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皇子刑场督刑,秦义临斩杀之际表明身份,生死兄弟相认


  小说:大皇子刑场督刑,秦义临斩杀之际表明身份,生死兄弟相认

  闹市之中,民众正在围观广场中心的罪人,大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说是杀人犯,有说是他国间谍,亦有说是魔族傀儡...众说纷纭。先前被打伤的皇族灵士,一心报复,便向秦义不停地泼水。他们想要看着他活着被斩杀。

  若不是身怀上古秘法,秦义早已被那最后一击化为齑粉。整整一日一夜,北玄真气才逐渐激活了他体内的气海。秦义微微开目,不料却被迎面而来的水冲击的连连喘息。见他清醒过来,身旁几位皇族灵士,嚷道:“这家伙,终于醒了。”此时,广场上围观的人群中,也更加喧哗。

  秦义抬头目视前方,只见众人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口中亦骂声不断。而一旁的皇族灵士,个个一脸奸笑。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北域杀魔,便是如此。只不过那一次,自己被当成异域魔胎,而这一次,自己又将被怎样处置,还是未知。

  心怀正义,则可坦荡立于天地之间。秦义看着眼前那些不知是非,却人云亦云的人们,顿觉好笑。

  “还有心思笑。”一旁的皇族灵士,左右扇了秦义两个耳光。此时,秦义的口中鲜血外流,却仍然笑着。

  朝堂上,支持华天辰的大臣们与天师相夷一方争相辩论,眼看便无言以对。此时,华天辰才道:“诸位,皇族灵士受帝君倚重。给予皇族灵士更高的权限,乃须帝君亲下命令。但相夷天师所说不错,眼下形式,全国应该将军事置于重中之重。所以,的确要为全军提升军事费用。各军统帅,即日起上报练军方案以及军费使用情况,不得有误。”

  华天辰并没有全盘同意相夷的政策,但又没有侵害到二皇子的利益,一举两得,坏事变好事。此时,朝堂上除了相夷之外的各军统帅,皆是满面欣喜。

  这时,二皇子华天民上前说道:“还有一事,想请大哥支持。”

  华天辰道:“请说。”

  “一名他国之人,在运灵通道伤及国中要员,意图不轨。如今已被押解帝宫之外的广场上,今日便会以军法处斩。还请大哥亲临现场。”

  “二弟,还需查实再办。否则恐引域中危机,不可大意?”华天辰惊道。

  “此人,乃是位修行者,深入我域,定有所图谋。今日斩杀,大哥率我族皆至,便是对民众的交待,也是向全域申明,国之尊严不容挑战。”华天民又道。

  华天辰见华天民执意如此,便道:“我随你去,但要亲自问询之后,才可行刑。”

  “是。”说着,众臣便也随着两位皇子,来到广场之上。

  西域慧智国两位皇子亲临广场观刑,此人必是罪大恶极。此时,两位皇子心中所想却有不同。华天民将大皇子引来,便是在众人面前给足皇族灵士的面子,已让国人明白,皇族灵士的威严不容小觑。同时,若此人为他国之人,便是在华天辰授意之下而斩杀,就算引发国与国之间的不平,也是华天辰的责任。华天辰心中明白华天民一直对于托位之事,耿耿于怀。所以其他事都可以由着他,但这件事可大可小,定要亲自过问。

  华天辰一行到来,广场外的群众不断高呼“皇族万岁”。秦义微微抬头,看见一众身着华丽服饰之人,在一队侍卫的拥护下向这边走来。这时,一旁的皇族灵士,恶狠狠地托起他的脸,说道:“两位皇子亲临,给我清醒点。”

  秦义一听,来者是西域两位皇子,心中则便想起昔日好友华天辰,便一直注视着众人。

  华天辰与华天民来到秦义面前,众臣皆跟在身后。

  此时,华天民面对场下众人高声道:“此人,不是我西域之人,如今却伤我臣民,意图不轨。今日皇族亲至观刑,便是要告诉那些对我国别有用心之人,犯我西域,便如此贼。”场下民众皆高呼万岁。

  华天辰却没有放在眼里,而是来到秦义身边,问道:“你是何人?来自何地?”

  秦义抬头看着华天辰,心想:如今我满面血污,衣衫褴褛,他定认不出。不过,是否还能像之前那般情义也不好说。思来想去便道:“诺大一个西域,域中之国却如此残害良民,真是可耻。”

  此时,身旁皇族灵士急忙喝止,正欲鞭斥,却被华天辰阻拦。华天辰耐心问道:“西域之大,唯立慧智国。今日斩杀于你,定是你犯在前,若有不服,尽可说来。”

  秦义注视着华天辰,便道:“不知帝君可明白,被冤杀的痛苦,亦不知帝君可知道助纣为虐是喜还是悲?”

  此言一出,华天辰心中一惊,甚是奇怪,为何闻他之言,心中却有几分感伤。华天辰突然发现这死囚却又有几分眼熟,好生奇怪。华天辰佯装镇定,运以真气感知对方的气海。

  “苦海境而已,定不是东域之人,难道是北域?”华天辰心中想道。

  “大哥,时辰已到,该行刑了。”华天民上前说道。

  华天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却又问询秦义道:“若你再不言明身份,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秦义微微一笑说道:“北域帝宫外,一同观香木辇;把酒言欢,同去帝宫定姻亲;北域除魔众人前,言生死朋友;一西一中生死诀别...”

  “你到底是谁?怎会知道那位友人?”华天辰十分激动,急声问道。

  哈哈,秦义大笑一声,又道:“背负异域魔胎之名,你想救却也无能为力。”

  “快说,你到底是谁?”众人见华天辰情绪大变,心中皆疑惑重重。

  “华兄,别来无恙。青令子,怎会不明不白地去死呢?”秦义笑着说道。

  华天辰听闻此言,心中甚是欣喜,上前抓住秦义的双臂,又道:“你是青令子?”

  秦义微笑着,一脸虚弱,强装喜悦。华天辰转身面对众人说道:“这是一场误会,此人对本君有救命之恩,绝非图谋不轨者。今日死刑作罢,本君自会查明给大家一个交待。”说着,便亲自为秦义解下绳索,又命人将秦义抬进帝宫。

  此时,华天民与相夷等人,皆是一脸疑惑,转而又异常愤怒。