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起灵、叶修粉丝battle背后:纸片人偶像化的商机与风险


  作者/舍儿

  “恭喜叶神夺冠,请不要碰瓷麦当劳代言人、伊利代言人、清扬代言人叶修,叶修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我们的排场早就证明过了,15年带动长白山旅游经济发展,杭州全城遇见盗墓笔记,农夫山泉稻米纪念版脱销,百万情头,各种屠屏,稻米一直在。”

  不久前,《全职高手》叶修和《盗墓笔记》张起灵因“波动星战”二次元人物投票活动,而展开了为期数周的battle大战。虽然张起灵和叶修两个角色在影视届均被杨洋饰演过,但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两位纸片人家的粉丝可谓是水火不容。

  

  在争执的过程中,双方粉丝自然而然的搬出了饭圈用语,以维护自家纸片人偶像的口碑。如果说2019年有哪些群体性迷惑行为大赏,那么二次元人物粉丝的撕逼绝对可以算作其中一项。

  

  从游戏恋与制作人中角色李泽言和白起粉丝互相人参,甚至质疑官方对人物不公,到小说及动漫《全职高手》、《盗墓笔记》中的角色脱离原著式的单独营业接代言,再到尚未开发动漫和剧集就已屠版二次元同人创作的《魔道祖师》中的忘羡CP……

  如今,混迹ACGN圈层的粉丝,对IP的喜爱早已不只是支持作品这么简单。他们会为异次元的纸片人而疯狂,会为他们打投、抢夺资源,更会为维护他们的名声和官方或者所谓的对家大打出手。与此同时,为了维护粉丝群体,加强粉丝粘性,纸片人背后的运营者也需要绞尽脑汁保持纸片人的形象和曝光率。

  如此看来,纸片人偶像化似乎是必然趋势。

  刷票、碰瓷、造谣

  张起灵、叶修粉丝撕逼始末

  回顾张起灵和叶修粉丝的撕逼始末,事情源自于波动app在月初发起的国漫人气角色评选“波动星战”。

  同作为ACGN世界的TOP人物,排名前2的叶修和张起灵之间的角逐一度进入白炽化。最终,叶修以票的成绩打败了票的张起灵成为波动星战的冠军。粉丝在争夺冠军的过程中急红了眼,争执和矛盾顺理成章的发生。

  事件的源头是有疑似张起灵粉丝的网友跳出来指责叶修粉丝刷票,叶修粉丝则怒斥对方污蔑。即便张起灵的粉丝认为率先发起刷票言论的人是“披皮黑”,可双方之间的这场掰头战役早已经酿成了。

  

  叶修粉丝晒反驳证据

  俗话说撕逼必然上升正主,叶修和张起灵的粉丝各自细数自家人物的光辉战绩,以此来踩对方一脚。碰瓷、倒贴、蹭热度等饭圈常见词汇出现频率极高。这似曾相识的套路,显然是饭圈衍生及放大而来的规则。长期生存在被饭圈文化侵袭的网络环境中的人群,也不知不觉的被同化了。

  事实上,张起灵和叶修两家粉丝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早在2016年,GACHA(二次元兴趣社交产品)发起的二次元人气大战中,双方就有一次正面battle。据张起灵的粉丝表示,GACHA投票比赛中叶修的票数涨幅诡异,各家角色的粉丝均有提出质疑。最终,叶修粉丝被迫退出竞争,却将锅甩给了张起灵的粉丝。直到现在,叶修的粉丝还在传播此谣言。

  但叶修的粉丝当然不认可这个说法,在她们看来,张起灵的粉丝不仅造谣还擅于碰瓷。双方粉丝在battle之余,还晒了票数涨幅统计图。

  

  可见,纸片人之间的竞争关系并不弱于真人。在Bilibili每年推出的“动画角色人气大赏”中,各家粉丝之间的战况也尤为热烈。

  B站动画角色大赏简称B萌,起源于日本的萌战和燃战。B萌每年在下半年10月份举行,为期两个月左右。参赛人物需为限定时间内(前半年到一年)有过更新的IP作品中的人物。女子组冠军角色为萌王,男子组冠军角色为燃王。2017年,叶修便以票创下B萌国产动画场单场最高票记录。

  基于B萌的投票规则,粉丝不能将票全部投于一人,于是不同角色的粉丝之间就有了换票行为。性质基本类似于《青春有你》、《创造营》中的联合打投。虽然这些出自于动漫、小说等IP故事中的人物并不同于虚拟偶像,但在付出了情感的粉丝心中,他们的地位并不亚于饭圈中明星的地位。

  

  《恋与制作人》恋爱变追星,

  哪吒与敖丙粉丝互撕

  纸片人偶像化或成必然趋势

  纸片人偶像化的趋势显而易见。

  近年来,大热动漫、游戏、小说的产出越发频繁,运营方式也花样百出,热门角色的曝光量也越来越高,致使粉丝对他们拥有了足够疯狂又持之以恒的热情。为了表示对角色的热爱,粉丝会像追星女孩儿一样,自发组织一系列应援活动。

  比如白起、叶修等人物的粉丝线上为其刷生日、纪念日等相关话题,线下为他们购买庆生edm大屏幕广告,在IP主题店聚会为人物庆生,以及进行绘图、视频、音乐等同人创作进行传播。

  

  粉丝对二次元人物的喜爱实乃情理之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源自于粉丝对创作者的肯定。但当同一领域中的不同产品有了相应的受众群体,这些倾向于不同个体的群体就会自然而然的站在对立面。

  纸片人粉丝撕逼在二次元领域中并不是偶然。

  今年5月份,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开发商叠纸科技在游戏中推出了“四月情诗”活动,活动内容为玩家通过给四位男主送情书获得游戏福利,而每位男主收获情书的数量排名还会影响相应的服装折扣价格。

  

  此操作在粉丝看来,和饭圈的“打投文化”无异。更加迷惑的是,玩家还在游戏中发现角色的情书数量涨幅异常,怀疑是某位男主的粉丝刻意为之。好好的恋爱氛围被改造成为“乌烟瘴气”的追星现场,这引起了大量玩家的强烈抵制。

  但即便粉丝拒绝《恋与制作人》角色偶像化,可许多深度玩家依然无法自控被环境所影响,成为不自觉推崇饭圈文化中的一员。

  白起的粉丝曾在官博下控诉白起的角色卡牌形象绘制的太丑,游戏剧情戏份少,认为官方刻意打压白起。而李泽言的粉丝也曾组团在官博下刷屏,要求官方保障李泽言的剧情时长与质量,优化李泽言立绘。致使《恋与制作人》官博评论中的画风与爱豆经纪公司无异。

  有竞争的地方必然会产生争执。在《恋与制作人》中的四位男主有了各自的粉丝群体之后,互相送人参、P遗照等恶劣事迹时有发生,甚至在CP展会(同人展)公开派发diss开发商对角色不公的传单。

  

  类似事件还包括今年大热国漫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衍生的藕饼CP。不久前,网友发现这对CP已经有唯粉开始了提纯操作,官博和广场随处可见CP粉、双方唯粉互撕的痕迹。Diss的方向包括角色长相、性格,以及CP粉ky败好感。

  但是,二次元人物的外貌、性格都是创作者赋予的,且是为了服务剧情而存在,脱离了故事本身的纸片人之间更无法产生主动的交集。因此,二次元人物的粉丝竟然也能够像追星女孩儿一样产生剧烈的矛盾分化,在圈层以外的群体看来是极为迷惑的。

  可在二次元人物背后的运营者刻意将粉丝向饭圈方向引导时,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纸片人偶像化成变现捷径

  运营不当或遭反噬

  自粉丝经济时代到来后,一系列娱乐事件让大众看到了粉丝群体的力量。这种强烈的聚合效应能够改变演艺明星的命运,能够形成免费的音乐、影视等作品宣发小组,甚至能够影响舆论走向,直接为明星或IP带来大规模的变现。

  于是,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相关行业内的人陷入其中,将打造粉丝群体视为宣发捷径或最有效的方式。基于群众过去几十年间对樱木花道、柯南等二次元人物的喜爱,ACGN从业人也发现将作品中人物偶像化,是最有利可图的。

  这也不难解释,《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何要将男男CP作为主要的营销方向。事实也证明,电影的成功,与宣发团队利用粉丝心理所营造的效果脱不开干系。一部严肃的古典神话文学IP尚能如此,更别出自于网络环境的娱乐类IP。

  

  若说近年来偶像化最成功的二次元IP,《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恋与制作人》必然是榜上有名的。在阅文集团的运营下,《全职高手》中人物可以像明星一样接广告代言,具备商业价值。尤其是男主角叶修,目前已经拥有了麦当劳、旁氏、清扬、中国银行等至少9大品牌代言或推广。

  

  而《盗墓笔记》中的吴邪和张起灵两位人物也深入人心,多次在二次元赛事中获得冠军,瓶邪CP也一度称霸热门CP榜。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人物形象和剧情设定,也注定几位男主角会拥有大量狂热粉丝,待该游戏改编为动漫作品之后,偶像化效应还将更加明显。

  将二次元人物偶像化的确是有优势的。对于开发商或运营商来说,他们会迅速拥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摇钱树”。而对于喜爱纸片人的粉丝来说,只要创作者不脑抽,他们的偶像就永远都不会出现负面新闻。这种幻想是可以一直维系下去的。

  可纸片人毕竟是人为控制的,当开发商选择将他们发展为偶像,就势必增加了日后运营的难度。若有失误,也是容易遭到反噬的。

  首先,作为偶像的纸片人要保持最基本的曝光频率,而不是像流星一样,随着IP内容的结局而结束。比如,《盗墓笔记》系列的原著IP持续有新内容产出。《全职高手》的衍生IP广播剧、漫画、动漫等也在不断开发,《恋与制作人》一类的游戏也需要持续打造新场景新剧情。

  

  同时,伴随着线上产品所开发的周边、主题餐厅等衍生项目也需要持续跟上。而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衍生,开发商都必须保持纸片人的外形、性格等人设不崩。一旦剧情中的纸片人偶像脱离原有的人设,或者造型绘制的不够完美,都会引起粉丝的大范围抵制。

  在当下,越来越多二次元IP的运营商嗅到了纸片人偶像化的商机,这种现象在日后也会愈演愈烈,粉丝之间的火药味也注定会越来越浓。这也警示创作者们,若想将纸片人偶像化,除了要做到服务好剧情之外,还要学会如何做好粉丝运营,维护好他们心中的二次元偶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作者/舍儿

  “恭喜叶神夺冠,请不要碰瓷麦当劳代言人、伊利代言人、清扬代言人叶修,叶修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我们的排场早就证明过了,15年带动长白山旅游经济发展,杭州全城遇见盗墓笔记,农夫山泉稻米纪念版脱销,百万情头,各种屠屏,稻米一直在。”

  不久前,《全职高手》叶修和《盗墓笔记》张起灵因“波动星战”二次元人物投票活动,而展开了为期数周的battle大战。虽然张起灵和叶修两个角色在影视届均被杨洋饰演过,但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两位纸片人家的粉丝可谓是水火不容。

  

  在争执的过程中,双方粉丝自然而然的搬出了饭圈用语,以维护自家纸片人偶像的口碑。如果说2019年有哪些群体性迷惑行为大赏,那么二次元人物粉丝的撕逼绝对可以算作其中一项。

  

  从游戏恋与制作人中角色李泽言和白起粉丝互相人参,甚至质疑官方对人物不公,到小说及动漫《全职高手》、《盗墓笔记》中的角色脱离原著式的单独营业接代言,再到尚未开发动漫和剧集就已屠版二次元同人创作的《魔道祖师》中的忘羡CP……

  如今,混迹ACGN圈层的粉丝,对IP的喜爱早已不只是支持作品这么简单。他们会为异次元的纸片人而疯狂,会为他们打投、抢夺资源,更会为维护他们的名声和官方或者所谓的对家大打出手。与此同时,为了维护粉丝群体,加强粉丝粘性,纸片人背后的运营者也需要绞尽脑汁保持纸片人的形象和曝光率。

  如此看来,纸片人偶像化似乎是必然趋势。

  刷票、碰瓷、造谣

  张起灵、叶修粉丝撕逼始末

  回顾张起灵和叶修粉丝的撕逼始末,事情源自于波动app在月初发起的国漫人气角色评选“波动星战”。

  同作为ACGN世界的TOP人物,排名前2的叶修和张起灵之间的角逐一度进入白炽化。最终,叶修以票的成绩打败了票的张起灵成为波动星战的冠军。粉丝在争夺冠军的过程中急红了眼,争执和矛盾顺理成章的发生。

  事件的源头是有疑似张起灵粉丝的网友跳出来指责叶修粉丝刷票,叶修粉丝则怒斥对方污蔑。即便张起灵的粉丝认为率先发起刷票言论的人是“披皮黑”,可双方之间的这场掰头战役早已经酿成了。

  

  叶修粉丝晒反驳证据

  俗话说撕逼必然上升正主,叶修和张起灵的粉丝各自细数自家人物的光辉战绩,以此来踩对方一脚。碰瓷、倒贴、蹭热度等饭圈常见词汇出现频率极高。这似曾相识的套路,显然是饭圈衍生及放大而来的规则。长期生存在被饭圈文化侵袭的网络环境中的人群,也不知不觉的被同化了。

  事实上,张起灵和叶修两家粉丝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早在2016年,GACHA(二次元兴趣社交产品)发起的二次元人气大战中,双方就有一次正面battle。据张起灵的粉丝表示,GACHA投票比赛中叶修的票数涨幅诡异,各家角色的粉丝均有提出质疑。最终,叶修粉丝被迫退出竞争,却将锅甩给了张起灵的粉丝。直到现在,叶修的粉丝还在传播此谣言。

  但叶修的粉丝当然不认可这个说法,在她们看来,张起灵的粉丝不仅造谣还擅于碰瓷。双方粉丝在battle之余,还晒了票数涨幅统计图。

  

  可见,纸片人之间的竞争关系并不弱于真人。在Bilibili每年推出的“动画角色人气大赏”中,各家粉丝之间的战况也尤为热烈。

  B站动画角色大赏简称B萌,起源于日本的萌战和燃战。B萌每年在下半年10月份举行,为期两个月左右。参赛人物需为限定时间内(前半年到一年)有过更新的IP作品中的人物。女子组冠军角色为萌王,男子组冠军角色为燃王。2017年,叶修便以票创下B萌国产动画场单场最高票记录。

  基于B萌的投票规则,粉丝不能将票全部投于一人,于是不同角色的粉丝之间就有了换票行为。性质基本类似于《青春有你》、《创造营》中的联合打投。虽然这些出自于动漫、小说等IP故事中的人物并不同于虚拟偶像,但在付出了情感的粉丝心中,他们的地位并不亚于饭圈中明星的地位。

  

  《恋与制作人》恋爱变追星,

  哪吒与敖丙粉丝互撕

  纸片人偶像化或成必然趋势

  纸片人偶像化的趋势显而易见。

  近年来,大热动漫、游戏、小说的产出越发频繁,运营方式也花样百出,热门角色的曝光量也越来越高,致使粉丝对他们拥有了足够疯狂又持之以恒的热情。为了表示对角色的热爱,粉丝会像追星女孩儿一样,自发组织一系列应援活动。

  比如白起、叶修等人物的粉丝线上为其刷生日、纪念日等相关话题,线下为他们购买庆生edm大屏幕广告,在IP主题店聚会为人物庆生,以及进行绘图、视频、音乐等同人创作进行传播。

  

  粉丝对二次元人物的喜爱实乃情理之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源自于粉丝对创作者的肯定。但当同一领域中的不同产品有了相应的受众群体,这些倾向于不同个体的群体就会自然而然的站在对立面。

  纸片人粉丝撕逼在二次元领域中并不是偶然。

  今年5月份,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开发商叠纸科技在游戏中推出了“四月情诗”活动,活动内容为玩家通过给四位男主送情书获得游戏福利,而每位男主收获情书的数量排名还会影响相应的服装折扣价格。

  

  此操作在粉丝看来,和饭圈的“打投文化”无异。更加迷惑的是,玩家还在游戏中发现角色的情书数量涨幅异常,怀疑是某位男主的粉丝刻意为之。好好的恋爱氛围被改造成为“乌烟瘴气”的追星现场,这引起了大量玩家的强烈抵制。

  但即便粉丝拒绝《恋与制作人》角色偶像化,可许多深度玩家依然无法自控被环境所影响,成为不自觉推崇饭圈文化中的一员。

  白起的粉丝曾在官博下控诉白起的角色卡牌形象绘制的太丑,游戏剧情戏份少,认为官方刻意打压白起。而李泽言的粉丝也曾组团在官博下刷屏,要求官方保障李泽言的剧情时长与质量,优化李泽言立绘。致使《恋与制作人》官博评论中的画风与爱豆经纪公司无异。

  有竞争的地方必然会产生争执。在《恋与制作人》中的四位男主有了各自的粉丝群体之后,互相送人参、P遗照等恶劣事迹时有发生,甚至在CP展会(同人展)公开派发diss开发商对角色不公的传单。

  

  类似事件还包括今年大热国漫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衍生的藕饼CP。不久前,网友发现这对CP已经有唯粉开始了提纯操作,官博和广场随处可见CP粉、双方唯粉互撕的痕迹。Diss的方向包括角色长相、性格,以及CP粉ky败好感。

  但是,二次元人物的外貌、性格都是创作者赋予的,且是为了服务剧情而存在,脱离了故事本身的纸片人之间更无法产生主动的交集。因此,二次元人物的粉丝竟然也能够像追星女孩儿一样产生剧烈的矛盾分化,在圈层以外的群体看来是极为迷惑的。

  可在二次元人物背后的运营者刻意将粉丝向饭圈方向引导时,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纸片人偶像化成变现捷径

  运营不当或遭反噬

  自粉丝经济时代到来后,一系列娱乐事件让大众看到了粉丝群体的力量。这种强烈的聚合效应能够改变演艺明星的命运,能够形成免费的音乐、影视等作品宣发小组,甚至能够影响舆论走向,直接为明星或IP带来大规模的变现。

  于是,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相关行业内的人陷入其中,将打造粉丝群体视为宣发捷径或最有效的方式。基于群众过去几十年间对樱木花道、柯南等二次元人物的喜爱,ACGN从业人也发现将作品中人物偶像化,是最有利可图的。

  这也不难解释,《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何要将男男CP作为主要的营销方向。事实也证明,电影的成功,与宣发团队利用粉丝心理所营造的效果脱不开干系。一部严肃的古典神话文学IP尚能如此,更别出自于网络环境的娱乐类IP。

  

  若说近年来偶像化最成功的二次元IP,《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恋与制作人》必然是榜上有名的。在阅文集团的运营下,《全职高手》中人物可以像明星一样接广告代言,具备商业价值。尤其是男主角叶修,目前已经拥有了麦当劳、旁氏、清扬、中国银行等至少9大品牌代言或推广。

  

  而《盗墓笔记》中的吴邪和张起灵两位人物也深入人心,多次在二次元赛事中获得冠军,瓶邪CP也一度称霸热门CP榜。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人物形象和剧情设定,也注定几位男主角会拥有大量狂热粉丝,待该游戏改编为动漫作品之后,偶像化效应还将更加明显。

  将二次元人物偶像化的确是有优势的。对于开发商或运营商来说,他们会迅速拥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摇钱树”。而对于喜爱纸片人的粉丝来说,只要创作者不脑抽,他们的偶像就永远都不会出现负面新闻。这种幻想是可以一直维系下去的。

  可纸片人毕竟是人为控制的,当开发商选择将他们发展为偶像,就势必增加了日后运营的难度。若有失误,也是容易遭到反噬的。

  首先,作为偶像的纸片人要保持最基本的曝光频率,而不是像流星一样,随着IP内容的结局而结束。比如,《盗墓笔记》系列的原著IP持续有新内容产出。《全职高手》的衍生IP广播剧、漫画、动漫等也在不断开发,《恋与制作人》一类的游戏也需要持续打造新场景新剧情。

  

  同时,伴随着线上产品所开发的周边、主题餐厅等衍生项目也需要持续跟上。而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衍生,开发商都必须保持纸片人的外形、性格等人设不崩。一旦剧情中的纸片人偶像脱离原有的人设,或者造型绘制的不够完美,都会引起粉丝的大范围抵制。

  在当下,越来越多二次元IP的运营商嗅到了纸片人偶像化的商机,这种现象在日后也会愈演愈烈,粉丝之间的火药味也注定会越来越浓。这也警示创作者们,若想将纸片人偶像化,除了要做到服务好剧情之外,还要学会如何做好粉丝运营,维护好他们心中的二次元偶像。

  作者/舍儿

  “恭喜叶神夺冠,请不要碰瓷麦当劳代言人、伊利代言人、清扬代言人叶修,叶修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我们的排场早就证明过了,15年带动长白山旅游经济发展,杭州全城遇见盗墓笔记,农夫山泉稻米纪念版脱销,百万情头,各种屠屏,稻米一直在。”

  不久前,《全职高手》叶修和《盗墓笔记》张起灵因“波动星战”二次元人物投票活动,而展开了为期数周的battle大战。虽然张起灵和叶修两个角色在影视届均被杨洋饰演过,但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两位纸片人家的粉丝可谓是水火不容。

  

  在争执的过程中,双方粉丝自然而然的搬出了饭圈用语,以维护自家纸片人偶像的口碑。如果说2019年有哪些群体性迷惑行为大赏,那么二次元人物粉丝的撕逼绝对可以算作其中一项。

  

  从游戏恋与制作人中角色李泽言和白起粉丝互相人参,甚至质疑官方对人物不公,到小说及动漫《全职高手》、《盗墓笔记》中的角色脱离原著式的单独营业接代言,再到尚未开发动漫和剧集就已屠版二次元同人创作的《魔道祖师》中的忘羡CP……

  如今,混迹ACGN圈层的粉丝,对IP的喜爱早已不只是支持作品这么简单。他们会为异次元的纸片人而疯狂,会为他们打投、抢夺资源,更会为维护他们的名声和官方或者所谓的对家大打出手。与此同时,为了维护粉丝群体,加强粉丝粘性,纸片人背后的运营者也需要绞尽脑汁保持纸片人的形象和曝光率。

  如此看来,纸片人偶像化似乎是必然趋势。

  刷票、碰瓷、造谣

  张起灵、叶修粉丝撕逼始末

  回顾张起灵和叶修粉丝的撕逼始末,事情源自于波动app在月初发起的国漫人气角色评选“波动星战”。

  同作为ACGN世界的TOP人物,排名前2的叶修和张起灵之间的角逐一度进入白炽化。最终,叶修以票的成绩打败了票的张起灵成为波动星战的冠军。粉丝在争夺冠军的过程中急红了眼,争执和矛盾顺理成章的发生。

  事件的源头是有疑似张起灵粉丝的网友跳出来指责叶修粉丝刷票,叶修粉丝则怒斥对方污蔑。即便张起灵的粉丝认为率先发起刷票言论的人是“披皮黑”,可双方之间的这场掰头战役早已经酿成了。

  

  叶修粉丝晒反驳证据

  俗话说撕逼必然上升正主,叶修和张起灵的粉丝各自细数自家人物的光辉战绩,以此来踩对方一脚。碰瓷、倒贴、蹭热度等饭圈常见词汇出现频率极高。这似曾相识的套路,显然是饭圈衍生及放大而来的规则。长期生存在被饭圈文化侵袭的网络环境中的人群,也不知不觉的被同化了。

  事实上,张起灵和叶修两家粉丝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早在2016年,GACHA(二次元兴趣社交产品)发起的二次元人气大战中,双方就有一次正面battle。据张起灵的粉丝表示,GACHA投票比赛中叶修的票数涨幅诡异,各家角色的粉丝均有提出质疑。最终,叶修粉丝被迫退出竞争,却将锅甩给了张起灵的粉丝。直到现在,叶修的粉丝还在传播此谣言。

  但叶修的粉丝当然不认可这个说法,在她们看来,张起灵的粉丝不仅造谣还擅于碰瓷。双方粉丝在battle之余,还晒了票数涨幅统计图。

  

  可见,纸片人之间的竞争关系并不弱于真人。在Bilibili每年推出的“动画角色人气大赏”中,各家粉丝之间的战况也尤为热烈。

  B站动画角色大赏简称B萌,起源于日本的萌战和燃战。B萌每年在下半年10月份举行,为期两个月左右。参赛人物需为限定时间内(前半年到一年)有过更新的IP作品中的人物。女子组冠军角色为萌王,男子组冠军角色为燃王。2017年,叶修便以票创下B萌国产动画场单场最高票记录。

  基于B萌的投票规则,粉丝不能将票全部投于一人,于是不同角色的粉丝之间就有了换票行为。性质基本类似于《青春有你》、《创造营》中的联合打投。虽然这些出自于动漫、小说等IP故事中的人物并不同于虚拟偶像,但在付出了情感的粉丝心中,他们的地位并不亚于饭圈中明星的地位。

  

  《恋与制作人》恋爱变追星,

  哪吒与敖丙粉丝互撕

  纸片人偶像化或成必然趋势

  纸片人偶像化的趋势显而易见。

  近年来,大热动漫、游戏、小说的产出越发频繁,运营方式也花样百出,热门角色的曝光量也越来越高,致使粉丝对他们拥有了足够疯狂又持之以恒的热情。为了表示对角色的热爱,粉丝会像追星女孩儿一样,自发组织一系列应援活动。

  比如白起、叶修等人物的粉丝线上为其刷生日、纪念日等相关话题,线下为他们购买庆生edm大屏幕广告,在IP主题店聚会为人物庆生,以及进行绘图、视频、音乐等同人创作进行传播。

  

  粉丝对二次元人物的喜爱实乃情理之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源自于粉丝对创作者的肯定。但当同一领域中的不同产品有了相应的受众群体,这些倾向于不同个体的群体就会自然而然的站在对立面。

  纸片人粉丝撕逼在二次元领域中并不是偶然。

  今年5月份,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开发商叠纸科技在游戏中推出了“四月情诗”活动,活动内容为玩家通过给四位男主送情书获得游戏福利,而每位男主收获情书的数量排名还会影响相应的服装折扣价格。

  

  此操作在粉丝看来,和饭圈的“打投文化”无异。更加迷惑的是,玩家还在游戏中发现角色的情书数量涨幅异常,怀疑是某位男主的粉丝刻意为之。好好的恋爱氛围被改造成为“乌烟瘴气”的追星现场,这引起了大量玩家的强烈抵制。

  但即便粉丝拒绝《恋与制作人》角色偶像化,可许多深度玩家依然无法自控被环境所影响,成为不自觉推崇饭圈文化中的一员。

  白起的粉丝曾在官博下控诉白起的角色卡牌形象绘制的太丑,游戏剧情戏份少,认为官方刻意打压白起。而李泽言的粉丝也曾组团在官博下刷屏,要求官方保障李泽言的剧情时长与质量,优化李泽言立绘。致使《恋与制作人》官博评论中的画风与爱豆经纪公司无异。

  有竞争的地方必然会产生争执。在《恋与制作人》中的四位男主有了各自的粉丝群体之后,互相送人参、P遗照等恶劣事迹时有发生,甚至在CP展会(同人展)公开派发diss开发商对角色不公的传单。

  

  类似事件还包括今年大热国漫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衍生的藕饼CP。不久前,网友发现这对CP已经有唯粉开始了提纯操作,官博和广场随处可见CP粉、双方唯粉互撕的痕迹。Diss的方向包括角色长相、性格,以及CP粉ky败好感。

  但是,二次元人物的外貌、性格都是创作者赋予的,且是为了服务剧情而存在,脱离了故事本身的纸片人之间更无法产生主动的交集。因此,二次元人物的粉丝竟然也能够像追星女孩儿一样产生剧烈的矛盾分化,在圈层以外的群体看来是极为迷惑的。

  可在二次元人物背后的运营者刻意将粉丝向饭圈方向引导时,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纸片人偶像化成变现捷径

  运营不当或遭反噬

  自粉丝经济时代到来后,一系列娱乐事件让大众看到了粉丝群体的力量。这种强烈的聚合效应能够改变演艺明星的命运,能够形成免费的音乐、影视等作品宣发小组,甚至能够影响舆论走向,直接为明星或IP带来大规模的变现。

  于是,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相关行业内的人陷入其中,将打造粉丝群体视为宣发捷径或最有效的方式。基于群众过去几十年间对樱木花道、柯南等二次元人物的喜爱,ACGN从业人也发现将作品中人物偶像化,是最有利可图的。

  这也不难解释,《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何要将男男CP作为主要的营销方向。事实也证明,电影的成功,与宣发团队利用粉丝心理所营造的效果脱不开干系。一部严肃的古典神话文学IP尚能如此,更别出自于网络环境的娱乐类IP。

  

  若说近年来偶像化最成功的二次元IP,《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恋与制作人》必然是榜上有名的。在阅文集团的运营下,《全职高手》中人物可以像明星一样接广告代言,具备商业价值。尤其是男主角叶修,目前已经拥有了麦当劳、旁氏、清扬、中国银行等至少9大品牌代言或推广。

  

  而《盗墓笔记》中的吴邪和张起灵两位人物也深入人心,多次在二次元赛事中获得冠军,瓶邪CP也一度称霸热门CP榜。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人物形象和剧情设定,也注定几位男主角会拥有大量狂热粉丝,待该游戏改编为动漫作品之后,偶像化效应还将更加明显。

  将二次元人物偶像化的确是有优势的。对于开发商或运营商来说,他们会迅速拥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摇钱树”。而对于喜爱纸片人的粉丝来说,只要创作者不脑抽,他们的偶像就永远都不会出现负面新闻。这种幻想是可以一直维系下去的。

  可纸片人毕竟是人为控制的,当开发商选择将他们发展为偶像,就势必增加了日后运营的难度。若有失误,也是容易遭到反噬的。

  首先,作为偶像的纸片人要保持最基本的曝光频率,而不是像流星一样,随着IP内容的结局而结束。比如,《盗墓笔记》系列的原著IP持续有新内容产出。《全职高手》的衍生IP广播剧、漫画、动漫等也在不断开发,《恋与制作人》一类的游戏也需要持续打造新场景新剧情。

  

  同时,伴随着线上产品所开发的周边、主题餐厅等衍生项目也需要持续跟上。而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衍生,开发商都必须保持纸片人的外形、性格等人设不崩。一旦剧情中的纸片人偶像脱离原有的人设,或者造型绘制的不够完美,都会引起粉丝的大范围抵制。

  在当下,越来越多二次元IP的运营商嗅到了纸片人偶像化的商机,这种现象在日后也会愈演愈烈,粉丝之间的火药味也注定会越来越浓。这也警示创作者们,若想将纸片人偶像化,除了要做到服务好剧情之外,还要学会如何做好粉丝运营,维护好他们心中的二次元偶像。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作者/舍儿

  “恭喜叶神夺冠,请不要碰瓷麦当劳代言人、伊利代言人、清扬代言人叶修,叶修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我们的排场早就证明过了,15年带动长白山旅游经济发展,杭州全城遇见盗墓笔记,农夫山泉稻米纪念版脱销,百万情头,各种屠屏,稻米一直在。”

  不久前,《全职高手》叶修和《盗墓笔记》张起灵因“波动星战”二次元人物投票活动,而展开了为期数周的battle大战。虽然张起灵和叶修两个角色在影视届均被杨洋饰演过,但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两位纸片人家的粉丝可谓是水火不容。

  

  在争执的过程中,双方粉丝自然而然的搬出了饭圈用语,以维护自家纸片人偶像的口碑。如果说2019年有哪些群体性迷惑行为大赏,那么二次元人物粉丝的撕逼绝对可以算作其中一项。

  

  从游戏恋与制作人中角色李泽言和白起粉丝互相人参,甚至质疑官方对人物不公,到小说及动漫《全职高手》、《盗墓笔记》中的角色脱离原著式的单独营业接代言,再到尚未开发动漫和剧集就已屠版二次元同人创作的《魔道祖师》中的忘羡CP……

  如今,混迹ACGN圈层的粉丝,对IP的喜爱早已不只是支持作品这么简单。他们会为异次元的纸片人而疯狂,会为他们打投、抢夺资源,更会为维护他们的名声和官方或者所谓的对家大打出手。与此同时,为了维护粉丝群体,加强粉丝粘性,纸片人背后的运营者也需要绞尽脑汁保持纸片人的形象和曝光率。

  如此看来,纸片人偶像化似乎是必然趋势。

  刷票、碰瓷、造谣

  张起灵、叶修粉丝撕逼始末

  回顾张起灵和叶修粉丝的撕逼始末,事情源自于波动app在月初发起的国漫人气角色评选“波动星战”。

  同作为ACGN世界的TOP人物,排名前2的叶修和张起灵之间的角逐一度进入白炽化。最终,叶修以票的成绩打败了票的张起灵成为波动星战的冠军。粉丝在争夺冠军的过程中急红了眼,争执和矛盾顺理成章的发生。

  事件的源头是有疑似张起灵粉丝的网友跳出来指责叶修粉丝刷票,叶修粉丝则怒斥对方污蔑。即便张起灵的粉丝认为率先发起刷票言论的人是“披皮黑”,可双方之间的这场掰头战役早已经酿成了。

  

  叶修粉丝晒反驳证据

  俗话说撕逼必然上升正主,叶修和张起灵的粉丝各自细数自家人物的光辉战绩,以此来踩对方一脚。碰瓷、倒贴、蹭热度等饭圈常见词汇出现频率极高。这似曾相识的套路,显然是饭圈衍生及放大而来的规则。长期生存在被饭圈文化侵袭的网络环境中的人群,也不知不觉的被同化了。

  事实上,张起灵和叶修两家粉丝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早在2016年,GACHA(二次元兴趣社交产品)发起的二次元人气大战中,双方就有一次正面battle。据张起灵的粉丝表示,GACHA投票比赛中叶修的票数涨幅诡异,各家角色的粉丝均有提出质疑。最终,叶修粉丝被迫退出竞争,却将锅甩给了张起灵的粉丝。直到现在,叶修的粉丝还在传播此谣言。

  但叶修的粉丝当然不认可这个说法,在她们看来,张起灵的粉丝不仅造谣还擅于碰瓷。双方粉丝在battle之余,还晒了票数涨幅统计图。

  

  可见,纸片人之间的竞争关系并不弱于真人。在Bilibili每年推出的“动画角色人气大赏”中,各家粉丝之间的战况也尤为热烈。

  B站动画角色大赏简称B萌,起源于日本的萌战和燃战。B萌每年在下半年10月份举行,为期两个月左右。参赛人物需为限定时间内(前半年到一年)有过更新的IP作品中的人物。女子组冠军角色为萌王,男子组冠军角色为燃王。2017年,叶修便以票创下B萌国产动画场单场最高票记录。

  基于B萌的投票规则,粉丝不能将票全部投于一人,于是不同角色的粉丝之间就有了换票行为。性质基本类似于《青春有你》、《创造营》中的联合打投。虽然这些出自于动漫、小说等IP故事中的人物并不同于虚拟偶像,但在付出了情感的粉丝心中,他们的地位并不亚于饭圈中明星的地位。

  

  《恋与制作人》恋爱变追星,

  哪吒与敖丙粉丝互撕

  纸片人偶像化或成必然趋势

  纸片人偶像化的趋势显而易见。

  近年来,大热动漫、游戏、小说的产出越发频繁,运营方式也花样百出,热门角色的曝光量也越来越高,致使粉丝对他们拥有了足够疯狂又持之以恒的热情。为了表示对角色的热爱,粉丝会像追星女孩儿一样,自发组织一系列应援活动。

  比如白起、叶修等人物的粉丝线上为其刷生日、纪念日等相关话题,线下为他们购买庆生edm大屏幕广告,在IP主题店聚会为人物庆生,以及进行绘图、视频、音乐等同人创作进行传播。

  

  粉丝对二次元人物的喜爱实乃情理之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源自于粉丝对创作者的肯定。但当同一领域中的不同产品有了相应的受众群体,这些倾向于不同个体的群体就会自然而然的站在对立面。

  纸片人粉丝撕逼在二次元领域中并不是偶然。

  今年5月份,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开发商叠纸科技在游戏中推出了“四月情诗”活动,活动内容为玩家通过给四位男主送情书获得游戏福利,而每位男主收获情书的数量排名还会影响相应的服装折扣价格。

  

  此操作在粉丝看来,和饭圈的“打投文化”无异。更加迷惑的是,玩家还在游戏中发现角色的情书数量涨幅异常,怀疑是某位男主的粉丝刻意为之。好好的恋爱氛围被改造成为“乌烟瘴气”的追星现场,这引起了大量玩家的强烈抵制。

  但即便粉丝拒绝《恋与制作人》角色偶像化,可许多深度玩家依然无法自控被环境所影响,成为不自觉推崇饭圈文化中的一员。

  白起的粉丝曾在官博下控诉白起的角色卡牌形象绘制的太丑,游戏剧情戏份少,认为官方刻意打压白起。而李泽言的粉丝也曾组团在官博下刷屏,要求官方保障李泽言的剧情时长与质量,优化李泽言立绘。致使《恋与制作人》官博评论中的画风与爱豆经纪公司无异。

  有竞争的地方必然会产生争执。在《恋与制作人》中的四位男主有了各自的粉丝群体之后,互相送人参、P遗照等恶劣事迹时有发生,甚至在CP展会(同人展)公开派发diss开发商对角色不公的传单。

  

  类似事件还包括今年大热国漫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衍生的藕饼CP。不久前,网友发现这对CP已经有唯粉开始了提纯操作,官博和广场随处可见CP粉、双方唯粉互撕的痕迹。Diss的方向包括角色长相、性格,以及CP粉ky败好感。

  但是,二次元人物的外貌、性格都是创作者赋予的,且是为了服务剧情而存在,脱离了故事本身的纸片人之间更无法产生主动的交集。因此,二次元人物的粉丝竟然也能够像追星女孩儿一样产生剧烈的矛盾分化,在圈层以外的群体看来是极为迷惑的。

  可在二次元人物背后的运营者刻意将粉丝向饭圈方向引导时,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纸片人偶像化成变现捷径

  运营不当或遭反噬

  自粉丝经济时代到来后,一系列娱乐事件让大众看到了粉丝群体的力量。这种强烈的聚合效应能够改变演艺明星的命运,能够形成免费的音乐、影视等作品宣发小组,甚至能够影响舆论走向,直接为明星或IP带来大规模的变现。

  于是,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相关行业内的人陷入其中,将打造粉丝群体视为宣发捷径或最有效的方式。基于群众过去几十年间对樱木花道、柯南等二次元人物的喜爱,ACGN从业人也发现将作品中人物偶像化,是最有利可图的。

  这也不难解释,《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何要将男男CP作为主要的营销方向。事实也证明,电影的成功,与宣发团队利用粉丝心理所营造的效果脱不开干系。一部严肃的古典神话文学IP尚能如此,更别出自于网络环境的娱乐类IP。

  

  若说近年来偶像化最成功的二次元IP,《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恋与制作人》必然是榜上有名的。在阅文集团的运营下,《全职高手》中人物可以像明星一样接广告代言,具备商业价值。尤其是男主角叶修,目前已经拥有了麦当劳、旁氏、清扬、中国银行等至少9大品牌代言或推广。

  

  而《盗墓笔记》中的吴邪和张起灵两位人物也深入人心,多次在二次元赛事中获得冠军,瓶邪CP也一度称霸热门CP榜。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人物形象和剧情设定,也注定几位男主角会拥有大量狂热粉丝,待该游戏改编为动漫作品之后,偶像化效应还将更加明显。

  将二次元人物偶像化的确是有优势的。对于开发商或运营商来说,他们会迅速拥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摇钱树”。而对于喜爱纸片人的粉丝来说,只要创作者不脑抽,他们的偶像就永远都不会出现负面新闻。这种幻想是可以一直维系下去的。

  可纸片人毕竟是人为控制的,当开发商选择将他们发展为偶像,就势必增加了日后运营的难度。若有失误,也是容易遭到反噬的。

  首先,作为偶像的纸片人要保持最基本的曝光频率,而不是像流星一样,随着IP内容的结局而结束。比如,《盗墓笔记》系列的原著IP持续有新内容产出。《全职高手》的衍生IP广播剧、漫画、动漫等也在不断开发,《恋与制作人》一类的游戏也需要持续打造新场景新剧情。

  

  同时,伴随着线上产品所开发的周边、主题餐厅等衍生项目也需要持续跟上。而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衍生,开发商都必须保持纸片人的外形、性格等人设不崩。一旦剧情中的纸片人偶像脱离原有的人设,或者造型绘制的不够完美,都会引起粉丝的大范围抵制。

  在当下,越来越多二次元IP的运营商嗅到了纸片人偶像化的商机,这种现象在日后也会愈演愈烈,粉丝之间的火药味也注定会越来越浓。这也警示创作者们,若想将纸片人偶像化,除了要做到服务好剧情之外,还要学会如何做好粉丝运营,维护好他们心中的二次元偶像。

  作者/舍儿

  “恭喜叶神夺冠,请不要碰瓷麦当劳代言人、伊利代言人、清扬代言人叶修,叶修是当之无愧的冠军。”

  “我们的排场早就证明过了,15年带动长白山旅游经济发展,杭州全城遇见盗墓笔记,农夫山泉稻米纪念版脱销,百万情头,各种屠屏,稻米一直在。”

  不久前,《全职高手》叶修和《盗墓笔记》张起灵因“波动星战”二次元人物投票活动,而展开了为期数周的battle大战。虽然张起灵和叶修两个角色在影视届均被杨洋饰演过,但在二次元的世界里,两位纸片人家的粉丝可谓是水火不容。

  

  在争执的过程中,双方粉丝自然而然的搬出了饭圈用语,以维护自家纸片人偶像的口碑。如果说2019年有哪些群体性迷惑行为大赏,那么二次元人物粉丝的撕逼绝对可以算作其中一项。

  

  从游戏恋与制作人中角色李泽言和白起粉丝互相人参,甚至质疑官方对人物不公,到小说及动漫《全职高手》、《盗墓笔记》中的角色脱离原著式的单独营业接代言,再到尚未开发动漫和剧集就已屠版二次元同人创作的《魔道祖师》中的忘羡CP……

  如今,混迹ACGN圈层的粉丝,对IP的喜爱早已不只是支持作品这么简单。他们会为异次元的纸片人而疯狂,会为他们打投、抢夺资源,更会为维护他们的名声和官方或者所谓的对家大打出手。与此同时,为了维护粉丝群体,加强粉丝粘性,纸片人背后的运营者也需要绞尽脑汁保持纸片人的形象和曝光率。

  如此看来,纸片人偶像化似乎是必然趋势。

  刷票、碰瓷、造谣

  张起灵、叶修粉丝撕逼始末

  回顾张起灵和叶修粉丝的撕逼始末,事情源自于波动app在月初发起的国漫人气角色评选“波动星战”。

  同作为ACGN世界的TOP人物,排名前2的叶修和张起灵之间的角逐一度进入白炽化。最终,叶修以票的成绩打败了票的张起灵成为波动星战的冠军。粉丝在争夺冠军的过程中急红了眼,争执和矛盾顺理成章的发生。

  事件的源头是有疑似张起灵粉丝的网友跳出来指责叶修粉丝刷票,叶修粉丝则怒斥对方污蔑。即便张起灵的粉丝认为率先发起刷票言论的人是“披皮黑”,可双方之间的这场掰头战役早已经酿成了。

  

  叶修粉丝晒反驳证据

  俗话说撕逼必然上升正主,叶修和张起灵的粉丝各自细数自家人物的光辉战绩,以此来踩对方一脚。碰瓷、倒贴、蹭热度等饭圈常见词汇出现频率极高。这似曾相识的套路,显然是饭圈衍生及放大而来的规则。长期生存在被饭圈文化侵袭的网络环境中的人群,也不知不觉的被同化了。

  事实上,张起灵和叶修两家粉丝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

  早在2016年,GACHA(二次元兴趣社交产品)发起的二次元人气大战中,双方就有一次正面battle。据张起灵的粉丝表示,GACHA投票比赛中叶修的票数涨幅诡异,各家角色的粉丝均有提出质疑。最终,叶修粉丝被迫退出竞争,却将锅甩给了张起灵的粉丝。直到现在,叶修的粉丝还在传播此谣言。

  但叶修的粉丝当然不认可这个说法,在她们看来,张起灵的粉丝不仅造谣还擅于碰瓷。双方粉丝在battle之余,还晒了票数涨幅统计图。

  

  可见,纸片人之间的竞争关系并不弱于真人。在Bilibili每年推出的“动画角色人气大赏”中,各家粉丝之间的战况也尤为热烈。

  B站动画角色大赏简称B萌,起源于日本的萌战和燃战。B萌每年在下半年10月份举行,为期两个月左右。参赛人物需为限定时间内(前半年到一年)有过更新的IP作品中的人物。女子组冠军角色为萌王,男子组冠军角色为燃王。2017年,叶修便以票创下B萌国产动画场单场最高票记录。

  基于B萌的投票规则,粉丝不能将票全部投于一人,于是不同角色的粉丝之间就有了换票行为。性质基本类似于《青春有你》、《创造营》中的联合打投。虽然这些出自于动漫、小说等IP故事中的人物并不同于虚拟偶像,但在付出了情感的粉丝心中,他们的地位并不亚于饭圈中明星的地位。

  

  《恋与制作人》恋爱变追星,

  哪吒与敖丙粉丝互撕

  纸片人偶像化或成必然趋势

  纸片人偶像化的趋势显而易见。

  近年来,大热动漫、游戏、小说的产出越发频繁,运营方式也花样百出,热门角色的曝光量也越来越高,致使粉丝对他们拥有了足够疯狂又持之以恒的热情。为了表示对角色的热爱,粉丝会像追星女孩儿一样,自发组织一系列应援活动。

  比如白起、叶修等人物的粉丝线上为其刷生日、纪念日等相关话题,线下为他们购买庆生edm大屏幕广告,在IP主题店聚会为人物庆生,以及进行绘图、视频、音乐等同人创作进行传播。

  

  粉丝对二次元人物的喜爱实乃情理之中,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源自于粉丝对创作者的肯定。但当同一领域中的不同产品有了相应的受众群体,这些倾向于不同个体的群体就会自然而然的站在对立面。

  纸片人粉丝撕逼在二次元领域中并不是偶然。

  今年5月份,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开发商叠纸科技在游戏中推出了“四月情诗”活动,活动内容为玩家通过给四位男主送情书获得游戏福利,而每位男主收获情书的数量排名还会影响相应的服装折扣价格。

  

  此操作在粉丝看来,和饭圈的“打投文化”无异。更加迷惑的是,玩家还在游戏中发现角色的情书数量涨幅异常,怀疑是某位男主的粉丝刻意为之。好好的恋爱氛围被改造成为“乌烟瘴气”的追星现场,这引起了大量玩家的强烈抵制。

  但即便粉丝拒绝《恋与制作人》角色偶像化,可许多深度玩家依然无法自控被环境所影响,成为不自觉推崇饭圈文化中的一员。

  白起的粉丝曾在官博下控诉白起的角色卡牌形象绘制的太丑,游戏剧情戏份少,认为官方刻意打压白起。而李泽言的粉丝也曾组团在官博下刷屏,要求官方保障李泽言的剧情时长与质量,优化李泽言立绘。致使《恋与制作人》官博评论中的画风与爱豆经纪公司无异。

  有竞争的地方必然会产生争执。在《恋与制作人》中的四位男主有了各自的粉丝群体之后,互相送人参、P遗照等恶劣事迹时有发生,甚至在CP展会(同人展)公开派发diss开发商对角色不公的传单。

  

  类似事件还包括今年大热国漫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衍生的藕饼CP。不久前,网友发现这对CP已经有唯粉开始了提纯操作,官博和广场随处可见CP粉、双方唯粉互撕的痕迹。Diss的方向包括角色长相、性格,以及CP粉ky败好感。

  但是,二次元人物的外貌、性格都是创作者赋予的,且是为了服务剧情而存在,脱离了故事本身的纸片人之间更无法产生主动的交集。因此,二次元人物的粉丝竟然也能够像追星女孩儿一样产生剧烈的矛盾分化,在圈层以外的群体看来是极为迷惑的。

  可在二次元人物背后的运营者刻意将粉丝向饭圈方向引导时,一系列事件的发生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

  

  纸片人偶像化成变现捷径

  运营不当或遭反噬

  自粉丝经济时代到来后,一系列娱乐事件让大众看到了粉丝群体的力量。这种强烈的聚合效应能够改变演艺明星的命运,能够形成免费的音乐、影视等作品宣发小组,甚至能够影响舆论走向,直接为明星或IP带来大规模的变现。

  于是,在这种力量的驱使下,越来越多相关行业内的人陷入其中,将打造粉丝群体视为宣发捷径或最有效的方式。基于群众过去几十年间对樱木花道、柯南等二次元人物的喜爱,ACGN从业人也发现将作品中人物偶像化,是最有利可图的。

  这也不难解释,《哪吒之魔童降世》为何要将男男CP作为主要的营销方向。事实也证明,电影的成功,与宣发团队利用粉丝心理所营造的效果脱不开干系。一部严肃的古典神话文学IP尚能如此,更别出自于网络环境的娱乐类IP。

  

  若说近年来偶像化最成功的二次元IP,《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恋与制作人》必然是榜上有名的。在阅文集团的运营下,《全职高手》中人物可以像明星一样接广告代言,具备商业价值。尤其是男主角叶修,目前已经拥有了麦当劳、旁氏、清扬、中国银行等至少9大品牌代言或推广。

  

  而《盗墓笔记》中的吴邪和张起灵两位人物也深入人心,多次在二次元赛事中获得冠军,瓶邪CP也一度称霸热门CP榜。女性向游戏《恋与制作人》的人物形象和剧情设定,也注定几位男主角会拥有大量狂热粉丝,待该游戏改编为动漫作品之后,偶像化效应还将更加明显。

  将二次元人物偶像化的确是有优势的。对于开发商或运营商来说,他们会迅速拥有一批忠心耿耿的“摇钱树”。而对于喜爱纸片人的粉丝来说,只要创作者不脑抽,他们的偶像就永远都不会出现负面新闻。这种幻想是可以一直维系下去的。

  可纸片人毕竟是人为控制的,当开发商选择将他们发展为偶像,就势必增加了日后运营的难度。若有失误,也是容易遭到反噬的。

  首先,作为偶像的纸片人要保持最基本的曝光频率,而不是像流星一样,随着IP内容的结局而结束。比如,《盗墓笔记》系列的原著IP持续有新内容产出。《全职高手》的衍生IP广播剧、漫画、动漫等也在不断开发,《恋与制作人》一类的游戏也需要持续打造新场景新剧情。

  

  同时,伴随着线上产品所开发的周边、主题餐厅等衍生项目也需要持续跟上。而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衍生,开发商都必须保持纸片人的外形、性格等人设不崩。一旦剧情中的纸片人偶像脱离原有的人设,或者造型绘制的不够完美,都会引起粉丝的大范围抵制。

  在当下,越来越多二次元IP的运营商嗅到了纸片人偶像化的商机,这种现象在日后也会愈演愈烈,粉丝之间的火药味也注定会越来越浓。这也警示创作者们,若想将纸片人偶像化,除了要做到服务好剧情之外,还要学会如何做好粉丝运营,维护好他们心中的二次元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