

  因为只有止住我们的欲望,放下我们的贪婪和恐惧,我们才能够真正的耳聪目明,才能够看到世界的真相。

  真正聪明的人下笨功夫,所谓的“聪明人“总想走捷径

  孔老夫子说:君子不器。是要让我们不要局限于只能解决一种问题,只会一种技能。

  但是,前提是你首要要能“成器”。

  中国古代的伟大的工匠们,都是在“以术求道”,而不是以术求术,还有更多的是以术求熟。而不是去探求真正的道,最本质的规律。

  我们现在总是强调工匠精神,一提到工匠精神,我们很容易想到意大利的那些专门做奢侈品的家族,日本那些几百年如一日只做一个行业的家族企业。

  有人说,中国人很难出这种拥有工匠精神的企业。因为中国的聪明人太多。而且,今天的中国,机会太多,能够禁得住诱惑的就更少。

  我们来看一段《管子·乘马·士农工商》的内容:

  非夫人能之也,不可以为大功;是故非诚贾不得食于贾,非诚工不得食于工,非诚农不得食于农,非信士不得立于朝。

  经常看我们文章的老朋友都知道,管子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士农工商,四民分业。这里只因用了其中和今天内容有关的一段。

  大意就是:不能让人发挥出各自特长的君主,就不能成就大工业。所以,不是诚实的商人就不能从事商业,不是诚实专一的工匠,就不能靠做工为生,不能诚实专一的农民,就不能靠务农为生,不能诚信的士人,就不能被任用为官员。

  通过四民分业构建一个兵农一体的国家治理体系,在当时的条件下,可以大幅度的提升劳动生产率。后来的士农工商的分类、排序也都是从这里来的。不过这里的士农工商是要按分类进行居住。也就是农民和农民聚居在一起,工匠和工匠聚集在一起,商人和商人聚集在一起,而且其身份是固化和世袭的。

  这样做有他的好处,就是实现让民众能够世代相传为业,有利于经验的积累、在一个行业里深耕细作,包括经验的传承,从小对一个行业耳濡目染,父辈和兄弟之间经验的传承也更顺畅。

  这在今天当然是行不通的。但是对于我们今天还是有很多启发意义的。我们现在提倡匠人精神。匠人精神讲到底,就是一辈子、几代人只做一件事,只有这样,才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

  我们现在三五年换一个行业,最终,是哪个行业也没研究透,哪个行业也做不精。在经济发展的初始阶段,粗放式的发展情况下,谁先抓住了机遇谁就能赚钱,但是就现在而言,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金刚钻是什么?就是在一个行业里持续不断的有效积累。同样,以福特为代表的流水线生产管理方式和这个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我们现代企业而言,是在一个世界的大分工体系里,需要的不是做大而全,而是能深耕一个领域,做精、做深,做到不可替代,这就是金刚钻。

  为什么特朗普想让苹果和其他企业回归美国却做不到?因为现在美国已经没有了完整的工业体系。工业体系不只是由大企业组成的,还有很多小企业做支撑,一个小厂就可以生产几乎所有的手机需要的几百种甚至上千种的塑料元件。这些产业链的聚集和高效协作才是中国经济能够成为全球工厂的原因。而现在哪个国家如果想再建立起这样的完整的工业体系,需要的要素太多,短期内基本无法实现。这也是我持续看好中国经济的重要原因。

  有人说,最可怕的就是聪明人能下笨功夫。

  所谓的笨功夫,其实就是能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一个点上,利出一孔、力出一孔。而我们做不到下笨功夫的原因是什么?就是因为我们面临的诱惑太多,太多”容易的钱“可赚。

  在历史上,很多人下笨功夫,是没得选择,只能如此,不下笨功夫就没出路、没活路,而今天,我们面临的选择太多,基本上做什么都可以,选择多了,我们却很少有人再能下笨功夫了。

  能下笨功夫,学会笨拙,才是一个人,一个企业真正成熟的开始。

  好,现在回答开头说到的捷径的问题。

  我的微信个性签名一直是:一直在跨界,从来不专业。

  我们传统上理解专业,基本都是一个成熟的学科门类,或者是一个具体的技能。曾经,我的一个同事因为我给他安排的工作非常庞杂来问我,说:我觉得我没有专业了,失去专业能力了。我说你错了,跨界本身就是一个专业,只是现在基本还没多少人认识到而已,在这样一个新的领域,你更容易有所成就。就像我微信的个人签名:一直在跨界,从来不专业。这里的专业是上边说的传统意义上的专业。现在需要更多的跨界人才,其实,跨界的第一步,就是找到原来互相不相干的传统行业之间互相之间的价值和意义,通过这种结合、组合衍生出更大的价值出来。可以说,这是我的强项。不过,做这个需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能在较短时间内搞清楚一个陌生的行业,并发现关键节点。说到底是需要有自己的系统思维框架。

  要做到这一步,首先要求你能提高一个层面看问题,也就是我一直讲的《庄子·逍遥游》里的那个故事。

  同样的一件东西,在不同的人的手里,价值完全不同,产生这种区别的原因是什么呢?

  格局,站在不同的高度,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这就是格局的价值。

  如果我们深陷其中的时候,试着提高一个层面看问题,或许,问题就不再是问题,很多事情都会迎刃而解。

  从更高的层面看问题,发现原本不相干的东西之间互相的关联和价值,并应用合适、合理的模式来实现这种关联和价值的提升,并让链条上,所有的人都受益,这才是真正的捷径。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就是,你本身具不具备让这些能够发生,能够按照你的设计来运行的能力,所以,很多人能看到,或者自以为能看到,但是做不到,做不好的原因就在这儿。

  这就是,我们对于,在利益面前,人性的贪婪和恐惧,没有足够的洞察,这既包括我们自己,也包括链条上的其他所有人。

  说到底,“聪明”作为形容词的时候,是别人根据结果,对你做出的评价,而如果你把“聪明”,自己是不是够“聪明”作为思考问题的前提和因素的时候,可能这种行为本身已经足够“不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